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看歌舞升平  

2008-08-18 13:51:36|  分类: 旧作登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电脑走进人们生活的那时,电视在家电中唱主角的地位就一天天式微了。但我想还没有谁敢说,电视就将走出寻常百姓的业余娱乐生活;它,仍然主宰着大局,甚至在时下最时髦的术语——注意力经济(或称眼球经济)中的地位,仍将不可一世,睥睨群雄。

    君不见,商家厂家无孔不入,电视广告铺天盖地;中央台先还得益于权威和一段短时间的垄断,可以去挑三拣四,但很快就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省级、地县级地方台面前,也把自己降格为市场跑道上的运动员,推出的栏目和板块,令流连于电视机前的观众心猿意马,目不暇接,以至于有些家庭为了平息电视矛盾,一改咱中华民族有福不可重享的优良传统,干脆再抱一台摆在那里,各人看各人的,两不相扰。电视多了,可选的频道更是多到不胜枚举的地步,就连我所处的这个西北地级小市,频道也已达四十余个。然而,除了孩子,能耐住性子看完一部电影或电视剧的却已经不多,更不用说那些处处洋溢着歌舞升平的晚会和娱乐节目了。

    是观众欣赏水平太高?要求过于苛刻?我想不尽然。

    歌舞升平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,你也尽可以去唱你的爱情与眼泪,去演绎你认为高尚的风花与雪月、警察与强盗、武林高手与美男靓女,但含泪的爱情常是居家过日子的大忌;风花雪月又总是可望而不可即;警察与强盗总在现实生活之上,准确的对应了艺术源于生活、高于生活这一命题,仿佛隔靴搔痒,却总也到不了痒处;而武林高手、美男靓女纯粹就是些童话而已;尽是些这,那观众不麻木才怪。至于见诸于报章荧屏的几声喝彩,有多少是来自于百姓大可存疑,有几多是来自于卖瓜的王婆、以及靠着王婆和她的瓜糊口之人的自夸,倒完全可以肯定。《焦点访谈》不错,类似于“焦点”的“焦点”们也行,但焦点们也不过一个点而已,以眼下漫漶于社会中的种种不良来看,这个点实在是太小太小了一些,还有多少垃圾跟污秽躲在“焦点”之外,在朗朗乾坤中演绎着一些本不该见天日的丑陋,更多的则是一些说不上丑陋,却随时都准备去丑陋上一把的丑陋。

    我不明白。还是在油田上班那会儿,本人不才忝居机关职员之列,算得有些出息,因此也耳闻目睹了一些说不上丑陋的丑陋。政策与改革措施要宣传,宣传就是领导念,群众听,有几个群众真去听了,咱且不说,那念的就真以为群众会因此而受到鼓舞吗?他自己也不会信。碰巧,在此之后产量上去了,一些文件和文章中就可以大书一笔,且不厌其烦的引用,以证实政策措施鼓舞的效用;常常叫我有掩耳盗铃的瞎想,在人少的地方哑然失笑。如果恰巧在此之后产量掉下去了,舆论工具就完全可以换一个角度,说这个领导深入基层,与职工同甘共苦;那个领导以身作则,在工作中率先垂范;职工因此受到鼓舞云云......。仍然不济,那也有客观条件制约这一杀手锏。好在东方不亮西方亮,这里不亮就去亮的地方嘛,舆论宣传是绝对不可以在一棵树上吊死的。对此,你能说它丑陋?我就不说,我还觉得它很艺术呢。现如今的舆论宣传都以正面为主,据说正面的东西提神,反面的东西泄气,那还是以正面的东西为主吧,何况领导多看看歌舞升平的东西就会高兴,这一高兴,兴许就能在你的肩膀上提一把,皆大欢喜,何乐而不为呢?至于周围的群众嘛,大不了说你平庸,说你会拍马屁而已,更何况他们或是对此早已麻木,或是正愁提着猪头找不着庙门呢,没准还想着违心的夸上你两句,以此搭上你这根线,去跟领导套近乎去呢。你能说这就丑陋?我才不说,我还觉得他很生活呢。人这东西很贱,不到崖前不勒马,不撞南墙不回头。改革的步伐终于磕磕绊绊的走到了触及实质的地步。买断工龄是什么人的发明,现在说不清,将来就更说不清。对于买断的一大批人来说,个别人会对它感恩戴德,因为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他淘到了金,更多的人将会对它恨之入骨,因为在买断到手的人民币的棉被里,酣然一觉醒来,他发现在一夜之间已一无所有;而在当初有形和无形的舆论宣传当中,买断后辉煌的未来和对买断者能量的过分恭维,甚至是赤裸裸的威吓和诱导,使多少人就这样走上了一条没有退路的征程;直到头破血流之后,他才发现舆论是谎言的最大制造者。你能指摘它丑陋?我也不说,我仍觉得它可爱呢,能够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,它该是生活中一道多么漂亮的背景呀!

    舆论就是这样,借助越来越先进、越来越无孔不入的媒介,走进你我缺乏色彩的生活的每个角落,以滴水穿石的水磨工夫,扮演着导向和指针的重要角色;而电视更把这一功能发挥的淋漓尽致,舆论就是这样又可乐、又可恼的东西。你感觉周围的人们越来越自私,漠不关心几乎已成为社会的通病,但舆论告诉你,人们的思想境界在典型和模范的鼓舞之下,一次又一次得到了升华;你感觉许多人手头不再如以前那样宽裕,甚至有部分家庭正一步步靠近贫困,可舆论告诉你,经济发展已经或正在步入快车道,仿佛WTO会变魔术,一加入就能拉近我们和西方人的差距;可我想这跟一度把世纪末和世纪初炒得沸沸扬扬一样,除了那些疯狂的狂欢者,谁还不是一觉醒来就把新旧两个世纪在梦中给交替了。你感觉社会的某些方面在倒退,尤其是黄赌毒,在民间已成为不合理存在,然而,笑贫不笑娼,男人找工作尚且是那样的不易,女人要生存,又要满足人人都会有的一些嗜好和欲望,这能不是一条捷径?而合法赌博的出现,又怎能杜绝民间赌博的蔓延?至于被严刑峻法打入地下的毒品,只要有“烟民”的存在,估计是怎么也不可能就此销声匿迹的。可舆论告诉你,社会风气在进一步好转,健康向上的文化娱乐活动,牢牢占据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你感觉下岗职工年复一年的增加着,势头似乎已不可遏制,可舆论告诉你,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百分之多少,似乎这等同于失业的下岗,不但已得到了有效遏制,总数也将有相同幅度的减少;更何况再就业作为一大德政工程,已启动多年,再就业工作也取得了一年胜似一年的辉煌成就。殊不知,许多就业人员的工资,已低到可怜的地步。我所在的小城,打工仔、打工妹们月收入在200-300元之间者,占了相当大的比例;而我故乡的小县城里情况更糟,每月只挣100-200元者亦大有人在。试想想,在如此残酷的现实面前,舆论啊,你的歌舞升平,究竟要歌舞升平到什么时候为止?要知道,不管什么样的麻醉,只要不致命,他总有苏醒的一刻。

    我不是一个乐观主义者,但我也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。我只是想,多年以前,胡老前辈“多谈些问题,少谈些主义”的观点,于现在,有没有一点可以借鉴的地方?是不是也还有些道理?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.8.22    写于嘉峪关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