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说说尤三姐  

2008-11-17 09:58:09|  分类: 我看红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读《红楼》之九

 

    蠕动的太阳,一点一点爬上了园区的楼顶,那无可抵挡的光线,进入世界的刹那,就融化了夜晚凝冻住的空气,让你仿佛可以听见那一声声的脆裂,在近午的楼前楼后劈啪作响;沐浴在阳光中的几棵柳树,马上舒展了卷抽成一团的叶片,把一树欲黄未黄、残留着翠绿的初冬风景,也描画的格外动人起来。然而,那孱弱的叶片终究是要归于大地的,或许就在一夜之间,冬眠的柳树就要给你一个僵硬的躯体,叫你在漫长的冬夜耿耿难眠。

    写了这许多的废话,都是为写我眼中的尤三姐所做的铺垫;我欲将柳拟三姐,三姐有知,当可为人世间有此知己,娇羞出一团红颜;只不知各位看官以为如何?

    尤三姐,在煌煌巨著的《红楼》来说,肯定不是可有可无的人物,虽然算不得A角,但一个B角却也担当得起来;而在草蛇灰线的曹公来说,未见有什么铺垫,迟至63回《寿怡红群芳开夜宴 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》的后半部分,才拉如此重要的尤三姐上场,实实的有些突兀、有些仓促,不应该得很呀,前面随便哪里不可以交代一下?哪里不能埋一段伏笔?当然,瑕不掩瑜,咱还是言归正传吧。

    话说由于贾敬他老人家笃信道家之术,放着祖宗传下来的福寿不享,成日价僻居乡野,“参星礼斗”,“吞金服砂”,学那些“总属虚诞”的“导气之术”,终至于“烧胀而殁”,“脱去皮囊”,升仙去了,停灵铁槛寺内。恰逢儿子贾珍、侄子贾琏一干人,因皇上家的老太妃薨了,去守国丧皆不在家,宁国府上上下下就只一个尤氏支撑,遇上这等大事,无奈,只好“便将她继母接来在宁府看家”,而她这继母也“只得将两个未出嫁的小女带来,一并起居才放心”,至此,尤三姐正式踏足《红楼》,惊艳登场。

    一上场,青春年少的尤三姐,就无奈的与姐夫贾珍的儿子、姐姐尤氏的继子、算得自己一个外甥,在贾府颇有些名气的浪荡公子贾蓉撞了个正着;这贾蓉被父亲打发先行一步回家,张罗着为爷爷发丧;这小子才真他妈不是东西,正事不干,先就心怀不轨的来沾两个姨妈的便宜,一番“脏唐臭汉”般的调笑过后,尤氏姐妹只能以放荡轻浮示人的基调已经奠定。面对小了一个辈分的贾蓉的流氓无赖,和畜牲一样的放肆,尤三姐这样的可人儿,也只好“转过脸去”,无奈的说了她在《红楼》中的第一句话:“等姐姐来家,咱们告诉她”;而这一个如花似玉,风流标致的尤三姐,曹公的如椽巨笔,也只能无奈的把她写成,在人屋檐下,哪敢不低头?有些吃人嘴软、拿人手短的俍伉形象;你说咱的尤三姐,像不像咱们常见的一棵翠柳?袅娜标致却又司空见惯,性格刚烈却又不得施展,任凭那一班狂蜂浪蝶搓弄却又无可如何。人呀,你还真就不能小看了这一个“钱”字,尤老娘要有钱,断不会让自己的姑娘受此等委屈,尤三姐要有钱,面对如此恶心的侮辱,也断断不会这样的忍气吞声。尤家要是有钱有地位,量他区区一个五品龙禁尉的贾蓉,也不敢有此贼心,便是有此贼心也不敢有这贼胆。

    故事按部就班,往前延展。“贾珍、贾蓉此时为礼法所拘,不免在灵旁藉草枕块,寝苫居丧”,却“人散后,仍趁空寻他小姨子们厮混”。中间又添了一个贾琏,色胆包天,动了娶尤二姐的包天贼胆,父子三人竟然也可以沆瀣一气、狼狈为奸,在国孝、家孝期间,背着父母、正妻做成了天理不容的一桩桩丑事;三人本算定了要将三姐与贾珍也作成好事,没曾想有着侠义胸怀的尤三姑奶奶,面对二贾的“花马吊嘴”、一席痛骂,正告他们“打错了算盘”,放出话来,“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,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......”;然后喧宾夺主,卸妆脱衣,“柳眉笼翠雾,檀口点朱砂”,一阵痛喝,把个“二马同槽”的贾珍、贾琏弄了个欲近不敢,欲远不舍,灰头土脸,没着没落的,她则“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洒落一阵,命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。一时她的酒足兴尽,也不容他兄弟多坐,撵了出去,自己关门睡去了”。二贾“不承望她是这种为人”,“反不好轻薄起来”。你说咱的尤三姐,像不像咱们常见的一棵翠柳?外柔而内刚,“仗着自己风流标致,偏要打扮的出色”来招蜂惹蝶,“及至到她跟前,她那一种轻狂豪爽、目中无人的光景,早又把人的一团高兴逼住”,“别有一种令人不敢招惹的光景”。

    而对自己的终身大事,咱的尤三姐更是胸有成竹,她起誓一般说:“若凭你们拣择,虽是富比石崇,才过子建,貌比潘安的,我心里进不去,也白过了一世”,在贾琏猜测她看中的是人中龙凤的贾宝玉以后,三姐更是毫不犹豫的“便啐了一口,道:‘我们有姊妹十个,也嫁你弟兄十个不成?难道除了你家,天下就没了好男子不成!’”认定了“终身大事,一生至一死,非同儿戏”,“必得拣一个素日可心可意的人方跟他去”;而当心许柳湘莲这话一出口,咱的三姐折簪为誓,立刻换了一个模样,换了一种活法,“真个竟非礼不动,非礼不言起来”;等到柳湘莲定礼“如两痕秋水一般”的“鸳鸯剑”到来,三姐自然更是春心若柳,“自喜终身有靠”。谁又能预料得到,柳湘莲与贾宝玉一见,偏生枝节,柳湘莲听了宝玉对尤氏姐妹的一番赞叹后,顿生疑窦,做出了“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,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。我不做这剩王八”的结论;至此,悔婚已成定论,悲剧无法避免,当刚烈的尤三姐听到柳湘莲要索回定礼一节,当即果断将鸳鸯剑“一股雌锋隐在肘内”,还柳湘莲定礼的同时,“右手回肘只望项上一横。可怜‘揉碎桃花红满地,玉山倾倒再难扶’”,羞愤交加的尤三姐,“情小妹耻情归地府”。香消玉殒的尤三姐,用此决绝一别,把世上多少好男儿攀花折柳的心情,送到了九霄云外;“扶尸大哭一场”的柳湘莲也算得一个侠肝义胆了,只是在我们貌似朝秦暮楚,实则情有独钟的尤三姐面前,也只好落得个“无情”骂名,“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”,“冷二郎一冷入空门”,没法见人了。你说咱的尤三姐,像不像咱们常见的一棵翠柳?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便是有过淫奔无耻的名声,你也万万不可误以为风月场中,全是蝇营狗苟之辈;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是少,但也不是绝无仅有,至少尤三姐就算一个。尽管她不过是一个文学作品中的艺术形象,鄙人还是忍不住为三姐一大哭,为我辈的有眼无珠,恨不能也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,以报答三姐这一腔女儿家的热血。自此之后,我宁可相信外柔内刚的柳树,是因为尤三姐一类的刚烈女子,而在冬天脱去柔媚的装束,从而提醒我们这些不解风情的臭男人,在漫长的冬夜,实在应该有一两个夜晚耿耿难眠,以慰尤三姐在天之灵。

    尤三姐,可爱又可怜的尤三姐呀,我知道你就在我家楼下,附魂于柳树之上,婆娑着你独有的绝世风情,傲世独立。面对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世间奇女子,我又有什么话好说?一杯薄酒,一篇短文,虽比不上贾宝玉祭晴雯的《芙蓉女儿诔》,勉强也算我一点心意,愿您在“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”时,工作愉快!只是自此后就要各自珍重,万不可因柳二爷薄情,自此与情无涉,害我等一班怜香惜玉的痴情男儿悬想,那就辜负了我一纸血泪文字,半日眷念情思。呜呼哀哉,尚飨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1.14.    于酒泉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4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