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晨练小记  

2008-08-16 17:18:34|  分类: 旧作登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晨练,于每座城市都是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崇尚传统的人们选择了跑步;喜好拳脚的人们选择了舞枪弄棒;太极和剑术更是自成方阵;而跟着时髦走的人们,常是选择了流行的音乐,在时而舒缓、时而强烈的旋律伴奏下,还算整齐的手之舞之、足之蹈之。追求健康的人们,在解决了温饱之后选择了运动。多年以前,人们也知道运动的概念,但那仅仅是一个概念,除了军营、校园、体育组织和运动会等一些特定的场所或时段,运动差不多成为奢侈的事;奢侈常常与高贵相连。然而现在,不用说你也知道,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百病起,我是被常有不适的身体逼入晨练队伍中的。小时候的我,不甚喜爱运动,除了日常家务,仿佛总有做不完的事情,得空时,又得满足一点看杂书的兴趣,运动于我来说便有些敬而远之;而在同龄孩子们中间,偏高的个头也一直没有找到用武之地。待到成人,青春年岁里骄人的体格和渐趋完善的发育,往往容易叫大多数人有恃无恐;我呢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把一段美好时光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送入往昔。回头想,总有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”之感,却也无奈;只好选择补课。黎明即起,沿街道拐弯抹角,跑进修葺一新的广场,做几套自编的运动组合,直到感觉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已经醒来,就可以收势去看一看沉浸于晨练中的各色人等了。

    回到故乡,也还是不敢间断,几天后便已选定了一条线路;六点半起床,出得坐落在县第二中学的家,向西穿过七零五省道,进入一条略显寂寞的街面,大约千把米后转向北去,沿与铁道相邻的另一条街向前,不远处便是新近落成的景泰县人民文化广场了。广场不大,由站前广场、主广场和入口三部分组成;入口是广场最精彩的部分,几块扇面状的草坪依次摆开,青绿的颜色在扑入眼帘的刹那,就叫人精神为之一爽;而位于扇面圆心处的五彩喷泉,虽不常开放也能叫人想到,节日夜晚闪烁的霓虹和变幻着组合的水柱,将吸引多少故乡人的目光。往前去,上得几级台阶,开阔宽敞的主广场展现眼前,正中是必不可少的灯塔,塔上数盏功率强大的射灯,一定可以让夜晚如同白昼;塔下四周是规划中的圆形花圃 ,不知什么原因还没有种起花草,疏疏拉拉的几株杂花,掩盖不住有些僵硬的花圃,处处一片工地尚未竣工的景象;可晨练的人们却不去管这么许多,与广场两边排列着的诸多商家,共同成为广场的主角。广场正面坐西向东的多功能舞台,以其深红色的背景墙拔地而起,仿毛体的“人民文化广场”几个铜字,在背景墙的上方俯视着熙来攘往的人们,不觉也有了许多光彩。墙的后面是音乐茶座,茶座对面再上几级台阶,站前广场与火车站候车大厅,隔一条马路斜面相对。这里在平时就要有些落寞了,数十张台球案往往只能等到几个顾客;但逢到歌舞团、杂技大篷车之类流动表演来到,就在一瞬之间变为黄金宝地;一夜之间,那些表演团体搭起他们随车携带的帐篷和舞台,海报一贴,喇叭一叫,观众蜂拥而至。节目却是良莠不齐,一个号称是“中国金城歌舞团”的表演团体,在其巨型帐篷内开办的什么“夜总会”,就因以黄色内容招徕观众,在两三场后即遭公安部门查封。几位在广场上晨练的老伯议论说:像什么话!毕竟还是我们中国嘛。我也有同感,却无法阻止他们放肆的表演,无法阻止各有所求的观众捧场。查封次日,该团已销声匿迹,留了一地垃圾等待环卫工人来清扫;然而,由他们制造和遗留下来的精神垃圾,恐怕不容易清扫也无法清扫了。时间是一把扫帚,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岁月,尽早施展其遗忘功能,把如此垃圾扫进历史的粪池,在一番发酵之后,或许它也能转化成一些养分吧。

    好在时下的社会已不再单调,吸引人们关注目光的不排除垃圾,但更多的还是健康向上的文娱活动,迅猛发展的经济建设。广场四周在建的、竣工投用的建筑物,尽管依然显得凌乱,没有什么规范,大多却都已略具雏形。入口左右两侧的“旭光”婚纱影楼和“天麒源”宾馆,据说都由先富起来的私企老板投建,经营状况不得而知,仅从外表看,虽说不上富丽堂皇,但在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县城,已足称非同凡响了。他们属下的员工着装统一,每天早上都要在广场上操练一番,影楼出操只是跑一圈而已,宾馆不同,在跑步之后还要进行约半小时的队列训练,很有些准军事化的味道。那些就职于私企的少男少女们,不知道能不能以此为荣,我却已以他们为荣了;我想,我的故乡也大可以以他们为荣的。毕竟,劳动得来的财富,不用藏不用掖,光明正大,是拿得上台面的。

    然而,事物总有它的两面性,为数不多的富裕不能替代逐渐蔓延的贫穷;喧哗浮躁的繁荣也无法掩盖市场背后的萧条  。故乡有身价数亿的私企老板,也有贫困失学的少年儿童;有优越感极强的公务员和国企员工,也有艰难度日的农户和濒临倒闭的工厂; 更多的则是刚刚解决温饱的农民、朝不保夕的小企业职工,如没头苍蝇似的上窜下跳,追逐着别人或被别人追逐,算计着别人或被别人算计。回家来的十多天时间里,不断传入耳鼓的又都是几个亲戚,因生活所迫不得不背井离乡去卖苦力;几位同学因单位破产,不得不以大学毕业的学历,下岗去操街头修自行车、摆台球案的营生,一些个让人提不起精神来的消息,说得多了,见的多了,就有些麻木;麻木是国人的通病,使我不得不怀疑自己和周围的人们,是否已变成了如人类近亲一样的猴子。据说,一只猴子被选中为盘中之餐,其他猴子会欢欣鼓舞的押了它来交予人们去享用。我便担心自己,有朝一日我也会这样走上生活巨大的餐台 ,吃着别人或被别人吃着,悲哀着别人或被别人悲哀。

    生活就是这样 ,好与坏,富与穷,香与臭,老与少......,互相纠缠着,参照着走向前去,无论途中有多少悬崖峭壁、坎坷磨难,人们也总是一往直前的走过去,因为每个人的梦想中,都有一片艳阳天。

    太阳爬上了“旭光”影楼的楼顶,泄下一缕缕的金线,照的广场也有了流金的感觉。沐浴在这种感觉里,我不得不跑起来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.6.12        写于故乡景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