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匪风  

2009-07-06 21:36:03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匪风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匪风发兮!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风呀,刮得呼呼响!)

匪车偈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车呀,跑得飞一样!)

顾瞻周道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回头把那大路望,)

中心怛兮!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心里好悲伤!)

 

匪风飘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风呀,嗖嗖的打回旋!)

匪车嘌兮!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车呀,哐哐的簸又颠!)

顾瞻周道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回头把那大路望,)

中心吊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心里好哀怨!)

 

谁能亨鱼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一个打算去烹鱼?)

溉之釜XUN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把大小的锅洗洗干净。)

谁将西归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一个打算往西去?)

怀之好音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就托他带个平安音信。)

 

(1)王引之:“言彼风之动,发发然。彼车之驱,偈偈然。”

(2)马瑞辰:“周之言多周(多周合为一字)。《广雅》:‘多周,大也。’

    周道又为通道,亦大道也。凡诗周道,皆谓大路。”

(3)毛亨:“怛,伤也。”

(4)朱熹:“嘌,漂摇不安之貌。”

(5)毛亨:“溉,涤也。”

    (XUN字,上为“僭”字右上部,下为“隔”字的右半部组成,即锅。)

    马瑞辰:“按无足曰釜。《说文》:‘XUN,大釜也。’《韵会》引《说文》

    作土釜。......《说文》鬲牛(合为一字)字注:‘秦名士鬲甫(合为一字)

    曰鬲牛(合为一字),读若过。’案鬲牛,即今俗所称锅也。”

(6)余冠英:“怀,遗也,送给也。......如有人西归,我就请他向家里送

    个消息。”

 

偈(JIE)洁    怛(DA)达    嘌(PIAO)漂    亨(PENG)烹    溉(GAI)丐

釜(FU)斧     上僭(右上部)+鬲(XUN)寻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桧风》。一开始,诗歌就给出了一个如电影所描述的镜头,风起尘扬,车马疾驰;车上的游子回头看着身后的大道,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故乡,不由得就悲伤起来;深感有家归不得的阵阵忧伤,使我们的主人公,在停住急行的脚步,歇脚做饭的空当里,就希望有一个西归的人,可以托他带一个平安的口信给故乡的亲人。《毛诗正义》这样说:“《匪风》,思周道也。国小政乱,忧及祸难,而思周道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匪风》这首诗,是写人们思念周朝之正道的。国家弱小,政治混乱,叫明白的君子忧虑,国家即将遭逢祸难,所以怀念清明的周道。

    周朝究竟有怎样的魅力,叫咱的孔老夫子,对其竟然有这样深厚的感情;早期的周王朝,在创建之初,毫无疑问是战火频仍,老百姓因此而流离失所,因此而饿殍遍野,我相信与其他朝代绝无二致。由于长期的战乱给老百姓带来的痛苦,已经无以复加,周王朝自然会如后来的许多朝代所做的那样,统治者会以一种比较清明的政治模式,让它的子民休养生息;会制定和推行一种比较有利于百姓生存的行政管理方式,让治下的老百姓歇一口气;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,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固有的矛盾,说穿了还是人性固有的贪欲,就会使统治者重新步入贪腐的轨道。周王朝或许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,好政策保持了一段较长的时间,老百姓因此而过了较长一段时间的好日子也未可知;这样,咱的孔老夫子如此迷恋周王朝的情结,也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,毛公对这首诗的解读也就得到了理论上的依据。

    咱们当今所处的时代,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建立之初的共和国,百废待兴,一段时间的建设以后,国家和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明显改善,来自于国家外部的威胁,以及来自统治者内部的种种痼疾,再一次暴露无遗;为了巩固和强化新生的政权,统治者自然要紧忙着对外收紧篱笆,对内清洗异己;这样,我们就只好勒紧裤腰带,让卫星上天,让原子弹爆炸,就只好看着一个又一个开国元勋,成为政治的牺牲品,含冤而去;事情发展到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以后,老邓终于横空出世,力挽狂澜,让政治重新回到为老百姓谋幸福的轨道上来;改革与开放,仅仅十来二十年功夫,我们炎黄子孙就以前所未有的高度,优雅的重返世界优秀民族之林的行列;然而,饱暖思淫欲,一些只有在饱暖之后才会有的沉渣再次泛起,贪污腐败,仗势欺人,中饱私囊,欺上瞒下,贫富分化,人性沉沦......等等的丑陋,尽管高举着“以人为本”理念的大纛,还是不可避免的重现江湖,让作为老百姓的我们,在深恶痛绝之余,无可奈何。

    又说远了。我怎么也和毛公一样,生拉硬拽的胡言乱语起来?还是回到《匪风》的情境中来吧,我们所能影响和左右的,不就是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吗?既然不能兼济天下,那就还是独善其身吧;一个人不能做到完全的修齐治平,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如果能够达到修齐的标准,我们的这一生也就没什么好遗憾了,不是吗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27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4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