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《红楼》  

2008-10-05 15:56:38|  分类: 我看红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我的《红楼》阅读史及其他

 

    “书七戏三,影子匠胡编”——就是说写书、作文、拍电影的,都是胡编乱造,没一个可以当真的。这话是我爷爷说的,在我有限的四十多年人生里,再没有听任何一个人这样说过;了不得,话说的够大气,一个文盲对文化和文化人的评价,虽说不上准确,可还算中肯吧;当然,对一个仅能写出自己名字,十多年前已经作古的乡间老农,也不好认真的哦。

    可回头想,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。《红楼》打她一出生起,就以其前所未有的高度,吸引了百多年来上自学者、下至百姓无数人的关注;你要有点文化,人家说《红楼》,而你却插不上言,你的心里难免会有一点淡淡的悲哀;回家以后,你或许不会找来《红楼》看一遍,但起码要在心里琢磨上几回的吧。可更多的人并不这样认为,书就是书,闲来解闷,忙时完全可以置诸脑后的东西,哪有那么多的说道?

    只是《红楼》,已成为中国人的一个情结。

    已经记不清我于《红楼》是如何划上关系的。大概是这样吧,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母亲因故辞世;一年多以后,父亲无奈从遥远的西藏调回家乡,行李中有一大箱子书;能够吸引我关注的有:一套《十万个为什么?》,一套鲁迅先生的著作,还有一套四册、包着牛皮纸书皮、书皮上认真的写上所有者名字、每回后面总有几条批判性注释的书,就是我最早接触到的《红楼梦》了。

    家里没有读书人(父亲算是唯一的一个),没有书架自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;这样,父亲的书就只好长期被禁锢在箱子里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我与仅比我年长一岁的兄长,开始了对父亲这些书的关注;先是看那些《十万个为什么?》,间或也会抽出一两本鲁迅的书来换口味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在偷偷的进行着的,一方面,因为解放前的富裕,我家在解放后就一直领受着被专政、被压制、被批斗的特殊待遇;而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,更让祖辈和父辈对文化有着莫名其妙的恐惧,不愿意后代因为文化被继续专政、压制、批斗。另一方面,本来就没有什么文化的爷爷,焦头烂额的父亲,只对学校所教授的一些东西有兴趣,希望我们通过对学校教授的知识的掌握,来彻底的改变自己的命运,而把课本之外的一切书籍都视为“闲书”,坚决反对我们涉猎。父亲毕竟接受过高等教育,还不是十分的反对;爷爷就不一样了,这从我小时候的几本所谓“闲书”被他付之一炬中,可以看出爷爷的惊恐和态度的坚决。可能就是那时候,我开始了零零碎碎的《红楼》阅读,此后,一发而不可收,截止目前,肯定是不完全统计,我进出《红楼》不下三十遍了吧。不是吹牛,这个数字的确有一点保守;实际上,每年我都会看上两三遍,二十多年时间,你算一算,就是说看了五十遍也还有余的。

    《红楼》是一本好书。在我二十岁参加工作以后,当即就将父亲的那套《红楼》据为己有,带到中国最早的油城——玉门,时时翻阅。后来,一位有同好的朋友借阅,丢失了其中的一册;尽管我很生气,可也没有办法,干脆就让他收藏了完事,而我自己只好去再买一部,也就是目前手头正读的这本。1992年4月第一版,1993年3月第三次印刷,三秦出版社出版的一部合订本;书的质量不算好,里面有丢三落四的现象,错别字虽说不上触目惊心,可也叫人有些郁郁寡欢。这一本可能是我利用率最高的一本,多年来一直放在案头床边,外表早已经有些惨不忍睹。还有一本,是四大名著盒装的典藏本之一,我离开老君庙油矿时,办公室同仁拿出这样漂亮的一套书送我,令我至今想起来还有些眼眶潮湿,再加上上面他们龙飞凤舞的签名,就更叫我视为宝物;可惜的是在嘉峪关的几年时间里,因为房屋潮湿,长了霉斑,叫我好一阵的痛心疾首。上班时候,在单位图书馆里,曾见到过一本《红楼梦补》,大约是张之的作品,38回,看了一遍,印象不是太深;此外,也就是逮着什么看什么,陆陆续续读过周思源、王国维等一些大家研究《红楼》的著作;台湾高阳的《曹雪芹传》也读过一两遍;电影、电视剧不能说一集不落,大多却都是认真观赏了的。我于《红楼》,说不上登堂入室,更谈不上研究,对曹雪芹如何,高鹗怎样;前八十回如何,后四十回怎样;脂批本如何,庚辰本怎样......;也没有什么清晰的认识,只是觉得喜欢,就一遍又一遍的看下去。前一段时间,刘心武先生在中央十套开讲《红楼》,随后又有七七八八的一些人说三道四,我也只是在条件允许时,听他们在那里白话,根本没有往心里去。就是最近在网上,看到陈林先生掀起一场关于《红楼》的轩然大波,我也只是做了一些了解,写过几句近乎于劝架的留言之外,并没想过要参战或说点什么。以我的水平,不宜于班门弄斧;这一点我还算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 《红楼》的确是一本好书。如何好法?一两句话说不清楚,一两本书也说不清楚,著作等身的专家们研究了许多年,不也还是说不清楚吗?说不清楚怎么办?凉拌。老百姓的曲解挺有意思,想想也是,难道所有好东西都需要说清楚吗?鸡蛋好吃,就一定要弄清楚下蛋的鸡,以及它的祖宗八代?章子怡的戏不错,就一定要弄清楚她的来龙去脉,以及她背后的个人隐私?我看没必要。学术的东西,对于我等小小百姓,实在是足够高雅了,高雅的似乎有些遥不可及,你要是一个劲、不顾及一般读者的疯狂挖掘,弄不好就有了八卦的嫌疑。

    去看吧,如果你有闲,如果你有兴趣。和我一样,你可以这样认为:一百个人看《红楼》,会读出一百种《红楼》;读一百遍《红楼》,又会读出一百种《红楼》;这——就是她的魅力所在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0.5.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2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