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丘中有麻  

2009-06-23 23:38:2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丘中有麻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丘中有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山丘上面种着大麻,)

彼留子嗟。(1)           (是谁在那留住了子嗟。)

彼留子嗟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究竟是谁留住了他,)

将其来施施!(2)         (盼他高高兴兴来我家!)

 

丘中有麦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山丘上面种着小麦,)

彼留子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是谁在那留住了子国。)

彼留子国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究竟是谁留住了他,)

将其来食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盼他与我来寻欢作乐。)

 

丘中有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山丘上面长着李树,)

彼留之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是谁绊住了他的脚步。)

彼留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究竟是谁留住了他,)

贻我佩玖!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还给我赠你的信物。)

 

(1)朱熹:“妇人望其所与私者而不来,故疑丘中有麻之处,复有与之私而

    留之者。今安得其施施然而来乎。”

(2)朱熹:“施施,喜悦之意。”

(3)闻一多《诗经通义》:“古谓性的行为曰食。”

(4)毛亨:“玖,石次玉者。”

 

玖(JIU)久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王风》。看出来了吧,一个痴心的女子,在家里等待她的情人,并准备与其发生一些浪漫的故事,可这位男主人公是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以至于使咱的女主人公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,担心他被别的女人吸引,甚至要收回俩人定情的信物。如此明显的意思,《毛诗正义》该不会又去提升它的高度吧,“《丘中有麻》,思贤也。庄王不明,贤人放逐,国人思之而作是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丘中有麻》这首诗,是写思贤的。庄王不够贤明,将贤人放逐去了外面,国人怀念这些贤人,所以做了这首诗。你还别说,毛公他老人家是不是不将《诗经》弄出点高度,就会害怕后代们小看了他呢?怎么总想着要将几句老祖先们随口吟唱的东西,给上升到政治的高度来解读呢?我是真弄不明白了。

    毛公他老人家的这个毛病不好,在传承了上千年以后,到现在的我们身上似乎依旧在延续。有几岁年纪的网友们应该还记得,上世纪著名的文化大革命中,经常会发生一件小小的事情,被上升到政治高度去看待的实例。我在小学的时候,不记得是几年级的语文课本上,有一篇课文叫《勇往直前》,里面的故事是写一位解放军战士,在除夕巡逻时,发现一个“富农”分子(仅次于地主的坏蛋),怀抱一件东西,蹑手蹑脚向村近处的一座桥梁而去,“警惕性”和“政治觉悟”都很高的他尾随过去,发现该反动的“富农”分子,意欲用炸药包炸毁桥梁,于是他奋不顾身,以一条胳膊的代价,保住了集体的财产。后来,那个“富农”据说是被镇压了,他则因为此英雄事迹被提干;一次该部队拉练,英雄还到过我的学校,果然是只有一只胳膊,但佩着手枪、穿着四个兜干部军装的他,还是受到了我和我的同学们的热烈欢迎,并轰动了整个小山村。而实际上,整个事件完全由他一手导演,他用那个“富农”的一条性命和自己的一只胳膊,为自己换来了辉煌的前程。最终,文化大革命结束,真相大白以后的他,也只能身败名裂,去为自己所造的孽还债。可气的是,本来就是一件漏洞百出的冤案,可为了政治的需要,那些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,还是将他树立成了那段时间的“典型”,号召我们和全国人民向他学习。学习他什么?学习他为一己私利,不惜让人家蒙冤受屈,甚至是付出生命的残忍?

    如今,文化大革命是早就结束了,但这种整人的手法却远没有结束,只是变得更高明了而已;有时候还会披上制度和法律的外衣,让你一个单纯的事件,经过他们精心的包装以后,成为群体性事件。前几年,我们这里的买断职工为了生计,曾经组织过几次合理的上访,但没几个回合,就被一些人说成是“闹事”,拘留了几个带头的组织者,并通过对夫妻在职一方的威胁,用几个相当于“低保”的工资,迅速瓦解了这些人的斗志。你能怎么样?在上升到政治高度以后,你只能偃旗息鼓。

    不说这些了,咱们还是回到这首诗吧。人的需要多种多样,最起码的生计是一个层次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应该是较高的层次,那么,对性的需要,究竟应该排在什么样的层次呢?这种活动无论是古代,还是现在;无论是饿着肚子,还是饱暖以后;无论是平民百姓,还是达官贵人;无论是男,还是女;好像都无一例外的渴望和进行着。应该说,这是一种美好的人类活动,但咱的老祖先和那些卫道士们,干嘛要把它包装成丑陋、恶心的东西呢?难道说人家的私生活你也不放过?这是不是有“窥视癖”的嫌疑呢?看看上古时期我们的老祖先,人家就唱着“将其来食”的歌词,直接说出自己“盼他与我来寻欢作乐”的想法,这是一种怎样的大胆和热烈。我敢吗?俺是不敢,你呢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12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 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