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土财主  

2008-12-02 09:58:26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土财主,是一个略带着一点贬义的词组,一般用来形容那些很有钱却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;我要说的土财主,应该不在这个范围内,但他们浑身上下,无不透出财主土的一面,这样的“土”究竟算不算土,那就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

  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现如今随便什么地方,都不会少了有钱人,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多少的问题。鄙人的家乡,前些年有一个人很红,为了行文的方便,我们暂时叫他LU总吧。家乡的县城算不得大,在流行修广场的那几年,也有一座广场在短时间之内拔地而起,据说广场完全由LU总垫资建成,县政府其实是坐享了这一伟大的成果;可为什么LU总会如此的傻呵呵呢?说来和洛克菲勒在曼哈顿捐给联合国的那一块地皮,有异曲同工之妙;广场这朵红花起来了,周围总不能少了一些绿叶吧,LU总一招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,就把广场周围,差不多一半的地皮纳入自己名下;建筑物随后各就各位,轻而易举就让他占据了一个小县城的中心地带,你说他还会在意修广场的那一点投资吗?宾馆酒店自己经营,几十间店面出租,虽不敢说日进斗金,也可以说当地无二了吧;高不高?我看实在是高。而咱的LU总其实斗大的字识不了一升,拿张报纸都不知道是正是反,勉勉强强,马马虎虎,可以划拉出自己大名的那三个字,还只有周围熟悉的几个人认得出来。奇怪吗?不奇怪,我们现在就回忆一下LU总光辉灿烂的一生,从中你一定可以看出一点端倪。

    幼年、童年和少年时期的LU总,生活在我贫困的家乡,肚子能不能混饱都是一个问题,上学就无疑是近乎于天方夜谭;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期,LU总也不过凭一点小机灵,在县政府的食堂里,找了一个炊事员的临时工来干,虽说一个月顶多也就十几块钱的工资,可县上头头脑脑的人物,大概没有他不认识的吧,这叫人脉。改革了,开放了,不但生产队可以搞副业了,个人也可以出门干一点种庄稼之外的事情了,这叫天时。当时我的家乡由于黄河电力提灌工程的建成,县城也从原来的偏安一隅,迁往最早受益于提灌工程的中心地带,这叫地利。LU总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傻小子,身边有不少和他一样精力旺盛的好朋友,拉了一帮志同道合的穷哥们,他开始艰难的创业之路,这叫人和。他们开始试探着做泥瓦匠,给有需要的单位和个人修几间房,承包一些国营建筑单位看不上眼的小工程,积少成多,规模一点一点做大,这叫第一桶金。LU总可是一个有心人,边干边学,没几年,他就成为建筑的行家里手,这建筑上的所有活计,就已经完全难不住他,再加上脑子灵活,干活踏实,做出来的工程个顶个的漂亮,他很快成为我家乡一带,小有一些名气的包工头,这叫口碑。又是几年的积累之后,包工队摇身一变成为建筑公司,他自然顺理成章的坐上了经理的交椅,与建筑有关的资质呀、设备呀、人才呀什么的储备,和他一起也有了长足进步,这叫素质。等到这一切都逐渐走上正规,经济效益开始年复一年的凸现,到了这时候,他自己若不想做大,不想成为这一方首富,恐怕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,这叫成功。由此就有了文章一开头,他垫资修广场的壮举,而这一招,恐怕就得说是运筹帷幄、气度不凡了吧。

    很多年前,我在没事情可干的时候,就琢磨过这些屡见不鲜的创富奇迹,从中得出一个不敢说是结论的结论,那就是:一个人的成功,并不取决于他文凭的高低;综合素质,由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为先天条件,由眼光、胆量、勤劳、踏实、人脉、义气等等元素组成的综合素质的高低,再加上一点点运气和机遇,才是一个人成败的决定因素。不管你承不承认,这都是一种客观存在,谁也抹杀不了。黄光裕、刘永好、刘永行、禹作敏、吴仁宝们的早期,恐怕也是一样。

    这些成功人士,到现在可以说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;然而,他们中的一部分,日常的生活却还是一成不变,继续着原来固有的轨迹,不见太大的变化。你不要说他们无知,更不要说他们眼光短浅,作为一方枭雄的他们,如LU总,涉及多个行业的公司里的车,不敢说特别的多,但从低档、中档到高档,也还是有几辆的吧,他想坐一坐谁敢说不行,他却出门总是那辆破旧的自行车,走到哪里就扔到哪里,连小偷都不会动心;建筑公司里大大小小的项目经理,不敢说几十上百,但具体的工作也不用他老人家操心了吧,他却时常出现在工地上,一看活有些紧,拿起抹刀就粉墙,拿起瓦刀就砍砖;餐饮娱乐公司里的钱不会少挣吧,当然不敢说富可敌国,可那流动资金也不会是一个小数字,去自己的酒店吃山珍、嚼海味、喝名酒没啥问题吧,他却就喜欢那一碗面条,一进家门就让老伴儿给他擀一张,就着一碟小咸菜、小酸菜,吃的那叫一个香......。他们是有些小富即安,可在一方市场里,还就是他们说了算。

    这些故事当然不是我亲眼所见,大多都属于道听途说,我不敢说这就全是真的,但我敢说这一定不是假的,或许这里面有一些添油加醋的成分在,可作为一个创业者,吃苦耐劳,惜财惜福,事必躬亲,任劳任怨等那些不起眼的美德,在他们身上不会丢,他们中的大多数,是吃着苦走过来的人,脑子里就没有享受这个概念。他们管理着偌大一个公司,来往的人,现在自然都应该有了一些地位和档次;以他们几十年的人生经历,肯定也见过很多、很大的世面了,与过去真正意义上的土财主,当然不能同日而语。但他们的一言一行,他们的很多侧面,又无不打上“土财主”的烙印,任你怎么洗刷都洗刷不掉。

    土财主,他们确实是些个土财主,他们又何尝是一个土财主呀。你要真敢把他看成一个土财主,你就要小心了,商场上,一般来说,最后的赢家,有不少就是些个“土财主”,爱信不信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8.11.28.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