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蓝边大碗  

2008-07-29 15:40:43|  分类: 旧作登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接了岳母和内弟的儿子来我这里小住。小家伙刚过三岁,憨态可掬的样子常常叫人捧腹,可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子每到吃饭,总要胡闹上一场,又叫人十分的不快。那种气没法气、笑没法笑的感觉,既不是痛苦,更不是无奈,说不好,不在事中,相信无人能体会。
    记得我小时侯,父亲去了西藏。由于经济和交通的因素,两三年也不一定能回家一趟。这样,我的家庭结构就既有传统的一面,又有复杂的一面。爷爷、奶奶、母亲和陆续出生的我们兄妹四个,叔叔、婶婶和他们的一儿一女,十余口人的大家庭,热闹非凡。期间也曾分开过一段时间,但因为母亲的不幸辞世,很快又合而为一。兄弟姐妹六人,孩子不可谓不多,而因了世道艰难的大人们,奔波生计已耗尽了他们所有精神,对于孩子基本上无暇顾及;但求温饱虽是最起码但也可以说是最奢侈的要求了。
    一大家人吃饭,应该是非常令人头疼的事;其实不然,差不多是文盲的母亲和婶婶,在辛苦之余,将一日三餐仍然安排的井井有条。上房里,或是摆一张炕桌,或是就在地下的八仙桌上,当然大家一样很少能见到荤腥,更多的是有一碟家腌的酸白菜或咸萝卜条;旁边坐了爷爷、奶奶和叔叔,人手一只蓝边粗瓷大碗;门口立着的不是母亲就是婶婶,边吃饭边盯着桌子上的一只同样的蓝边粗瓷大碗 ,等谁吃完了,便赶快替谁添上。这时像我们大一点的孩子,就有机会被叫到上房,用这只添饭碗去厨房再端一碗来;如果赶上大人们那天刚好心情不错,又赶上刚好桌子上有一盘荤菜或炒鸡蛋,自然就会由桌子上的大人,搛一筷子来塞进端饭孩子的嘴里,那受宠若惊的感觉和齿颊留香的记忆,便实在的叫人难以忘怀。甚至几天后想起来,仍有口水从牙龈和嗓眼里冒出来。
    传统中,儿媳妇没有上桌吃饭的资格或叫规矩,孩子们就更没的说了。厨房里有各式各样的板凳,太小的孩子会一人分得一张,也并不坐,用来放那早已班驳陆离、搪瓷掉了许多的小碗,大一点的一般都是自谋出路,或在门槛上,或在台阶上,或在院子的某个可权充一下凳子的地方,各自捧了一只蓝边粗瓷大碗,仿佛抢食般狼吞虎咽,尤其是那时如我等正长身体的半大小子,只要听到母亲或婶婶拿饭铲刮锅底的声音,就开始紧张,就觉得已到肚中的饭食,也被锅铲刮了个一干二净;咀嚼的速度也因此而更快。所谓饥不择食,应该在此时此地找到了最好的注解。无论是小米加黑面拌成的糁饭,还是清汤白水煮出的面条;无论是难得一见的鸡蛋呛葱花的面片,还是一锅混蒸的土豆胡萝卜,总之都能吃得奇快而且非常干净。干净到一个啥样的程度,我不想形容,也无法形容。蓝边粗瓷大碗是一种很没有情调也很不上档次的餐具,描述它实在没有更准确的词汇,大家应该看看陈忠实的小说《白鹿原》,其中关于舔碗的一段细节,我很熟悉,我的家人很熟悉,我的亲戚朋友中很多人也都非常熟悉这种生活。在我记事后的许多年里,我的家庭在吃饭过程中,一个必不可少的保留节目,便是舔碗。大舔特舔,较之陈忠实的描写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对此,没有人引以为耻,当然也没有人引以为荣。有句话说的可能夸张了一点,说是“方圆几百里,拉的屎都一个颜色”,非常形象的反映了当时人们生活的真实状况,仍然不失为一个恰当的黑色幽默。

小时侯,特别喜欢家里来亲戚,更喜欢走亲戚,尤其是至亲。来亲戚于我们孩子来说不啻为一个节日,届时,大半辈子在黑暗中度过的瞎眼奶奶,会摸索着从他锁着的陪嫁宝柜中,拿出一式八只细瓷碗来招待客人。这不仅能让捧惯了蓝边粗瓷大碗的我们眼前为之一亮,更重要的是,我们虽不得不继续捧上那只蓝边粗瓷大碗,还要冒饭可能不够吃的风险,但碗中饭上将有一层喷香闪亮的油花,那是没有任何疑问的。而去到亲戚家,我们将从配角上升到主角,无疑,蓝边粗瓷大碗中的饭食也会充实一些,至少不用担心够不够吃的问题;家境好些的亲戚家,甚至会让我们用细瓷碗来吃饭,无意间竟弥补了奶奶从不让我们动她那些宝贝的遗憾。

 从某种意义上说,蓝边粗瓷大碗养育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,从而在我的脑海深处,占据了一角无法磨灭的记忆。而今,久已不捧蓝边粗瓷大碗吃饭的我,每一看见那些捧着各式各样漂亮餐具却拒绝吃饭的孩子,就常常能想起那已变得遥远的蓝边粗瓷大碗,就有想给他们讲一讲蓝边粗瓷大碗故事的冲动。的确,不是蓝边粗瓷大碗有啥叫人狼吞虎咽的魔力,更不是蓝边粗瓷大碗有啥居功至伟的业绩;实在是感叹人的自我修复能力,竟然是如此的强大,如此的无所不能。

 吃饱了自然用不着想起饿肚子的艰难,伤好了又有啥必要记住疼痛时的感觉?何况,现在的孩子已绝然迥异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。据说,他们应该痛苦的是:零食不够丰富,营养不够全面,穿着不够档次......等等等等,哪还有心思对一日三餐当一回事似的来认真对付。

 所以,我也就只能自言自语我的——蓝边粗瓷大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零零一年四月写于嘉峪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7)| 评论(1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