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伐檀  

2009-06-18 17:40:17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伐檀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

坎坎伐檀兮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下一下的砍那檀树,)

置之河之干兮,(2)          (砍好后把它放在岸边,)

河水清且涟漪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(河水清清荡起波澜,)

不稼不穑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种也不收的老爷们,)

胡取禾三百廛兮?(5)         (凭什么拿走粮食的大半?)

不狩不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狩也不猎的老爷们,)

胡瞻尔庭有县貆兮?           (凭什么你院中悬挂猪獾?)

彼君子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们这些老爷们呀,)

不素餐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从来都不做没肉的饭!)

 

坎坎伐辐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下一下的砍那车辐,)

置之河之侧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砍好后把它放在河边,)

河水清且直猗。(6)          (河水清清没有波澜,)

不稼不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不种也不收的老爷们,)

胡取禾三百亿兮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凭什么你要拿走多数粮产?)

不狩不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不狩也不猎的老爷们,)

胡瞻尔庭有县特兮?(7)       (凭什么你院中要挂着肉干?)

彼君子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们这些老爷们呀,)

不素食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从来都不吃没肉的饭!)

 

坎坎伐轮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下一下的砍那车轮!)

置之河之漘兮,(8)           (砍好后把它放在河岸,)

河水清且沦猗。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河水清清荡起涟漪几圈。)

不稼不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种也不收的老爷们,)

胡取禾三百囷兮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凭什么你要拿走那么多出产?)

不狩不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狩也不猎的老爷们,)

胡瞻尔庭有县鹑兮?(10)       (凭什么你的庭堂里挂着禽干?)

彼君子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们这些老爷们呀,)

不素飨兮!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从来都不吃没熟肉的饭!)

 

(1)毛亨:“坎坎,伐檀声。”

(2)毛亨:“置,置也。干,厓也。”

(3)马瑞辰:“《尔雅.释水》:‘河水清且澜漪,大波为澜。’据《说文》:

    ‘大波为澜,澜或从连,作涟。’是澜涟本一字。古连读若澜。”

(4)毛亨:“种之曰稼,敛之曰穑。”

(5)俞樾《群经平议》:“樾谨案:如《传》义,则三百廛为三百夫之田,其

    数太多。且一章言廛,二章言亿,三章言囷,义亦不伦。疑《传》义非也。

    《广雅.释诂》稛、繶、缠,并训束。然则三百廛者,三百缠也。三百亿者,

    三百繶也。三百囷者,三百稛也。其实皆三百束也。《说文.又部》:‘秉,

    禾束也。然则三百束者,三百秉也。郑《笺》于二章曰:’三百亿,禾秉之

    数。’不知三百者,亿之数,亿犹秉也。盖自《传》失其义,故《笺》亦不

    得其解矣。”

(6)方玉润:“苏氏辙曰:‘水平则流直’。”

(7)陈奂:“特,亦兽名也。......《方言》物无耦曰特,兽无耦曰介。特,

    介,皆大也。”

(8)毛亨:“漘,厓也。”

(9)毛亨:“小风水成文,转如轮也。”

(10)焦循:“鹑之为鸟,人所共知,此独训小鸟,明其为鹌鹑之鹑。”

(11)毛亨:“熟食曰飨。”

 

涟(LIAN)连    猗(YI)伊    廛(CHAN)蝉    县(XUAN)玄   

貆(HUAN)桓    漘(CHUN)唇    囷(QUN)逡    鹑(CHUN)纯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魏风》。这一篇,在中学课本中,一直有很高的中选几率,即便是如我一样当过红小兵、干过红卫兵,参加过文化大革命、批林批孔、反击右倾翻案风,视读书有若寇仇的一代造反枭雄,恐怕也读过这一篇或是其中的几句,因为它指明了是在讽刺官员或是奴隶主老爷们的不劳而获,借剥削奴隶以自肥的恶劣行径,实在是有些十恶不赦。《毛诗正义》这样说:“《伐檀》,刺贪也。在位贪鄙,无功而受禄,君子不得进仕尔。”意思是说:《伐檀》这首诗,是讽刺贪欲的。官员在位贪得无厌,鄙俗异常,没有一点功劳还拿着很高的俸禄,并阻止了追求上进的君子,使其没法进而为官。看来他老人家也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了,只好避重就轻,拿官员们的渎职来说事儿了。没关系,只要不是差得太远,可以原谅,毕竟毛老爷也还是有一点读书做大官的宏伟志向的,没做成,那是朝中那些人有眼无珠,阻塞了毛老爷进取的道路,当然也不能怪他不是。

    看来自古以来,这样的疑问就不绝于耳。那些当官为宦,那些坐拥良田千顷的老爷们,“不稼不穑”、“不狩不猎”,凭什么就可以“胡取禾三百廛兮、三百亿兮、三百囷兮”?凭什么就可以“庭有县貆、县特、县鹑”?且一个个装的跟正人君子一样,“不素餐兮.不素食兮.不素飨兮”,为什么?为什么?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,但我认为其中一定有其曲折的历史。魏晋南北朝时候,有一些名门望族,也就是所谓的“士族”,在一方土地上相当的有势力;他们的后代生来就是当官的,可以说就是家传世袭的官员;隋唐时候,不管是谁的天下,他们都少不了一个官位,即便是如李世民那样贤明的君主,也还是不敢把人家怎么样,乖乖的请了像封德彝一类的,有着“士族”家庭背景的人来帮助治理朝政。世事发展到现在,当官人家的子女,好像也有这样的倾向,所谓“老子英雄儿好汉”,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”,君不见,那些盘踞于一定官位上的人民公仆,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,将自己的子女送上公务员的岗位,将自己的亲戚朋友,安插于一些要害部门,形成了事实上的家天下。而许多老百姓的子女,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,要想混进这些岗位,不说比登天还难,那也有如蜀道之艰险,岂能像人家一样,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一蹴而就?当然,我们也不能否认,那样家庭的孩子,是有着不同于一般老百姓家庭的教育,人家从小可就是耳濡目染着如何当官?如何应酬?如何算计?如何等等一些当官的必修课,你怎么敢说人家就没有真才实学呢?

    但回到那些土财主身上来看,人家不用干活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,必然就有其不同的原因了。或者是祖上经过多年的奋斗,积累的家产盈万,人家命好,又刚好出生在这样富足的家庭里,你不让人家享受有什么办法;或者是人家通过对自己智力和体力的恰当运用,总是能棋高一着,总是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,很快让自己的家族发达起来,你不让人家享受好像也说不过去;或者是几辈人一直就踏踏实实,完全靠着自己苦干实干的精神,靠着一代又一代不断的积累,最终有了偌大一份家业,你不让人家享受恐怕也没什么好说。我的老祖先在解放前那段时间,据说就有这样的精神;犁地,用牲口犁地大家都知道吧?早上天不亮,我祖先中的一位就带上干粮,赶着两套牲口出门去犁地了,一口气干垮了一套牲口;吃点干粮,马上再换一套,又是一口气干垮另一套牲口,也就是驴都累的赖在地里不干活了,他才会心满意足的回家。这样干工作的精神,你不让我家发达起来如何说得过去?这样,我家终于在解放以后,混了一个很高的成份,被人家不分青红皂白的推上了批斗的舞台,你说我那些老祖先是冤还是不冤?没办法,不说它也罢,有时候,你只能将其归咎于命运,谁叫咱命不好呢?

    一篇许多人都熟悉的《伐檀》,引来了我这么多的牢骚,耽误各位的时间,实在的有些对您不起呀。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说一说多年来埋在心里的一些疑问,有些啰嗦,您多原谅哦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18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