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伤疤  

2008-11-26 10:14:43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咱们所在的世界就是这样,给你幸福的同时,也会给你伤害。相信没有人敢说自己不曾被伤害过,这样,就是说这世界人人都有过——伤疤,或多或少。你还记得吗?小时候,你第一次有了一个伤疤后,疼痛之外还会觉得很好奇,再加上伤口愈合本身有一点痒,你就时不时的想把伤疤抠掉,这一抠不要紧,痛苦,和一开始的疼痛几乎没什么两样的疼痛,毫不客气的向你袭来,才不管你是公主还是王子。

    嘉峪关,夏天的时候,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。一个没有驾照,但属于“王子”级别的年轻人,在广场喝了许多酒之后,开着一辆在嘉峪关少见的奔驰上了新华路;酒壮少爷胆,一上路,车子就开始横冲直撞,在限速大概不会超过60KM/小时的城区街道上,他的速度估计飙到了100KM/小时以上;路边一个老人,看到这样的情景后,据说还对旁边的伙伴们说了类似“也不知谁又要倒霉”这样的话语。老人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,新华路是嘉市最繁华的街道,夏天的向晚时分,出来纳凉和游逛的市民很多;南转盘一带,更是人来人往,街道两边的花坛和绿地,一对对甜蜜的情侣,是这个闲适恬淡时分不可缺少的风景。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女孩子,开始了她在多年的紧张之后的放松之旅,背对马路,和他的男朋友,说着年轻人都爱说的一些话语,对身后风驰电掣袭来的无妄之灾,没有一点察觉。可酒醉之后的“王子”,并没有因为人多和可以预见的危险,而松一松脚下的油门,冲到南转盘的雕像附近,本该转弯而去的他,一口气飙过宽阔的街道,飙上了人行道,飙过了花坛,冲到了对面一个单位的院墙上,把水泥的院墙都撞出了一个大大的豁口,你想一想,那在他的冲撞轨迹之内的女孩子,还会有什么好结果吗?一死两伤,唯有“王子”受安全气囊的保护,毫发未损。叫人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之余,不得不佩服这奔驰车的高档和人性化设计。

    事情发生之后,众说纷纭。我大约听到的可靠消息是:“王子”是一大老板的公子,家财万万贯,颇有经济实力;但这姑娘也不是等闲人家的千金,虽说父母离婚,她跟母亲生活,但父亲据说也是当地一个大企业里的头面人物,不但有钱,而且有权;针尖对麦芒,正好是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,一场大战拉开序幕。未经证实的消息说,受害方提出了80万的赔偿要求,肇事方则还了一个60万,显然谈不拢,就上法庭,受害方因此而对钱的要求已不作考虑,一门心思就是要把肇事的“王子”送进高墙内,而且是越长时间越好;肇事方,可以揣测一下的是,自然不会坐以待毙,当然会动用经济和人脉的一切力量,力求惩罚能越轻越好。两家这一撬劲不要紧,把个法院都给难住了,再加上民心和舆论的压力,竟把个简单的交通肇事案,最后硬给弄了个“异地审理”,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了外地法院。很明显,一旦进入法律程序,按理说,“王子”的牢狱之灾无法免除,只是轻重的区别;“公主”的赔偿却一定会少了许多,我们国家不成文的标准是20万元上下,加上其他因素,充其量也不会超过30万,但“公主”的亲人,目的显然不在钱上。最后的结果如何,我们局外人也只能拭目以待。

    用了如此长的篇幅,我想说的,当然不是对这个案件的猎奇,更不是对这个案件的审理法院有什么怀疑,对肇事方,从人性的角度来说,我也同意并希望对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,尽量加重惩罚,让其在高墙内多忏悔几年,也让我周围的世界稍稍清静一些;同时我也很阴暗,对有钱人有着天生的排斥,或者就直接说它是妒忌吧,他们应该对受害方作出适当的赔偿,看在他又是那样有钱的面子上,更应该把这标准翻上两三个跟头,否则确实不能平民愤,不能解人气。对受害方,我要给予力所能及的同情,毕竟那个女孩子已经与世长辞,毕竟这将带给她的父母亲人以难以愈合的创伤,只是在这里,我要劝一劝受害的他们,别一味的赌这口气,在“王子”受到一定的惩罚之后,尽快把这件事放下来吧,你们还不到人生的穷途末路,还有日子要过,我知道失去爱女对你们的打击非常非常沉重,一定是一个深深的伤口,但伤口只能去养,你要隔三间五的把它撕开,(上法院审理不就是撕开伤口的过程吗?在肇事地点祭奠、搜集签名、发布公告也一样)它不要说愈合,就是一点一点的失血,也可以叫你们欲生不能,求死不得;得饶人处且饶人,反正这种事情你不可能置“王子”于死地;对对方的饶恕就是给自己的解脱,只有这样,或许你们还可以找到属于你们的幸福;再说了,你们已在地下的孩子,肯定也不希望你们的余生耗费在她的这个事情上。要知道,法律肯定也不是万能的,至少在你们的孩子身上,法律也只好无能为力,徒叹奈何。

    忘了伤疤吧,让它自己愈合;你不去关注它,它的愈合好像要快一些;尽管这很困难,我们也没有理由将它一遍又一遍的撕开。最后,在心里点一首歌——《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》,送给那个我未曾有缘谋面的孩子,希望她在天堂里一切都好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1.20.    于酒泉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