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横财  

2009-05-08 20:55:30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横财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 

    在中国,“人无外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”这句话,恐怕不会有多少人不知道;用不着我多解释,只要是个正常的人,谁也都理解这个意思。

    前一段时间无意中打开中央台12频道,看到一档节目中正在讲述着这样一个故事。一个年轻人,半待业在家,一天走在乡村的道路上,百无聊赖,不知是什么原因,让他对脚前的一块石子产生了一点莫名的仇恨,于是,他奋起一脚,将这颗石子踢向一个自己也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去踢的方向,这下好了,故事就此展开。只听随着这颗石子撞击的一声闷响,一个半掩在泥土中的普通陶罐,“哗啦”一声碎裂开来,就是这也还没有引起他的注意,他只是仍然心不在焉的走上前去扫了一眼,这一眼可把他吓得不轻,罐底安静的团聚着一堆黄澄澄、金灿灿的东西。以他的经验,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,会为他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改变,他只是有一点慌乱的将这些东西大把的收拾起来,装在兜里带回了家交给了父母;父母毕竟是有些年龄的人了,见到这些东西,再听了儿子的叙述,他们马上意识到这些一定是金戒指,仔细一数,竟有69枚之多。普通农家,一下子有了这笔意外横财,你可以想到那是怎样的一种惊喜;随后,他们提心吊胆的将这些金戒指,存放在他们认为家中最安全的地方,并为此再也得不到惯常的平静和安逸,整天守着这些金戒指,连正常的农活都几乎无心去做。过了许多天之后,当他们渐渐平静以后,而外面也没有任何反应,才使他们喜出望外的心情逐渐转变为心安理得,在一遍遍的抚摸和欣赏之后,终于鼓足勇气,试探着将这些金戒指戴在了手上,随着一家三口手上的金戒指的出现和不断增多,亲戚以及邻居,也在不经意的交谈之中发现了他们的变化;这样,一个关于“横财暴富”的故事开始流传。

    这个故事很快演变成许多种版本,以至于给你讲述这些版本的故事,对于你我来说都已经成为了一种无聊,你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想象,为他们增加或删除许多的细节,并将它演绎成你自己认为合理的脚本。随着故事的流传,人性中的阴暗面开始萌发和滋生,一些与他家有关的亲戚朋友,甚至是无关的街头小霸王,都开始以不同的方式,展现出自己见不得人的一面;有直言要分一杯羹的,有曲里拐弯要得到一些好处的,有以语言相威胁要他们为自己的人身买平安的......,总之,那些金戒指成为笼罩在他们身上的光环,也成为他们生活中再也抹不去的阴影。风言风语的流传,终于在当地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;百般无奈,他们只好经过再三权衡,将这些东西悉数上缴。这时候,国家相关部门,也就是文物鉴定部门上场了,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和研究,一会儿得出价值连城的结论,一会儿又爆出将对他们进行重奖的传言,一会儿又悄无声息,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引人入胜。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了一段时间,专家的结论终于出场了,结果使几乎所有的人大吃一惊,连我这个电视观众,都感到了一种被命运戏弄的残酷。69枚金戒指,不过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,在当地流行的一种随葬物品,名称其实应该叫锡金,当时的价格大约在一枚一元钱左右,数量也不过是表明这位死者的年龄而已。

    喜剧开场,闹剧展演,近乎于悲剧收场,正剧也不失时机的登场表演一番,主持人代表着站在制高点上的悟道角色,并通过故事的主人公,说出了一番司空见惯的大道理,无非是要正确看待之类。真的能正确看待吗?我说的是大多数人。

    我首先就无法正确看待。试想,我要是有这样的一个机会,绝对会采取我认为是更正确的方式,将它最大化为我改变命运的一个桥梁;或许,我会将这个消息完全封锁,静待机会的到来;或许,我会寻找一个地下通道,将它说成文物,转变为我手里的金钱,我才不管它的真假如何;只要有人上当就行;或许,我会就把它当成金货,至少也可以蒙上相当数量的钱财;最不济,我也会像故事的主人公一样,但可以更主动一点的上交给政府有关部门,以换得一个提高我社会地位和知名度的机会,能弄几个赏钱当然就更好了。总之,我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流失。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改革开放后不久,发生在我母亲家族中的一个事件。

    事情当然得追溯到比较久远的以前,解放初期,咱的党一个共产的名头,吓坏了不少的有钱人,同样,一些不算有钱的人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。我母亲他们家族,虽说不上多有钱,但也绝对不是穷人,为了以防万一,当时在家族中掌柜的五姥爷和他比较信任的我大舅,将他们家族中的共同财产,装进一个大肚子的陶罐中,埋在了五姥爷居住的上房前的某个地方,还有一些“袁大头”之类的就抹在一面墙中。随后,家族在时间面前,再也无法保持其完整性,不断地裂变成许多的小家庭;小家庭中,总会有人隐约的知道一些其中的内幕,于是,暗中的纷争也就不断的上演;尤其是一个对此事一无所知,只是后来新进门的舅母,在一次干家务过程中,撞破了墙中的秘密以后,家族中的矛盾立刻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。无奈,五姥爷和我大舅只好同意起出那些藏宝的决定,但当他们不管怎样去挖掘了一番之后,这些藏宝却影踪全无,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,以至于家族中,知道一些内情的人,会说“黄金白银埋在地下会走”之类的托词,以免条件不成熟,挖出来也无法瓜分;而更多的那些糊涂人,则不时的以此为理由向五姥爷和我大舅发难,怀疑他们俩私吞了这笔祖先遗留的财产,甚至有人对五姥爷和我大舅的人品提出质疑,使五姥爷这个一生都很耿直的好人,直到临死时也没有洗清留在他身上的这个污点。

    五姥爷去世之后,所有的压力都压到了我大舅的身上。还好,这时候已经到了改革开放之后的八十年代,见到形势已经有所松动,我大舅也估摸着条件基本成熟,终于说出了那句压在他心里几十年的秘密:挖吧,再挖深一点,一准就有了。果然,那个坛子在几十年后重见天日,那些黄的和白的东西,也再次回到他的主人面前。这个不大不小的事件,一度在我的家乡传的沸沸扬扬;说什么的都有,只是谁也没想过,当那些“横财”它看着眼前平添了许多面孔,眼中冒着绿光,似曾相识的这些新主人,它又将作何感想呢?会有人对以前泼在五姥爷与我大舅身上的脏水负责吗?人无压力一身轻,多少年来,一直因此事而寡言少语的大舅,开始露出他性格中的另一面,展现出他在生活和生意场上的精明,短短十几年时间,就将一个几乎是一贫如洗的家庭,带入了小康境界。而让我更加佩服的是,我大舅将分在我姥爷名下的那些东西,虽然已经有些微少,但还是公平的又分给了他的兄弟姐妹,即便是我那已经去世几十年的母亲,也由我的继母出面,拿回了属于她的那部分。从中,你可以看出我继母在我母亲娘家的地位,更应该看出我大舅是一个怎样伟大的平民百姓。

    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故事,虽然都是有关于“横财”,但在“横财”的面前,一样有着人性脆弱,不堪一击的一面;而处理方式的不同,所带来的结果也会截然不同。现在,大舅已经老去,他越来越平静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家族和世界,看着我们这些后代,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,风风火火的摔打成长,他花白的头发伴着眼角深深地笑纹,一定会心满意足了。他会想吗?不远的将来,他将在另一个世界里,告诉他的父亲我的姥爷,他的五伯父我的五姥爷,这个让他们振奋的消息吗?他们,在另一个世界里,又将作何想?

    “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”这句话,恐怕不会有多少人不知道;但如何处理“横财”,一定是有很深的学问的。我想,这就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5.08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6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