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亡的麻雀  

2008-11-27 10:04:09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过上几天,总要去嘉峪关一趟,办理一下生意方面的一些事情。乘车将要出酒泉城区的时候,看见一群麻雀,在城乡结合的区域上空活跃翩飞,触动了久已不见麻雀的一些思绪。一般来说,一片区域内,麻雀群落应该很多,每群的数量也绝不会少,比之于许多空中飞鸟,它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;而麻雀大都机警而灵活,天敌对它的威胁不能说小,但它总是能依靠自身的小巧和优良的反应能力,每每成功逃脱;此外,麻雀的适应能力极强,无论出生在什么地方,春夏秋冬它都几乎在一个范围内活动,并且总能在其他动物的夹缝中,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。麻雀是一种太不起眼的动物,东西南北,国内国外,几乎在世界的每个角落,应该都会见到它灰褐的身影,成群结队的出现,成群结队的觅食,叫你见惯不怪,习以为常。可是,这许多年以来,我好像已有很长时间未曾与它谋面了。

    还是在乡下的童年时光,麻雀一度就是我的玩具,大人们抓了它来,在脚爪上拴一根细细的线绳,交到我手中,我立刻成为小伙伴们羡慕的对象;长大一点的时候,每有空闲,伙伴们有了更多的自主权,便常会呼朋唤友,去掏麻雀蛋,运气好的话,肯定还会掏出或捉住几只大大小小的麻雀;冬天就更好弄了,可以在雪地上扫出一点空地,撒一把粮食做诱饵,支起筛子来等待经不起诱惑的麻雀上当,用不了多久,收获颇丰的我们,按照一开始的分工,开始烹调我们的饕餮大餐;周围有水自然很好,没有水浇上几泡尿也可,和好一团尿泥,糊在麻雀和麻雀蛋外面,丢进已经点起来的篝火当中,不一会,就有香气从裂开的泥巴缝中喷礴而出,虽然没有任何调料,但在缺乏肉类饮食滋养的我们眼中,好歹也是荤腥;于是,大家你争我抢的扒拉出几个来,不管不顾,埋头剥去烧红的泥巴,顺带着剥去蛋壳和雀毛内脏,开始一个赛一个的狼吞虎咽。一年中,这样的快乐大餐总会开上好几次,消耗掉的麻雀和麻雀蛋可以说无以计数;以至于信佛的老奶奶们看不过眼,还会编出*家的孩子在掏麻雀窝时,被鸟窝中窜出的蛇冲进喉咙致死的故事来吓唬我们,却仍然不能降低我们的冲动;就算是在我们如此惨无人道的大肆捕杀之下,那时候的麻雀非但未见减少,反而常常叫人有雀多为患的感觉。

    然而现在,麻雀据说也已经成为数量锐减的动物之一。改革开放的前几年,化肥和农药的使用,在农村还不是多么普遍,水和空气的污染也没有多么严重,麻雀就还很自由的在乡间活跃;而城市中的嘈杂和各种各样未知的威胁,使这个适应能力极强的动物,也不敢轻易在城市中安家;后来情况发生了改变,田间地头,化肥和农药的大量使用,水渠沟汊,环境污染的日益加剧,使麻雀种群和数量都急遽减少;麻雀是多么聪明的动物,在一番利弊权衡之后,纷纷前往城市落户,一段时间,应该在乡间活跃的麻雀,于城市的街头巷尾,扑棱棱飞来飞去,成为一大景观。然而,城市再美,终非久留之地,多如牛毛的危险,最终让麻雀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,在城乡结合的部位,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最佳空间;在这里,退可以去乡间觅食,还能减少化肥农药的杀伤,进可以去城市就餐,又能躲开众多潜在的威胁,何乐而不为呢?至此,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,要想一睹麻雀空灵飘逸的风采,你还非得去城乡结合处不可;而短期之内,有自然之家却不能回的麻雀们,好像还只有在那里继续流亡,只有那里才是它相对安全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 流亡的麻雀是这样,流浪的农民工何尝不是这样呢。

    被称为“候鸟”的农民工,在我眼里更像麻雀;他们大多源自农村,每年的春节一过,就是他们离巢的时候,车站码头,到处是麻雀一样兴冲冲的农民工;他们的目的地,一般都会选择去城市的方向,不是城市有什么无与伦比的诱惑,而是城市可以赐予他们几张花花绿绿的饭票。其实,无论在乡里,还是在城里,他们始终都是一群一群的麻雀,一年到头,辛苦的奔波,辛苦的觅食;整天不得一点空闲的劳作,也不敢说就能保证不饿肚子,但你仍不能放弃,你得用每天的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存在,证明自己还精力旺盛的活着。鉴于城乡生活各有各的不易,一样聪明的他们和麻雀采取了一样的战术,更多的人把落脚点选择在城乡结合的地段,既不用死守乡间那几亩仅能喂饱肚子的田地,也不用承担城里高昂的生活费用,他们以自己高超的生活艺术,怀揣家人和亲友殷切的期待,在城乡两只巨大的轮毂间辗转腾挪,使尽浑身解数,时而在城市,时而在乡间,艰难的追寻着自己生活的意义;面对一部分浅薄的城里人居高临下的施舍和厌恶的白眼,他们痛苦着自己的痛苦,幸福着自己的幸福,悲伤着自己的悲伤,快乐着自己的快乐......,日复一日的奔波劳碌着,年复一年的周而复始着。

    说实话,他们的生活,我不是很熟悉,甚至不敢说有多少了解,把他们的生活变成文字,在我来说实在的有些力不从心,就像我对现在的麻雀不了解一样,写他们的喜怒哀乐,也只能停留在不痛不痒的阶段。这一点廉价的同情,敢于借助文字呈现在你的面前,是因为我曾经在他们生活过的环境里,有过不短时间的挣扎,现在虽说早已离开,但我的人生轨迹却不能随之而磨灭。而我只有这些文字,文字在现实面前常常无能为力,在目前风云突起的经济危机面前,就更不用说了,我能怎么样?继续无能为力的同时,祈祷上天仁慈而已。

    经济危机的狂风暴雨,据说已经在我国的珠三角成功登陆,导致珠三角、长三角及其周边的许多中小企业,或破产倒闭,或关门停产,飞到那里去觅食的“麻雀”们纷纷归巢,不知道回到巢中的他们,做着怎样的打算;而遮天蔽日的经济阴云,能否放慢脚步,迟一点到达我们的巢边,一样是未知之数;龟缩在巢中的我们,能躲过这场风雨的侵袭吗?我不知道。谁又能说清楚呢?麻雀,流亡的麻雀,作为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,我们永远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吗?我们只有适应命运的安排,听凭命运的摆布吗?世行行长佐立克预测说:这次的经济危机,在不远的将来将演变成一场“失业危机”,对于穷人,这无疑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。这会是真的吗?你别说,这还很有可能是真的,任何单独的人力都无法抗拒。

    写出以上文字的我,在风雨面前,也是一只流亡的麻雀,一样的六神无主。那就让我们都像一只没头的苍蝇,去瞎撞吧,看看谁的八字硬,看看谁的运气好吧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1.22.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