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 
 
 

路口的邀约

2016-6-17 12:15:13 阅读86 评论3 172016/06 June17

日子叠加,普通的令你抓狂,让你看不到任何起色,除了爱情。 打开花序的季节,一直有花儿次第绽放,昨晚盛开的美丽已在枝头,没有雨露的滋润,并不影响她的娇艳。 一路穿行在空气中,人与物点缀其间,各安其位。麻雀是个异数,如同五线谱上的音符,活跃在你的视线内外,唧唧啾啾的喧闹,是另一个维度里的幸福,我不懂,你也不懂。好在我们有揣摸的能力,可以站在它的角度,慢慢体会,所谓:"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''是也。 我知道,你大概也算不得一位婉约的女子吧,甚至在我的面前,你也只是本能地呈现出你最美好的一面,并不真实。 你可能会头发蓬乱,可能会衣冠不整,可能会口吐脏言,可能会吃相难看,可能会市侩算计,可能会让许多人心生厌烦,但没办法,我就好这口,只要是你,所有的灰暗都幻化成五彩缤纷,所有的放肆、不堪与口无遮拦,都柔媚成一丝婉转,一丝缠绵,让我愿意接纳,乐意接纳。 这就是爱情?这怕就是爱情! 在那一年,那

作者  | 2016-6-17 12:15:13 | 阅读(86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忆苦思甜

2016-6-5 23:24:28 阅读70 评论1 52016/06 June5

今天,又有肉吃,又有酒喝,不说什么,才应该是对的;可今天是5月36日,当年的血渍都还没洗干净,不说两句,显得我没有骨头,如此,咱们还是从瓜州说起好了。 土地庙右侧,一条乡道,时而向东时而向南,挺顺溜地伸向玉门市;王门市,就是原来的玉门镇,由镇升为市,哪怕是县级市,它也自有不同的气概,令人敬仰。但其间150余公里的距离,绝对没含糊,碾过的乡镇太多,村庄更多,水库也有一个,叫双塔,双塔水字路口向石包城去,数公里的坡道,叫我一个骑行老江湖都要望而生畏,更别说咱的好运气,据说此地一年365天,360天是雷打不动的西风,跟在屁股后面助力,那酸爽,怎一个舒服了得;可今天硬是来了一天的东风,东风就东风吧,偏偏还要在你上坡的时候作祟,你说咱这运气,怎么就如此地风调雨顺? 好在过了白杨树见长的潘家庄以后,河东乡到三道沟镇之间,乡间高速着实很有档次,才让我忘却了迷路之苦,20公里,仅用了40来分

作者  | 2016-6-5 23:24:28 | 阅读(70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布隆吉的风

2016-6-2 23:39:32 阅读32 评论0 22016/06 June2

想得很美。早起七点多吃个早点,八点出发,双塔解决午餐,将近九十公里已在身后,所剩四十来公里,便是小菜一碟了。想得太美。 上老国道,过饮马农场不远,坑坑洼洼地失修老国道,便让我失去耐心,扒开铁丝网,再次投身高速,虽有违规的歉疚,但终归无法抵抗平坦如砥的诱惑,布隆吉服务区三十块钱一位的快餐,和来自浙江嘉兴的老板,让我们大快朵颐的同时,还单独享受了仅有的一瓶开水。停电,服务区几乎瘫痪,多少人提看杯子进来,空着杯子出去,越发让我们感受到了贵宾级待遇的不易。 余路不多,也就五十来公里吧,五、六点钟赶到,应该绰绰有余,但当我们重新上路以后,心便立刻凉了大半截,兜头而至的迎面风,瞬间风力从六级到十级,交替侵扰,再加上漫漫坡道,许多时候,时速能逾越5公里大关,就已经谢天谢地了;而随着体能的不断消耗,我不得不在还有二十公里时,时不时将自己的身体扔在路边,用吃东西、喝水、撒尿等各种各样的借口,拉长

作者  | 2016-6-2 23:39:32 | 阅读(3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上路

2016-6-1 23:37:53 阅读33 评论2 12016/06 June1

雨,烟雨,江南烟雨。跟杜牧四百八十寺楼台的烟雨,一脉相承。 有三、二十年了吧,没见过这样令人心动的烟雨,何况是在夏天;故乡,明清之季,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,驻兵首领不是千总,也该是把总,强有力的证据是城中有过衙门,能够开设衙门的地方官,级别应该不会太低。童蒙时节,相跟着爷爷,在一个被叫做马场(有专门的马场,可见兵卒不在少数)的地方放牲刨柴,以此贴补家用的拮据;是时,烟雨倒很是常见,但那是秋季呀,所谓秋雨绵绵,在我的概念中才可能是正常的,然而,今年的酒嘉地区,竟然早早地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烟雨,跟当年的故乡,前些天去过的江南比起来,毫不逊色,就让我大跌眼镜。 我喜欢这样,哪怕是周身湿透,哪怕是寒气逼人,哪怕是泥泞难行,我也不会畏惧,更不可能裹足不前。 出门时,雨意渐浓;行至二十余公里之外的嘉峪关,天色暗沉;吃过早点,向黑山湖疾进,断线珠子般的雨滴,和有看游牧民族岩画的黑山,那望不透的

作者  | 2016-6-1 23:37:53 | 阅读(33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民间高手

2016-5-31 19:02:54 阅读30 评论0 312016/05 May31

最近有点乱,乱在心里。 三场酒,两场放纵,还有一场直接喝断片。喝断片很难受,唯一的好处,是一改每晚只有几十分钟深度睡眠的非正常状态,帮助我有了一次长达5个多小时的深度睡眠,叫我有些依恋。可随之而来的各种混沌,各种不清爽,就象高山缺氧一般的困扰,让肌体困乏无力,让身心无处安放。酒友却很厉害,三两时侃侃而谈,八两时夸夸其谈,一斤后还能字正腔圆,最令我难以置信的是次日,他竟然没事人一般的精神焕发,步履稳健,而我却萎靡不振,度日如年。 长途骑行,近似自虐。家里本来就没人支持,可思来想去,眼下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全身心投入,而征服,哪怕是动物层面的体能征服,至少还有一丝快感让我心动,那么,不支持就不支持吧,咱明儿先行动起来再说。 早起,一场小雨悄然来过,地面上残留的湿渍,空气中弥漫的润泽,枝叶间氤氲的水汽,眼面前扑鼻的舒爽,终于唤醒了蛰伏已久的激情,恨不得这就放开胯下铁骑,风驰电掣,却

作者  | 2016-5-31 19:02:54 | 阅读(30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痛快

2016-5-24 13:20:36 阅读48 评论6 242016/05 May24

#痛快# 今年,酒泉的天气比较反常,眼看到了6月份,一早一晚的气温还在10度以下徘徊,窗户上游动的苍蝇,腿脚还显得有一点笨拙,跟我那不争气的膝关节有得一比。 烟雨江南,于我来说,就是一个情结,一个浪漫的意象。青石铺就的小巷,狭窄而悠长;"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",粉白的马头墙,打一片蔽日浓荫中,探出千年一式的执着与坚韧,写一点诗情。远处飞檐翘角的楼台,水面循规蹈矩的廊桥,各自怀揣不一样的心事,迎合着亘古不变的繁华与寂寥,描几笔画意。谁是谁的主角,谁又是谁的背景,的确没有那么要紧。爱与不爱,有或没有,其实都只能拜倒在生活的百褶裙下。行走在属于你的褶皱里,万丈红尘,空虚乏味;越界到别人的地盘上,新鲜归新鲜,却也找不到心有所属的踏实感;正所谓情深深时,并没有雨蒙蒙来凑趣,雨蒙蒙了,情深深却未曾出户,甚至都不曾推开半掩的轩窗,让你惊魂一瞥。阅不尽的乱草,看不完的恶水,闻不惯的霉味,剪不断的思绪

作者  | 2016-5-24 13:20:36 | 阅读(48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选择

2016-5-16 13:08:51 阅读44 评论6 162016/05 May16

犹豫了几分钟,最终还是抵抗不了坐班的无聊和文字的诱惑,开始码字儿。 从嫩芽初绽到绿色满眼,绝对需要时间的催化。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以前,在我离开酒泉这座内陆小城之际,小城还没有脱去冬天萧瑟的外衣,肮脏的残雪虽然已经退回深山老岭,但透骨的寒气并未远遁,一早一晚,还是会轻车熟路,来问候一下男士们僵硬的耳轮,女士们妖冶的裙裾,因此,呵一口热气捂住耳朵,成为男士们的习惯动作;加不加一条打底裤,保持住优美或不优美的曲线,也成为女士们早起纠结的核心,而加与不加,都禁不住男人们的浮想连翩。打底裤?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,真TM暧昧极了;由此可见,某人期待着的一个创新型大国,绝对通过商家们的挖空心思,首先在女人们的下半身上冉冉升起。花了几年功夫,我一个老古董,终于接受了这样一个让我羞于启齿的新概念以后,我知道,于我来说,老去已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,它就在我滞涩的关节腔里,在我迟钝的旧思维中,再也不可能远离。

作者  | 2016-5-16 13:08:51 | 阅读(44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你幸福吗?

2016-3-13 12:10:45 阅读66 评论0 132016/03 Mar13

不可能,每天早起,每天晚睡,或者随便哪个时段,你都能被幸福撞上一下腰。 幸福与快乐,实际上是小概率事件,更多的时候,它与运气有关。拣十块钱,中几单奖,发一笔财,这些与钱有关的幸运,一年半载,都未必会把馅饼砸在你平庸无奇的头上,更不要说一位帅哥的温情,一位美女的青睐,要在合适的时间,合适的地点,不早不晚,刚刚好,遇到;然后,你怔了一秒钟,在万分之几秒的犹豫,千分之几秒的决断,和百分之几秒的慌乱之后,用十足的羞涩与红晕遮掩了一下,抛过一个暧昧的眼神,让两颗心,小小的悸动了一下。悸动是幸福的前奏,无法触及幸福的实质,没人会告诉你:他幸福吗? 人说五百次的回眸,才能换来一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,那么,需要多少次的千回百转,才可以换得与你的一次耳鬓厮磨?而跳跃于唇齿之间的缠绵,又将需要怎样无法估量的千锤百炼? 你是我中意的女子。我想跟你揭开......那张横亘在陌生之间的薄纱,开始一场让生

作者  | 2016-3-13 12:10:45 | 阅读(6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解放军叔叔

2016-3-11 22:24:48 阅读51 评论6 112016/03 Mar11

我写文章,常常从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说起,你要说它是技巧,我很高兴;你要说这是卖弄,我想多少也还是沾点边吧。 这不,我又要胡扯了。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,1949新中国成立之后,国人对领导阶级,一般以老大哥呼之,难道就因为工农兵中,工人排在第一位?对农民阶级则不仅仅是尊重那么简单了,一声''伯伯",那地位,立刻在长辈中也名列前茅;解放军,能享受叔叔级的待遇,就无疑是站在了孩子们的角度,为什么呢?难道也是从孩子抓起,从小就在这些候补兵员的脑海中,牢牢树起一副高大上的光辉形像,以免将来出现兵源不足的现象?这个,说实话有点不合适哦。 周五晚饭前,倪大妈的《等看我》栏目,又在眼眶潮红中稳步推进,很可惜,我打开的时候,已经接近尾声,一对母子,操甘肃某地口音的母子,声泪俱下,要通过栏目寻找他们的恩人一一一位不知名姓的解放军叔叔。 甘肃,尽管也有身家巨万的一大帮子大小老板,也有和别省差不离的

作者  | 2016-3-11 22:24:48 | 阅读(51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定调

2016-3-11 0:13:56 阅读42 评论1 112016/03 Mar11

人,是很复杂的生物;复杂的事情,最适宜用简单的方法来解决。我没什么高招,如果让我来归类,我一般会将人简单分为两类,一种光说不做,一种光做不说。 当然不可能完全绝对,比如我,说得多,并不代表我尽耍嘴皮子,摒弃行动,只是需要有不可抗拒的压力,才会着手解决一些迫在眉睫的问题;没办法,天性使然,用一个字概括:懒。 我五十余年生涯,乏善可陈。童蒙几年,与诸君大同小异,没什么好说;求学十几年,偷机取巧,导致起点不高;工作十几年,偷奸耍滑,几乎一事无成;从商又是十几年,当初一劳,能不能永逸尚待证实,但无论过往还是可以预见的未来,估计都不可能再有出乎其类、拔乎其萃的建树,却早已经是板上钉钉。不要说周围的亲朋好友,就是我自己的判断,也就这样了,八九不离十。认清自己,并没有为自己划句号盖棺定论的意思,只是想提醒自己:年过半百,不必再好高骛远;调整方向,专注于内省自修,拓展生命的宽度,从容而坦然地

作者  | 2016-3-11 0:13:56 | 阅读(4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碎碎念

2016-3-10 0:25:36 阅读39 评论1 102016/03 Mar10

生活过于琐碎,过于平淡,琐碎平淡的让你想去犯一个错误,不大不小,刚好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,即可。 我知道,我已经老了,老得已经没有了敢于破釜沉舟的勇气,也没有了敢于从头再来的本钱,老得犯一个错误,都要瞻前顾后,前怕狼后怕虎,人生的大悲凉,或许就在于眼睁睁让岁月无谓的流逝,而无辜的你,却只能冷漠地看着它,从无能为力,一天天走向麻木,最后无动于衷。 春雪起舞,可在一些人眼中,它总是不怎么受待见;就因为他们要出门来,要逛街去,他们要展示黑丝,要抖出那件压在箱底,受尽了委曲的齐B小短裙,可一场雪,让压抑了一个冬天的漫长梦想,短期内再也无法舒展,于是遗憾,于是吐糟,于是抱怨,仿佛老天爷成了一个不解风情的老男人,可恶到了极致,也讨厌到了极致。迫不及待要抖落出靓妆的他们,绝不会有人去想一想,乡间待耕的土地,以及那个攥了一把干土叹息的老伙计,对雪或雨水,有着怎样强烈的企求,怎样渴盼的眼神? 饭

作者  | 2016-3-10 0:25:36 | 阅读(39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三八

2016-3-9 4:45:34 阅读35 评论0 92016/03 Mar9

又一个喧嚣的日子,随着午夜钟声的敲响,渐渐沉寂;一场人工降雪,稍稍改变了一下戈壁的干燥,却并没有熄灭红男绿女们心头的欲火,外面凛冽的空气中,我仿佛还能听到一串一串的火花,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爆裂,混合着化妆品与体臭的馊泔水味道,充斥了酒馆食肆。暧昧,突然就演变成了一种并不令人反感的情愫,一时,竟浓得有些化不开。 一个人的晚餐,简单而无味,塞满了空落落的胃囊,也塞满了空落落的寂寥,困意袭来。在沙发上,边让眼皮子打架,边看一档超能人类的节目,炫酷而不可思议;一哥们时而在过山车的轨道上,依靠重力加速度,脚踩特制轮滑鞋超速行驶,时而在微型火箭助推状况下,穿着普通四轮直排轮滑鞋风驰电掣,差点就以两三百公里的时速,战胜了那台性能优良的跑车;而另一奇葩大叔不遑多让,在盛满碎玻璃的人工甬道上行走,二十多个小时哦,血丝糊拉的,他竟然可以自我屏蔽疼痛的感觉;叫你打心底里,不得不佩服人类能力的无极限,

作者  | 2016-3-9 4:45:34 | 阅读(35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情圣

2016-3-7 23:59:38 阅读32 评论0 72016/03 Mar7

记住某一个日子,是女士们情感游戏的一部分;多数男人对此并不感冒,如果你有此专长,便是情圣,当然,是比较滥情的情圣。 很想做这样一个情圣,在女人堆里呼风唤雨,上午与西施浣纱沉鱼,下午与昭君奏乐落雁,夜间与貂蝉颔首闭月,白昼与贵妃嬉笑羞花;而梅兰竹菊般雅俗共赏的邻家女孩,我也不排斥,折枝围轿,在幻想中,过一回状元新郎倌的瘾;窃窃私语,在人少处,说几句耳热心跳的情话;任自己巧舌如簧,让对方心头鹿撞......。想到这里,我这一颗经受过紧慢无数风雨,见惯了大小许多世面的小心脏,几乎都要陶醉成酒徒泥一般稀软的身体,眼看就要跌落尘埃,使劲掐一把大腿面之后,还是很不情愿地苏醒过来。哦,我本真我,无论我怎样的历练,怎样的修为,我也还是类属一介陈腐村儒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,双股子窝住让屁胀死的无名小辈,要做梦没人干涉,但说出来公之于众,就是我的不对了。毕竟新世纪里的鲜活女性,人家如花和似玉,

作者  | 2016-3-7 23:59:38 | 阅读(32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循环

2016-3-6 23:22:23 阅读28 评论0 62016/03 Mar6

天气转暖,非止一日,可行道树、垄头草还在静默,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,看不出一点点要苏醒的样子。 在这样的环境中穿行,我总是避免长时间的关注某事或某物。城市被滚动的车轮撇在身后,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街衢上的喧闹,单元中的冷漠,楼房内的恩怨,网线里的暧昧,都被一些渐行渐远,渐行渐模糊的轮廓遮蔽或是淹没,再也不可能来打扰我此刻的宁静;宁静,让戈壁滩上那些黝黑僵硬的石头,都一块块闪着暗光温暖起来,更不用说那些有着生命迹象的树木和荒草,它们枯瘦萎靡的外表之内,一个冬天都未曾汹涌过的汁液,经过春风一遍遍地抚摸,焕发出蓬勃的动能,在我的感觉里汩汩流动。 不想错过,错过五十岁后任何一个春天,都是罪过;不想错过,错过三月里的任何一个芽苞,都是辜负;追寻春天的脚步,听起来可能有些太过于诗意,但你若行动起来,以你喜欢的方式,其实就象1十1=2一样理性;打开春天的阀门,看上去可能有些太过于粗暴,但你

作者  | 2016-3-6 23:22:23 | 阅读(2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包子

2016-3-5 13:02:29 阅读33 评论0 52016/03 Mar5

努力,忘记一些人和一些事,一些人和一些事,仍然会在一个瞬间,沉渣泛起。 之所以用了"沉渣泛起"这个略带一点贬意的成语,完全是因为芸芸众生的故事,绝大多数都是狗肉包子;那么,狗肉包子,为什么就上不了台面?狗肉包子怎么了?腥味太重?这好办呀,我听过、实践过的去腥方式,就有水泡、酒腌、调料压,种种不一;最奇葩的一种,说是在狗肉锅里扔块砖头,一切OK,当然,砖头要洗去浮尘,你若不洗就丢进去也可以,我嘴上会夸你很有个性,我心里则少不了一万个草泥马滚滚而过,你任性,我惹不起,我躲远点还不行吗?几块狗肉而已,真能暖胃?真能壮阳?吃多了,真能让俺流鼻血? 庆丰包子,这几年火了,异军突起,据说还筹划着要上市,不知道有没有狗肉馅的,有也不怕,一些东西,经过一些人点化,就可以点石成金,就可以身价百倍,就可以上得席面了;一些产品,有了一些人的背书,摇身一变,就无疑要乌鸡变凤凰了,溢价几十倍上百倍,一

作者  | 2016-3-5 13:02:29 | 阅读(3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
日志分类

 
 
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日志评论
评论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天气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
日历
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甘肃省 酒泉市 天秤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眼睛小心可不小。
 
近期心愿看别人的文章,让自己无文章可写。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模块内容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我要留言
 
 
 
留言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