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懂装懂  

2008-12-28 09:13:53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音乐是人类共同的心声,你可以不会说英语,不会说俄语,不会说法语、德语、意大利语,不会说亚非欧美的任何一种语言,但只要在音乐的世界里,你总能找到那些共有的节奏或旋律。

    记不太清了,真正接触音乐是什么时候,可能是在西安上职大的那段时间,一个人在宿舍里,没事干就抱着一个小小的录音机,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听理查德,听凯丽金(有些人把他翻译成肯尼基)。理查德和凯丽金,都是介乎于严肃音乐和通俗音乐之间的桥梁性人物,理查德将《命运》、《献给爱丽丝》、《海边的阿迪丽娜》、《秋日的私语》等一些严肃音乐,通过他出神入化的手指和钢琴,配以通俗的节奏和打击的效果,将封存于高端人士那里的高雅音乐,送到了咱一般老百姓的耳边;凯丽金则将一种,我们一般人还相当陌生的乐器——萨克斯,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和对音乐近乎完美的诠释,用他那管萨克斯,横扫了咱中国笙、箫、笛子、二胡、琵琶、葫芦丝、马头琴等一些传统乐器的一统天下,一首经典的《回家》,叫多少游子和曾经是游子的中国人潸然泪下,随后迎合中国人的《茉莉花》、《梁祝》、以及《艾尔叔叔》、《好好对我》等一些曲子的推出,使我这个对音乐一窍不通的门外汉,竟然也暗暗地高雅了起来。

    萨克斯,据说有弯萨、直萨之分,不同的制作水平,自然也有不同的音色。其实,到现在我仍然一点也不懂,也不知道它是一个什么样的乐器,我只是一个听音乐的人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在西安,有一天走在街上,听到一个卖磁带的店里,传出了它充满忧郁(或叫忧伤)音色的曲子,我便认识了凯丽金;驻足聆听一段时间之后,毫不犹豫的买了它,也不去上街,立刻回到宿舍,把磁带插入带仓,有些忘我的踏上了音乐之旅,一发而不可收,这一听就是十几年。

    十几年之后,我的音乐造诣仍停留在听一听的阶段,有时候也想过放上一把血,花上他个几百一两千块钱;买上一件乐器,比如说萨克斯之类;找上一个老师,倒不一定就是名家,只要人家懂乐理,在某一件乐器上有些水平;留一头长发,半路出家,让自己也登上音乐的殿堂,做一回登台演出的白日梦;终究因为太啬皮、太懒而作罢;所以我经常在心里嘲笑自己:都说南郭先生的滥竽充数不好,好不好,人家还有这样的勇气,你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,咋可能有出息?

    算了,没出息就没出息吧,“牛不喝水强按头”有什么意义?眼下多的就是专业人士,人家挤在那条路上,人山人海的,我凑什么热闹?再说人家辛辛苦苦弄出来了,不就是想得到大众的认可,我来听一听,就相当于坐在评委席上,悠闲自在,还能自顾自说一些不怕专家笑话的外行话,又没有人来倒你的胃口,此等美事,上哪里去找?

    继续,凯丽金的《HELP YOURSELF TO MY LO》(请随心接受我的爱)正在我的QQ音乐里自如的流淌,恰好符合我此时的心境,俺也就不客气了,让心灵通过耳朵,随心,随性,接受一次崇高的沐浴。嘿,这不懂装懂,有时候也有它的妙处哦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2.23.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