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九罭  

2009-06-29 09:50:13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九罭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九罭之鱼,鳟鲂。(1)         (密网网住的,有鳟和鲂。)  

我觏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瞥见的那人儿,)

衮衣绣裳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画龙的上衣绣彩的裳。)

 

鸿飞遵渚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鸿雁顺着那水洲飞,)

公归无所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爷难道是没处归?)

于女信处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你这里住两天是为谁。)

 

鸿飞遵陆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鸿雁顺着那陆地飞,)

公归不复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爷这一去不再回,)

于女信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你这里住两天是恋谁。)

 

是以有衮衣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藏起他画龙的上衣!)

无以我公归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不要让我们的公爷回去!)

无使我心悲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也别叫我心里伤悲!)

 

(1)毛亨:“九罭,......小鱼之网也 。”

(2)毛亨:“衮衣,卷龙也。”

    孔颖达:“画龙于衣谓之衮,故云衮衣卷龙。”

(3)方玉润:“夫鸿飞在天乃其常,然时而遵渚、遵陆,特其暂耳。公今还朝

    以相天子,岂无所乎?殆不复东来矣!其所以迟迟不忍去者,特为女东人

    作信宿留也。公于东人如此其诚,东人于公,当更何如夫?是以想我东人

    之得觏此衮衣也,我东人之大幸也,然则何策而使朝廷无以我公西归乎?

    我东人庶得长睹冠裳,不至临歧而心悲耳。”

(4)孔颖达:“故于汝东方信宿而处耳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再宿曰信。”

 

罭(YU)域    鳟(ZUN)尊    女(RU)汝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豳风》。这一篇理解起来比较困难,又是渔网,又是鱼,又是鸿雁,又是衮衣,是挺麻烦的。好在我有人家的翻译作蓝本,又可以查看一下《毛诗正义》,毛公这样说:“《九罭》,美周公也。周大夫刺朝廷之不知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九罭》这首诗,是赞美周公的。周王朝的大夫们讽刺朝廷不够聪明和智慧。对此,我也只能相信,因为我也没法弄得明白,这首诗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 其实诗中并没有出现过周公,一个“公”字,代表的是不是周公,并没有确凿的证据;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,只好权且相信前人的说法了。周公,是一个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,周公旦,姓姬,名旦,亦称叔旦,周代第一位周公。西周时期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思想家、教育家,被尊为“元圣”,儒学先驱。周文王的第四子,周武王的同母弟。因采邑在周,称为周公。武王死后,其子成王年幼,由他摄政当国。武王死后又平定“三监”叛乱,大行封建,营建东都,制礼作乐,还政成王,在巩固和发展周王朝的统治上起了关键性的作用,对中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周公在当时不仅是卓越的政治家、军事家,而且还是个多才多艺的诗人、学者。其兄弟管叔、蔡叔和霍叔等人勾结商纣子武庚和徐、奄等东方夷族反叛。他奉命出师,三年后平叛,并将势力扩展至海。后建成周洛邑,作为东都。相传他制礼作乐,建立典章制度。其言论见于《尚书》诸篇,被尊为儒学奠基人,孔子最崇敬的古代圣人,《论语》中子曰:“甚矣吾衰也!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。”周公之崇高地位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 周公旦是周武王姬发(?~公元前1043年)的母弟。他在周灭商之战中,“常左翼武王,用事居多。”灭商2年后,武王病死,其子成王年幼,由周公摄政。武王的另外两个弟弟管叔和蔡叔心中不服。他们散布流言蜚语,说周公有野心,有可能谋害成王,篡夺王位。周公闻言,便对太公望和召公奭说:“我所以不顾个人得失而承担摄政重任,是怕天下不稳。如果江山变乱,生民涂炭,我怎么能对得起列祖列宗,和武王对我的重托呢?”周公旦又对将要袭其爵,而到鲁国封地居住的儿子伯禽说:“我是文王之子、武王之弟、成王之叔父,论身份地位,在国中是很高的了。但是我时刻注意勤奋俭朴,谦诚待士,唯恐失去天下的贤人。你到鲁国去,千万不要骄狂无忌。”。 相传他推行井田,制礼作乐,建章立制,主张“明德慎罚”。其言论见《尚书》等篇。从中又可看出,周公的确是一个高尚、自律、忠诚、爱民的典范。

    对于这样的人,人民当然会非常的爱戴,当然要藏起他画龙的衮衣,以求得他在自家的地盘上多住两天。都说“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”,信哉斯言!

    然而,几千年过去,当今之世,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?咱政府的那些“公爷们”,有资格被“藏起他画龙的衮衣”吗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29.     于酒泉


  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