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蜕变(二)  

2009-02-23 00:10:32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写下“蜕变”两个字的时候,我本来是想将正反两方面的例子写在一起,也好做一个对比;等我写完上一篇文章中的例子的时候,我发现文章已经足够长了,于是决定分开写。如果你能将两篇文章联系在一起来看,我想我的目标自然也就达到了。

    其实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写变坏的例子好像比较容易,而写变好的例子,虽说绝不会是凤毛麟角,但收集起来,似乎要更加的困难一些。好了,不啰嗦了,言归正传,我们还是回到正文中来吧。

    我有一个小表弟,是我母亲姨表兄弟的儿子;今年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吧,最近张罗着要买房子结婚;每天跟他那小对象甜甜蜜蜜的,完全是一副正经人家听话的小孩模样。可在五六年前,他可完全不是现在的做派,我从亲戚们的嘴里,听到了他许多“英雄”的光辉事迹,一次在我家喝过酒后,他自己也大言不惭,跟我聊过他的一些斑斑劣迹。处于青春叛逆期的他,那时候在家乡的“黑社会”上很吃得开,不是今天在这里把无辜的良民给收拾了,就是昨天在那里把江湖上的头面人物给干了,总之他是不会让他老子消停的,前后几年时间里,可能替他父亲也“消费”了不少钱财。没办法,通过各种关系,还有一点运气,他来到我所在的嘉峪关市就读一所高职院校,他父亲把对他的教育任务交了给我,碍于亲戚的面子,再加上他父亲又是我曾经的班主任,给过我无人替代的教育和帮助,我略施雕虫小技,一番推心置腹,推己及人,就将他一举拿下。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大型企业里的电工,每月有不菲的工资,过年的时候,还让我带给他妈妈500个元,在周围的亲戚和朋友眼里,俨然已蜕变成一个很有前途的“帅锅”。年初四的时候,我在家乡的街上碰见了他的父亲、我的班主任,他老人家说了这样一句话:我一个“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”,在那小子身上还不如个你呀!叫我这个过去在亲友们面前也声名狼藉的“逆子”,一下子感觉也很有面子。

    说到俺,不好意思哦,你如果认真看过俺以前的博文,相信你一定记得,咱也不是那省油的灯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有一阵子的社会呀,那叫一个乱呐;街上经常不是打打杀杀,就是砖头乱飞,要不是这样,咱的国家也不会在1983年搞那次著名的大抓运动了。当时,法治社会的建设刚刚有了一点动静,一切都还在酝酿之中,八字还没见一撇呢,但改革开放的大潮已经掀起,从打开的窗户里飞进来的当然以新鲜空气为主。可你能保得住就没有苍蝇、蚊子什么的一起飞进来?“黑社会”、“江湖”、“哥们”等等一些词汇,就是在那时候在大陆上盛行起来的;许多应该是年轻有为的我的兄弟们,追逐着或被追逐着,卷入了一个疯狂的漩涡,每天都是在对地盘的争夺和反争夺中度过;很不幸的是,俺就在那时候开始了一个男孩都会有的逆反,与一帮同学以及社会上的混混,有了自己的“江湖”;俺当时就有一把江湖上都少见的匕首和铁链子,因此俺也就小有了一点名气。还好,1982年俺就到了玉门,离开家的我,由于无人帮衬,再加上本质上就不是一个匪类,便一改过去对江湖的痴迷,迅速的成熟起来。但我知道,我的亲戚和朋友们一定在心里嘀咕过:那小子,幸亏是出去了,要不然的话,83年的大抓,能少了他?而现在的我,能够坐在电脑的面前,敲下这些还有几个人爱读的文字,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蜕变。

    这些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咱还是不再说它了吧;咱说一件家鸡变凤凰的事情吧。刚上班的时候在LJM油矿大修队,我在三小队的一个车组干修井,作为刚到单位的我,当然没有什么经验,也不会对单位上的同事有更多的了解,但对那个在后勤小队,仅有小学文化程度,仅以吃苦耐劳,就能荣获劳模称号的电焊工,还是有所耳闻的。当我几经辗转来到油矿某办公室搞文字以后,那位拙于言辞,一棒子敲不出来个响屁的老同事,不知是怎样获得了领导们的赏识,竟然被一举提拔到基层队当了科级领导,而且在随后不久,他就能在大会小会上口若悬河,对着主席台下面的许多本专科大学生,讲一些马恩列斯毛邓、中央、国务院文件之类的高深理论了,叫俺这个在内心中很有些自负的那时青年,不得不刮目相看;此后不久,该同志更是以身兼党政一把手的彪炳战绩,在LJM油矿某某队的历史上,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彻底蜕变成为一个“地方名人”。造化弄人,时势造英雄,俺都没有话可说了;你不服气?不服气也没办法,现实中的状况已经确确实实发生了;而且,在任上,他绝对不是不称职,相反还有不少人,挺认可他任劳任怨、踏踏实实的工作作风的。

    这些都是蜕变,一种被称为“回头浪子金不换”的蜕变,一种时来运转铁成金的蜕变。蜕变从来都不可怕,关键是方向,你说是吗?

    蜕变中,给我一个正确的方向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;只是不知道,许多年以后的我,是否也有可能蜕变为一只五彩斑斓的凤凰。

    不去做梦了吧,收起这篇文字,烧一壶水,泡上俺的铁观音,浅斟低吟,比什么不强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2.19.    于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5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