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下泉  

2009-07-09 22:51:1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下泉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译文:

冽彼下泉,(1)          (那冰冷的泉水向下淌,)

浸彼苞稂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(冻得簇簇莠草难生长。)

忾我寤叹,(3)          (唉,醒来我不由得叹息,)

念彼周京。(4)          (把周王的京城来怀想。)

 

冽彼下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冰冷的泉水向下淌,)

浸彼苞萧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(冻得簇簇蒿草难生长。)

忾我寤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唉,醒来我不由得叹息,)

念彼京周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(把都城的周王来怀想。)

 

冽彼下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冰冷的泉水向下淌,)

浸彼苞蓍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(冻得簇簇蓍草难生长。)

忾我寤叹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唉,醒来我不由得叹息,)

念彼京师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 (把周王的德政来怀想。)

 

芃芃黍苗,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(蓬蓬勃勃成长的黍苗,)

阴雨膏之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(上天的雨水来把它浇。)

四国有王,(11)          (四方的诸侯都来朝拜,)

郇伯劳之。(12)          (都是郇伯接待与慰劳。)

 

(1)严粲:“洌旁三点者,从水也,清也,洁也。旁两点者,从冰也,

    寒也。”

(2)朱熹:“苞,草丛生也。稂,童梁,莠属也。”

(3)郑玄:“忾,叹息之意,寤,觉。”

(4)朱熹:“周京,天子所居也。”

    王应麟:“董氏曰,春秋所书京师,则洛邑也。”

(5)毛亨:“萧,蒿也。”

(6)朱熹:“京周,犹周京也。”

(7)朱熹:“蓍,筮草也。”

(8)朱熹:“京师,犹京周也。”

(9)毛亨:“芃芃,美貌。”

(10)孔颖达:“由上天以阴雨膏泽之也。”

(11)郑玄:“有王,谓朝聘于天子也。”

(12)毛亨:“郇伯,郇侯也。”

     郑玄:“郇侯,文王之子,为州伯,有治诸侯之功。”

     王应麟:“春秋释地曰解县西北有郇城。”(今山西临猗附近)

 

冽(LIE)列    稂(LANG)郎    忾(XI)戏    蓍(SHI)尸

芃(PENG)蓬    郇(XUN)荀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曹风》。周王朝在建立之初,确实有其独到之处,作为一国之首的周天子,毫无疑问是圣明的;而活跃在他周围的一些大臣和他的儿子们,作为他的左膀右臂,也有着不俗的表现;他们的共同努力,使治下的子民安居乐业,以至于其后的老百姓不时能想起他们的德政。本诗中的曹国国民就因此而痛恶他们的统治者的暴虐,怀念以前的明王贤伯如郇侯等人。“《下泉》,思治也。曹人疾共公侵刻下民,不得其所,忧而思明王贤伯也。”《毛诗正义》如是说。意思是:《下泉》这首诗,是写怀念清明政治的诗。曹国的人民痛恨共公苛刻剥削老百姓,使人民流离失所,忧虑而怀念那些圣明的国王和贤达的侯伯。

    文化这玩意总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,我们很早以前的老祖先,好像就已经形成了这样一种思维定势,不管统治者是如何的暴虐残酷,老百姓都是一个“忍”字当头,大不了也只是用一些极为隐晦的方式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,诗中的曹国人民就是如此,后来历朝历代的子民,只要还能忍受,无不以这种消极的方式来对待统治者的暴政。曹国人怀念郇伯;汉朝人怀念“文景之治”、“汉武霸业”和“光武中兴”;唐朝人也总是只记得“贞观之治”以及“安史之乱”以前的“开元盛世”;宋朝不错,却也树立了一个包拯包大人这样的清廉之典型,把公平公正寄托在个别人身上;元朝没办法说,本来就是人家蒙古人的统治,不到两百年的统治过程中,咱汉族人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社会地位,也就一直忍受着不敢吭声;到了明朝,朱元璋制定了一套《大明律》,是有点严苛,但那多是针对官员的,对咱百姓还是有不少的好处,就这还是有了一个海瑞;清朝是满族人在统治,满族人就比蒙古人聪明,不但在统治模式上世袭了明朝的格式,而且在文化上也很快完成了大面积的“汉化”,从而也就成就了“康乾盛世”,这个朝代离我们很近,前一段时间的“辫子戏”中,我们又推出了纪晓岚、刘墉等等一些汉人精英,在屏幕上无限制的意淫,以为这样一来,就会抹杀了被少数民族统治的伤疤,以为看到纪、刘一类的嬉笑怒骂,玩弄皇上、权臣于股掌之间,就可以为汉族人出一口气了,殊不知,清朝的历史根本就是人家的历史,纪、刘等人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,怎么可能有大的作为?蒋家王朝,我们看到的、听到的都是其阴暗的一面,许多东西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还没有曝光,还没有给予正确的评价,我们就不去说他了吧;当今的社会,虽说不上是咱们有史以来最清明的时期,但至少也不是最糟糕的阶段,我们可以表示不满,但你还不用特别的忍耐也是不争的事实。那么,咱还是继承老祖先的光荣传统,忍字头上一把刀,且将这还算不错的日子过下去就是;你要知道,不到万不得已,是没有人去造反的,毕竟造反也是有代价的,而且是血淋淋的代价,多少次的朝代更迭,已经用苦涩的现实证明过了;这是我们文化的精华所在,小视不得!

    我痛恨这样的文化。作为社会成员的每一个人,不去参与制定一整套社会的规范和法律,也不去遵守已经制定出的规范和法律,只是用几千年来约定俗成的道德准绳,来约束每一个人的行动,未免单薄;关键时刻,只要动了自己的奶酪,我们马上就会换一个标准来要求自己,而只要与自己无关,则往往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信口开河的对别人说三道四。现代社会,早已经不是明君与贤臣就可以创造盛世的时代了,我们必须依靠共同的规范和普适的法律,必须依靠对规范和法律的遵守,才会有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时代。

    据说,西方国家的法律体系,经过几百年的不断健全和完善,已经可以说是汗牛充栋,我们国家的呢?离健全恐怕还有较大的差距,不努力怎么能行?何况我们的法律经常被人家指摘,又被自己人说成皮条,执行的严肃性和准确性还需要大幅度的提高。路还长,借用孙文先生的一句话来说就是: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28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4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