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说风景  

2008-09-04 15:15:01|  分类: 也算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生在西北,看惯了穷山恶水,对江南的温润常心向往之。即便是枝叶凌乱的花花草草,仿佛也有着无法拒绝的诱惑。从书中的字里行间,从电视的一幅幅画面里,当然也可以如身临其境一般,体会到那份舒心与惬意,就感叹被和风细雨滋养着的南国儿女,天生的似水柔情,经那箫管牧笛呜哇着一吹,个个衣袂飘飘的成了云中神仙、画里人物。

    就想,何时我等若能徜徉其间,不也是乐事一桩吗?及得在公干或旅行途中,任由火车铿锵作响的轮毂,载入梦中江南以后,却就没有如期待的那样淋漓尽致的激动,反而时时有一种沮丧的感觉袭来心头。正是苏老先生所言:“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;到得原来无别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”

    自然造化确有鬼斧神工之处,鬼斧神工处却要披了人文的外衣之后,才可以出来见客;可见包装并不是今日社会的专利。天下名山大川颇多,我也踏足过其中的一些,华山、泰山、西子湖、苏州园林......算得各有特色了吧,却终是没有给我欣喜若狂的感觉,反倒是出西安,过长安,往东南去约有几十里地后,名叫嘉午台的一处所在,以其人迹罕至、野趣横生,而使我久久不能忘怀,难以平静。

    没有人声,只有鸟的啁啾;没有亭台楼阁,甚至连山门也只是就地取材,拿一些松枝柏叶装点而出;山间多是羊肠小道,间或还有状如羊腰子一般的畜粪赫然入目;若是新鲜,你自可闻到一种气味,并不很臭,很自然的飘散在山间林地,旁若无人;与落叶沤出的腐朽味道混合在一起,让人不由顿生本该如此的想法。僻居乡野,且没什么名头,尽管不可避免的会修几座道观庙宇,但那分明是虔心佛道者的修为,反添了些幽静与神秘在里面。往高处去,也有如华山千尺幢一样险峻的山道,从破败剥脱的阶痕看,怕是很久远很久远以前的所为了。而最令我欣慰的是,这里很少有名人题字,至于石刻几乎就绝迹了,“到此一游”者流倒是不少,但大多并不显眼,也就没了喧宾夺主的腻烦。一路兴致勃勃,一路如饥似渴,像一头饥饿的狼,贪馋的舔舐着沿途美景,直到脚下无路可走,才回头去。

    而今,离登临号称“小华山”的嘉午台,也有六七年时间了吧,当时就听说相关部门有开发此处的意图,不知现在又是何等模样,但愿不要像那些名山大川一样,平添一些补丁一样的索道或宾馆之类,商家店铺的荼毒更是要不得。本是清纯素朴、处子一样的少女,有了这些,一下子就会变成浓妆艳抹的娼妓,总有些叫人不忍卒读。城市里有城市里的风景,水泥的土壤上滋生一些霓虹的花朵,砖砌的画框里点缀几幅绿地的色块,假是假了一些,算是不得已而为之;可天造地设,再真也不过再美也不过的乡间自然,干嘛也要弄成美容院里出没的女人,叫人疑窦丛生。如此,岂不辜负了老天爷一番美意?

    西北是一个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所在。开发热潮迭起的眼下,欲度玉关和挥鞭西域,想一会广袤荒凉的游客,多是奔着渭城曲和边塞诗而来;想一会高原雪和天山草的游客,多是奔着反弹琵琶的飞天和“胡地北风吹草折”的意境而来;我们有什么理由自贬身价?应该说,这才是我们的优势所在,正如疲于满目荒凉的我们,向往山清水秀的江南一样,疲于山清水秀的他们,没准就会向往满目荒凉的内陆呢。天高气爽,雨稀风厉也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美景呢。

    别忘了我们的古堡和边关,别忘了我们的晴日与朗月,别忘了我们的漠风和瑞雪,别忘了我们的羌笛和胡笳......

    在不经意间,有多少风景淹没在人们的画蛇添足中。停住你的手,原始也是一种美呀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.9.25.  写于嘉峪关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