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寡园  

2008-12-10 09:44:32|  分类: 玉门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 李季先生有过一首著名的五言诗:苏联有巴库,中国有玉门;凡有石油处,皆有玉门人。这首诗大概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吧,短短二十个字,叫玉门人着实自豪了好几十年,直到今天,玉门还时不时的拿它出来说话。作为中国石油工业的摇篮,不错,玉门有这样的资格,在中国,大概也只有玉门才敢有这样彪悍的口气。

    创业艰难百战多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百废待兴,玉门作为当时中国唯一的石油工业基地,产量虽说不上多高,但象征意义和基础作用却不可小视,坚持到六十年代以后,大庆、辽河、大港以及许多新油田的相继发现,更是把玉门人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;几乎每一个油田的发现,都首先会想到,从玉门抽调精兵强将参与会战;伴随着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发展,玉门人就这样头戴闪亮的铝盔,身穿四十八道杠的工服,唱着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的歌曲,让大半个中国,都活跃着玉门人的身影,不要说电影电视上塑造的那些粗犷豪迈的形象,就是实际生活中,玉门人也几乎成为一个驰名商标,走到哪里都很吃香、都很有面子、都很牛B,简直就是绿叶丛中的鲜花,沙漠戈壁的清泉,文盲堆里的大学生,造反农民中的党代表,不可一世。

    然而,正应了“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”那句老话,随着共和国新油田一天天的茁壮成长,玉门人在技术和设备等等一些方面的优势,逐渐消耗殆尽,甚而至于落在了那些新生力量的后面;再加上最能证明其重要性的产量,不可逆转的逐年递减,头上金光闪闪的光环自然也褪色不少,许多时候就不得不靠着上级部门的关照和施舍,来勉强维持运转。撑到世纪之交,偌大一个玉门市,已经处处呈现一派气息奄奄的景象,恰逢国家出台了企业职工可以买断的新精神,给了玉门一个喘息的机会,占总数三分之一的6000余名职工,尤其是女职工,听从党和企业的召唤,卷了一疙瘩钱回归家庭,成为又一个牺牲品被献上了改革的祭台。此后,同在玉门范围内的青西油田发现,回光返照的玉门,年产量重上百万吨大关,有了一个苟延残喘的可能;而几经更迭,仍归属于国家垄断企业——中国石油的玉门油田,在那些与玉门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官员和组织的关照下,鉴于玉门在中国石油工业中的特殊地位,经过申请、乞求、耍赖......,几乎用尽了十八般武艺,百般争取之后,最终获得了在酒泉建立石油基地,全体下山的大赦令,于世纪初,陆续离开了那个有如项羽的江东、朱元璋的凤阳、共产党的井冈山,被中国全体石油人视为“摇篮”的圣地。

    新基地,新标准,新面貌,新形象......,与“新”有关的褒义词,几乎都可以用来作为玉门新基地的形容词使用;人说“油鬼子”有钱,此言不谬,连我一个局内的边缘人,都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玉门人,会有如此大的手笔;面对现在买到咱名下的新房子,坐落于如此美丽的新园区中,我简直像做梦一样;这是我的吗?这真的是我的吗?咱一个买断职工,几乎就等同于落水狗、丧家犬,组织上还这样一视同仁,大方的赐予俺一套存身活命的住宅,我要不对组织上感恩戴德,我还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吗?我还是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前任石油工人吗?我决定再也不给组织上找任何麻烦了,哪怕吃不饱穿不暖,我也不会主动去找组织的麻烦。

    可我不找麻烦,并不等同于组织上就没有麻烦。麻烦的是在岗的那些老哥们,每周的星期一,大清早六点左右时分,就得起床,就得离开热被窝,就得辞别了老婆孩子,就得去坐车,就得颠簸着去百公里之外的玉门老城区上班,没特殊原因,就得在单身公寓里,一待五天时间,直到周末才可以拖着无精打采的身体回家来。他们倒也没什么好说,一个月挣着好几千块的人民币,受点如此小苦还敢有什么怨言,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性工作者,在街头巷尾花枝招展着,在歌厅发廊竞相开放着;苦就苦了那些留守在基地的家属,他们哪辈子作了孽,要在今生守这份活寡?上世纪九十年代,一批玉门人去新疆哈密、鄯善,开发吐哈油田;当时对生活作风问题还抓的比较紧的企业,据说有一回,组织几个小姐指认嫖客,就有小姐当场指认了先后与其嫖宿过的一对父子,一时传为笑谈。而在玉门留守的一班男女,也闹出了许多令人汗颜的风流韵事,曾经风行一时的一句顺口溜:吃大姐的,喝大姐的,花大姐的,玩大姐的,睡大姐的......,就颇能说明当时的风气。现在呢?这种现象就会因为生活条件的改变而销声匿迹吗?显然不会!在当今如此开放的社会,如此宽松的管理面前,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变本加厉了吧。

    鄙人不才,不敢吹牛,只有写上这样几句,在自己的博客里幽幽的叹息一番,而这也就是鄙人给这篇文章取名《寡园》之所在了。

    寡园啊寡园,你已经是寡园也就罢了,可千万不要成为“绿园”哦;有朝一日,如果园区的上空绿影幢幢,你的美丽可就大打折扣了,惠及民生的“下山行动”也就得不偿失了。你听明白了吗?寡园里尚在幸福或已经不幸的人们呀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2.05.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