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自由流动  

2009-03-09 00:19:45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有一个博友,写一些近似于“意识流”的文字,动辄好几千字,看似非常轻松;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,他的文字并不如一般人想象的那样,吸引你的目光,但他就这样坚持着,旁若无人。我对此非常的羡慕,不是对他所要表达出来的文字背后的东西,而是对他的这种写作风格,再说的通俗一点,实际上是对他如此“码字儿”的一种羡慕。我喜欢文字,也知道一点“意识流”的皮毛,在内心深处,也曾深刻的向往让文字自由流动,却从来没有做过必要的尝试;不是不敢,而是太懒,是一些对于既往所形成的习惯的不愿改变,束缚了我的手脚。

    今晚,我不但改变了以往习惯在白天进行的写作,而且破天荒第一次有了尝试这种写作的欲望;在内心深处,我希望这种尝试有一个不错的开始,但晚饭前与妻子不愉快的争执,一直延续到我开始动笔,所以我不得不在与妻子断续的斗嘴过程中,开始写下这些文字,如果看到这里,这些破碎的文字已经叫你厌烦,我劝你离开我的页面,去做那些更有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 我的生活很单调,每天除了睡觉、吃饭、上网、看书,似乎就没有什么有意义的活动,因此我也很期盼那些和其他日子没有什么区别的节日,“3.8”对于我也就有了非同一般的意义,我对网友说:节日愉快;我动一动指头,为网友点送我认为很好听的音乐,许多网友自然也很有礼貌的回信给我,甚至还要很辛苦的打开我的博客,去看一看我那些狗屁不是的文字,我对此很是有一些歉疚,为耽误了你们这么多的时间,不能在这个时间里与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子女进行交流,感到万分的不安。说到这里,我不知道有没有网友已经意识到我要说什么,但说实话,我不想告诉你们这些竟也是我平时生活中的苦恼。是的,我在这里不辞辛苦的写,就得为此而花掉大量的时间,就不得不舍弃掉一些与我妻子相处的机会,(对不起,我这人有一个很令女士们讨厌的习惯——抽烟,尽管抽的不是很多,一天不到十根;但只要抽烟就会引起咳嗽,咳嗽就会有痰,所以我不得不起身去处理一下)我妻子对我的这些坏习惯很有意见,现在我又有了上网胡言乱语的毛病,就更叫她对我忍无可忍。因此也就对我的上网和抽烟一视同仁,给予了相同的待遇,时不时拿出来在我的面前叨叨。刚才她还在说:又上网了?你以为你可以上的下去吗?口气是那样的不容置疑,对此,我没有任何办法,好在直到现在,她也还没有进行实际的干预,使我得以在比较顺利的情况下,把文字写到这里。我知道,她的抱怨和指责,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,她是我妻子,有权利对我不讲理,何况我确实做的不是那么太好;然而我也不明白,她为什么要与这些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存在,在虚拟网络中才会出现的人物为敌?是女人的天性?还是网络确实已经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与感情?今天,我已经极有耐心的陪她做饭,说话,逛街,把上网的时间尽量缩短;这段时间,也已经极有耐心的承担起了艰巨的洗锅任务,并把它当作一件愉快的事情来看待;可是,所有这些并没有赢得她的芳心与认可,仍然一如既往在不高兴的时候,或者不舒服的时候,牢骚满腹。

    外面的电视声音模模糊糊的传进我的耳鼓,没有开灯的她,在影影绰绰的客厅里,在懒懒散散的沙发上蜷缩着,不时抽动的鼻息声,和电视中人物的对白,一起击打着我的神经,让我不时的陷入莫名的紧张之中。我不知道她在想着一些什么,也没有欲望去揣摩她的心思;人说这个时候的夫妻,对对方都已经有了一些厌倦,我不知道我是否也有相同的危机(危机这个词让我想了很长时间,打上去的时候我还是那样的不自信,但我没有更合适的词汇,来表达我此时的所思与所想,权且就用它吧)我只知道,我在与妻子的争执过程中,常常对她哀怨和凄婉的眼神无动于衷。要知道,在很早以前,尤其是恋爱和新婚的那个阶段,我可不是这样,她的一颦一笑,一嗔一怒,无不牵动我敏感的神经。

    写这些东西,在我来说真的毫无意义,在你来说就更没有看下去的必要,但我还是不厌其烦的讲述着这些,在任何家庭中可能都会发生,在任何家庭中都还要继续上演的节目,我想我是在发泄,寄希望于一个能够畅所欲言的通道,带走我所有这些不良的情绪,让我的生活在排除了这些隐患以后,能够变得通畅而快乐;我不知道这样以后我是否真的达到了目标,但我知道,我已经码了足够多的文字。妻子在外面仍旧悄无声息,我非常感谢她,能够忍耐着不发作,让我码完这些文字;但我也很茫然,不知道结束这篇文字以后,面对她的不高兴,我要怎样开口,才会让她不至于用鄙夷的眼神看我,或者就直接给我一个冰凉的脊背。

    其实,我还有许多废话要说,但看一看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,已经是23点过一刻了,我不得不停下来,毕竟与我生活的是我的妻子,毕竟网友只是一些能够感觉得到,但完全没有具体形象的灵魂;而我们的生活是很实际的,任何的虚假都会让它平地起波澜;所以,我不再为自己的文字寻找什么哲理性的结尾了,到此为止吧。

    面对妻子的怒火,面对妻子的不屑,我是不是有些心虚呢?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3.08.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6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