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09-04-28 22:47:10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著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俟我于著乎而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门屏之间等我的他,)

充耳以素乎而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帽儿两边垂着白丝线,)

尚之以琼华乎而!(3)          (还镶嵌着漂亮的红玉!)

 

俟我于庭乎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天井那里等我的他,)

充耳以青乎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帽儿两边垂着青丝线,)

尚之以琼英乎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还镶嵌着闪亮的红玉!)

 

俟我于堂乎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堂屋那里等我的他,)

充耳以黄乎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帽儿两边垂着黄丝线,)

尚之以琼英乎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还镶嵌着美丽的红玉!)

 

(1)毛亨:“俟,待也。门屏之间曰著。”

    杨树达《词诠》:“而,语末助词。助句。”《汉书  韦贤传注》:“而

    者,句绝之词!”

(2)严粲:“见其充耳以素丝为紞也。”

(3)姚际恒:“观充耳以琼玉,则亦贵人矣。琼,赤玉。贵者用之。华、莹、

     英,取协韵,以赞其玉之色泽也。”

 

莹(YING)营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齐风》。从诗所表现的内容来看,是一个待嫁的女子,由屋中向外面张望来迎娶她的夫婿。但《毛诗正义》说:“著,刺时也,时不亲迎也。”也就是说,《著》这首诗,是对当时的人臣不能亲自迎接贤人,所进行的讽刺。也有道理,古代的时候,贤人肯定是稀有动物,基本相当于如今的大熊猫,不像现在,虽然说尚未遍地开花,但要找俩贤人,可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;至少如我一样的许多人都敢在心里嘀咕一声:你看现在这帮饭桶,要是我来当这官,我一定会如何如何......云云。殊不知,官场=染缸,你进去了,没准比人家更黑。

    算了,咱还是言归正传,继续说咱的诗吧。就要接受夫婿迎娶的女子,心里一定是忐忑不安的;一般人忐忑不安的时候,往往会在地下走来走去,诗中的女主角也不能免俗,所以她总是时不时的躲在屋门的一侧向外张望,当她看到那个来迎娶她的人,浑身上下一身簇新,帽子上垂着各色的丝线,镶嵌着表示高贵的红玉的时候,她的心里一定会有着异样的惊喜。那么,当年刘关张踏雪三顾茅庐的时候,诸葛亮他老人家,是不是也在心底里暗喜了一番呢?诸葛孔明当然是贤人,哪能像我等这样的轻薄,他的喜,自然不会形诸于色,于是成就了一段千古绝唱。难怪没人上我家来找我等,关键是我等本就不是一个怀才的贤人,甚至连一个有可能怀孕的女子都不如,你怎么可以抱有如此的痴心妄想呢?人家不来找你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 《毛诗正义》卷一中说:“诗者,志之所之也;在心为志,发言为诗。情动于中,而形于言;言之不足,故嗟叹之;嗟叹之不足,故永歌之;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。”行了,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才或叫贤人,就别老去门缝儿里瞅刘关张来了没有;还是不要一门心思的等什么“三顾茅庐”之类了吧;吃饱了没事干,咱去嗟叹一番,永歌一番,实在不行,去喝上二两,也他奶奶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一番,有什么不好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4.21.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