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绸缪  

2009-06-19 17:52:37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绸缪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

绸缪束薪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捆起凌乱的柴草,)

三星在天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星星已经在天空照耀。)

今夕何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这是怎样的夜晚呀?)

见此良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让我将好人儿见到。)

子兮,子兮!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呀,你呀!)

如此良人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样的面对让我如何是好?)

 

绸缪束刍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捆起凌乱的刍草,)

三星在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星星已经在屋角照耀。)

今夕何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是怎样的夜晚呀?)

见此邂逅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让我与好人儿碰到。)

子兮,子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呀,你呀!)

如此邂逅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样的邂逅让我如何是好?)

 

绸缪束楚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捆起凌乱的荆条,)

三星在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星星已经在门头照耀。)

今夕何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是怎样的夜晚呀?)

见此粲者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见到这样亮丽的人儿。)

子兮,子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呀,你呀!)

如此粲者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这样的美人让我如何是好?)

 

(1)毛亨:“绸缪,犹缠绵也。”

    孔颖达:“言薪在田野之中,必缠绵束之。”

    李樗(CHU):“盖言束薪之状也。”

(2)郑玄:“三星,谓心星也。”

(3)王引之:“《毛传》曰:‘子兮者,嗟兹也。’谨案:......嗟兹,

    即嗟嗞。”

(4)毛亨:“邂逅,解说之貌。”

    胡承珙:“其实邂逅字,只当作解构,犹会合也。......即因会合而心

    解意说耳。”

(5)朱熹:“粲,美也。”

 

缪(MOU)牟    刍(CHU)锄    隅(YU)于    邂(XIE)械    逅(HOU)候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唐风》。新婚之夜,面对娇羞的新娘子,我们的新郎官在掀去盖头以后,经过了一番惊喜之后的狂喜;本诗就是在写当时新郎官复杂的心理活动。而《毛诗正义》说:“《绸缪》,刺晋乱也。国乱则婚姻不得其时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绸缪》这首诗,是讽刺晋国之乱的。国家遭逢乱世,就会导致老百姓婚姻嫁娶不得其时而行之。我是很难苟同毛公的看法,怎么会老是上纲上线的,对一个普通新郎官在新婚之夜心情的描写,也会被上升到国家这一高度,难以置信。

    “久旱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;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”这是古人早就认可的人生四大乐事。“久旱逢甘霖”是大家的事情,于个人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,这一乐事就可以先放在一边;“他乡遇故知”虽然回到了个人的范畴之内,但“故知”的地位怎可与“妻室”相比,这一乐事又可以放在一边了;“金榜题名时”当然没的说,多有面子的事情,高头大马,身披花红,鸣锣开道,奏乐相贺,但终归还是大家的乐事,至少也应该是一个家族的乐事;“洞房花烛夜”就不同了,这在一开始看起来是许多亲朋好友的乐事,但最终会归结到两个人的身上,几乎完全是私密的乐事,就不可与外人道了。你想想,无论婚前是见过面还是没有见过面,当新郎官掀开盖头的一刹那,看到那个如花似玉、红晕满面的女子,半是期待,半是羞涩的偷眼来觑她的如意郎君的时候,那个兴奋、紧张、无所适从的新郎官,该是怎样明媚、怎样愉悦的心情呀,你不发出“如此良人何”、“如此邂逅何”、“如此粲者何”的感叹,似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 自由恋爱是不错,但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包办婚姻,也不见得全是坏事。一件事情,始终保有悬念,直到最终时刻被揭开面纱以后,那一种惊喜与喜出望外,同样具有纯粹没一点悬念所不具备的效果。自由恋爱的人们,在婚前就已经基本上知根知底;尤其是现在,不要说拥抱与接吻一类的恋爱活动早已经司空见惯,就是本应该发生在婚后的节目,恐怕也有许多意志不够坚定的男女,在耳鬓厮磨后的冲动中禁果偷尝了;没有了本该在新婚之夜才可以发生的节目上演,那样的新婚之夜,实在是逊色不少;你要是还想体验诗中新郎官所有的心境,那可不就是痴人说梦了。

    新婚燕尔,夫妻绸缪,人生最经典的快乐时期;如今,渐渐老去的我们,还会不断的想起,那些属于自己的精彩与光辉岁月吗?人生如白驹过隙,转瞬即逝,小沈阳那个二流子说的也有道理,可不是嘛,眼一睁,一闭,这一辈子也就过去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.06.19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