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起走着  

2008-08-17 11:18:15|  分类: 旧作登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们会走的这样远吗?年近不惑的我,还从来未曾这样问过自己。

    关城已略具雏形的迎宾湖公园,在秋日渐渐染红的早晨里,树木在苏醒,草坪在苏醒,为数不多的一些小鸟,啁啾着,欢呼着新一天的来到,它们不断的展示着现在已难得一见的潇洒身姿,时而窜入高空,把自己浓缩成一个黑色的圆点;时而掠过水面,把矫健的身影投入到一片戈壁滩上难得一见的宽阔湖面。这时,醒得更早的人们,从城市的四面八方陆陆续续汇聚到公园来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几乎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有,最显眼的当然还要数那些已然两鬓斑白、银发飘飘的老人了。

    他们的晨练,与其说是跑步,还不如说是散步。那跑着的,多是缓慢的踮起脚步,在平坦的水泥地面上,相对较快的倒腾几下笨拙的腿脚;那伸拳踢腿的,充其量也不过是将胳膊抡起,将腿脚搬起,做几下近似机械的舞动而已;跑不过百米,挥不过十下,一般的都会停下来喘口气;稍事休整后,再重复一遍同样的动作。然而,他们都很认真,处处透着一股闲淡恬适的劲儿,叫每一个打他们身边经过的人都不敢小视。他们看上去老态龙钟,额头却写满生命的智慧;他们看上去步履蹒跚,骨头缝里却发散着对命运抗争不息的精神;他们看上去黯然无光,华发中却隐藏着无数辉煌的往事;他们看上去摇摇欲坠,血液里却流动着对生活无限的依恋和强烈的热爱;我想,无论你怎么去看,他们都有生命在燃烧时轰轰烈烈的一面。他们,是常青一族。

    显然是一对老夫妻。他们半拥半挽着从湖边踱过来,老爷子七十有余了吧,飘飘银髯在风中有些凌乱,满头白发已很难找出几绺黑色,安详的脸容在一片白色的簇拥下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。老妻则是精心染过的如瀑乌发,顺耳根掠向后去,剪成端庄的中短发型,如果不是眼角额头的皱纹和缓慢挪动的步履,真难相信他们会是一对夫妻。他们旁若无人一般的走过去,无言,却又像有许多字符,在两人之间活跃着蹦来蹦去;有声,却又像有一条潺湲流动的小溪,在两人之间漫不经心的淌来淌去。年轻时的他们,有过惊心动魄的爱情吗?抑或就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老式结合?但也许会是小二黑一样的先结婚后恋爱呢。可无论哪一种,从现在的这一种来看,他们的相亲相爱,他们的偕老白头,他们的无语对视,都成为所有所有爱情的典范。他们红过脸吗?他们分过心吗?他们叫过板吗?可无论有没有,从现在的这一种来看,他们的两心相许,他们的相敬如宾,他们的相扶相拥,都不失为所有家庭的楷模。他们老了,老的硕果累累,老的心满意足,老的举世无双,老的仿佛只剩下他们自己了。

    我们会走的这样远吗?时下心浮气躁的我,又一次这样颤抖着问自己。

    一切都过得太匆忙。童年的欢乐,青年的壮志,壮年的无奈,如风卷残云般在岁月的滑道上飚逝而去;忙忙碌碌却总觉得两手空空,实实在在又觉得心有不甘,总想着攀云揽月,追名逐利,到头来无非是饥餐渴饮,热减布衫寒着衣,几个人会幸运到名存凌烟阁,声播胡外关?如我等普通到人人会有一份的爱情大餐,在艰难困苦的奋斗中,本该越来越靓丽如初,却也在坎坷的摔打中褪色不少。然而,相对于他们,我们不是还有充裕的时间吗?学一点从容,学一点宽容,学一点安详,学一点疼爱,把生活看的再平常一点,把人生计划的再淡泊一点,把未来想的再模糊一点,把脚步放的再扎实一点,留神过程,你会发现目的地的美丽,远没有沿途的风景更风姿绰约、更璀璨缤纷、更厚实一些。终究,活着不是为了目的;因为客观上来说,活着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“死”。活着,实在只需要一个过程;看重过程,活着就有了意义。

    而爱情,是这个过程中最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。想想,当你的第一声啼哭,陶醉父母心的时候,你们相互的爱来自一个割不裂、斩不断的血缘,他们将无条件的爱你;而当你的另一半出现的时候,你们怀着兴奋、好奇,忐忑不安的相互打量着对方,揣摩着对方,嗅闻着对方,触碰着对方,终于在反复的耳鬓厮磨中,为对方所完全认同,完全接纳;那可是只有几十亿分之一的成功机会呀!你们的成功结合无不是一个奇迹,奇迹更该被珍惜,奇迹是一定要等着他老去的呀!

    两位老人的背影渐去渐远,没入茫茫人海;使茫茫人海也逐渐幻化成两个默默前行的背影,激活了那个本来僵硬的过程。一时间,满眼都是山高水低,花红草绿、莺歌燕舞,男欢女爱......

    我们,一样会走得很远,一定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.8.26    写于嘉峪关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