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鸟  

2009-06-23 17:24:49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黄鸟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译文:

交交黄鸟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飞来飞去的小黄鸟,)

止于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落在那枣树上。)

谁从穆公?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为穆公去陪葬?)

子车奄息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子车家的奄息遭了殃。)

维此奄息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子车家的这个奄息,)

百夫之特!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人能抵百人强!)

临其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可走近了那墓穴,)

惴惴其栗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也害怕的心发慌。)

彼苍者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这个苍天大老爷呀,)

歼我良人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为何要好人去陪葬。)

如可赎兮!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如果可以换回他,)

人百其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用一百人替他也无妨。)

 

交交黄鸟,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飞来飞去的小黄鸟,)

止于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落在那桑树上。)

谁从穆公?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为穆公去陪葬?)

子车仲行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子车家的仲行遭了殃。)

维此仲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子车家的这个仲行,)

百夫之防!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人能把百人当!)

临其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可走近了那墓穴,)

惴惴其栗。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也害怕的心发慌。)

彼苍者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这个苍天大老爷呀,)

歼我良人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为何要好人去陪葬。)

如可赎兮!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如果可以换回他,)

人百其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用一百人替他也无妨。)

 

交交黄鸟,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飞来飞去的小黄鸟,)

止于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落在那荆树上。)

谁从穆公?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为穆公去陪葬?)

子车鍼虎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子车家的鍼虎遭了殃。)

维此鍼虎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子车家的这个鍼虎,)

百夫之御!(9)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(一人能把百人抵挡!)

临其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可走近了那墓穴,)

惴惴其栗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也害怕的心发慌。)

彼苍者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这个苍天大老爷呀,)

歼我良人。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为何要好人去陪葬。)

如可赎兮!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如果可以换回他,)

人百其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用一百人替他也无妨。)

 

(1)严粲:“李氏曰:‘交交,飞而往来之貌。’”

(2)朱熹:“从穆公,从死也。”

    王应麟:“《括地志》秦穆公冢在岐州雍县东南二里,三良冢在雍县一里

    故城内。”

(3)毛亨:“子车,氏。奄息,名。”

(4)郑玄:“百夫之中,最雄俊也。”

(5)朱熹:“惴惴,惧貌。”

(6)毛亨:“歼,尽。良,善也。”

(7)朱熹:“若可贸以他人,则人皆愿百其身以易之矣。”

(8)朱熹:“防,当也。言一人可以当百夫也。”

(9)朱熹:“御,犹当也。”

 

惴(ZHUI)坠    鍼(QIAN)箝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秦风》。应该没有什么玄奥之处,是说秦穆公死了以后,要选择一些人来陪葬。陪葬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埋葬制度,像秦穆公这样有身份的人死去后,那是要选择一些活人进行人殉的;什么是人殉呢?就是选择一些活人,与死去的贵族、王族或者是奴隶主本人,活活的埋葬在一起。这玩意太残酷,叫人简单的一想就有些不寒而栗,别看是大夏天,俺这脊背上还是嗖嗖的冒冷气。于是,拿出《毛诗正义》,看看毛公是怎么说的,“《黄鸟》,哀三良也。国人刺穆公以人从死,而作是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黄鸟》这首诗,是哀叹三个好人的。秦国人民讽刺秦穆公用活人殉葬,所以做了这首诗。看来他也无法做别样的解释。

    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这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否认的,但我们的文化在貌似高雅的背后,也往往有着其血淋淋的一面,古代的人殉制度就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证据。注意中央10套节目的观众,经常会看到一些有关古代坟墓挖掘的现场报道,当一座足够古老的、没有被盗掘的古墓被挖开以后,很多人可能会更多的去关注墓主人的身份,以及墓内留存的文物,留存文物价值几何一些内容;我也一样,甚至经常会想,这样值钱的文物要是归我所有,那该是怎样的惊喜和幸福......,而对那些散落于墓内不显眼地方的尸骨,却从来不会给与更多的重视,除了现场的考古工作者。秦穆公,一个距今不过2000多年,绝不会超过三千年的秦国国君,已经有了一定的文明程度,也一定接受了文化的熏陶,在死后仍然不忘拉几个生前的子民,去陪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耀武扬威,奄息、仲行、鍼虎,拿出来,那一个都是个顶个的好汉,但就是因为秦穆公他老人家的死亡,他们的生命也都就戛然而止;面对这样一个暴君,我真想一把拉起他那副骷髅架子来,大声的质问他:凭什么?凭什么你就能夺去这几位好汉的性命?凭什么你就能让许多知名或不知名的祖先,心甘情愿的去为你殉葬?

    然而,文化就是文化,要去殉葬的好汉,尽管是那样的恐惧,尽管是无比的慌乱,但他只能接受这样残酷的命运,甚至可能还会将这样的死亡,看做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;文化呀,你这杀人不见血的文化!

    有人说,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,是为咱们的一个伟人先期进行的人殉;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,又是为一个没落的伟人进行的人殉;我不相信,你大概也是不会相信的,但我们的文化里,一直就有这样残酷的期待或者叫不散的阴魂。如果真是这样,我宁愿我们没有文化,宁愿我们的祖先和地震后的亡灵,就这样如低级动物一样,在没有任何文化背景的世界上,平安一生足矣!可偏偏就有这样的文化,尽管早已经被弃置一旁,却在合适的时空当中,一次次的借尸还魂。悲哀呀,我们这些泥沙俱下的文化,你何时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净化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23.     于酒泉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