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樛木  

2009-06-30 11:48:11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樛木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南有樛木,(1)           (南山有棵弯弯的树,)

葛藟累之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 (野葡萄藤儿缠着它。)

乐只君子,(3)           (快乐幸福的人儿呀,)

福履绥之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(福禄平安都降给他。)

 

南有樛木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南山有棵弯弯的树,)

葛藟荒之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 (野葡萄藤儿遮住它。)

乐只君子 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快乐幸福的人儿呀,)

福履将之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(福禄平安都添给他。)

 

南有樛木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南山有棵弯弯的树,)

葛藟萦之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(野葡萄藤儿绕着它。)

乐只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快乐幸福的人儿呀,)

福履成之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(福禄平安都成就他。) 

 

(1)朱熹:“南,南山也。木下曲曰樛。”

(2)马瑞辰:“窃疑葛藟为藟之别名,以其似葛,故称葛藟。......此诗疏引

    陆玑云:‘藟,一名巨苽,似燕奥(上加草头)。《易释文》引草木疏作

    葛藟,一名巨荒。以葛藟二字连读。......’宋开宝《本草》注云:‘蘡奥

    是山葡萄。’则葛藟,盖亦野葡萄之类。”

(3)陈奂:“只,词也。......凡只,或在句中,或在句末,皆谓语词。”

(4)毛亨:“履,禄。绥,安也。”

    马瑞辰:“《释诂》:‘履,禄同训。’《大雅》:‘天被尔禄’《传》

    :‘禄,福也。’是福与禄,对文则异,散文则通。”

(5)毛亨:“荒,奄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奄与掩通。”

(6)毛亨:“将,大也。”

(7)朱熹:“萦,旋也。”

(8)毛亨:“成,就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《尔雅》:‘就,成也。’成就二字互训。......凡成皆有义也。”

 

樛(JIU)鸠    藟(LEI)垒    累(LEI)雷    乐(LUO)洛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周南》。是一首祝福诗歌,和我们现在于网上说的那些祝福短信息没有什么二致;作者对被祝福的人唱着,说你就像那南山上的樛木,被葛藟“累之”、“荒之”、“萦之”一样,“福履”一定会对你这样的“乐只君子”“绥之”、“将之”、“成之”,不应该会有什么更深刻的含义。那么,《毛诗正义》会怎么说呢?“《樛木》,后妃逮下也。言能逮下而无嫉妒之心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樛木》这首诗,是说后妃之间要和谐相处。若互相之间可以和谐,就不会有嫉妒的心态。毛公的高明之处也就在这里,他总能在字里行间引申出诗作者所要表达的言外之意,高明!

    你想想,如果把“乐只君子”看作是周天子或某国国王,再将他们比作是南山樛木,那缠绕其上的、众多的葛藟就可以被看做是后妃们的代表。“葛藟”若能和平相处,互相无嫉妒之心,不计较名分,也不强出头,只是依赖着“樛木”,攀附在“樛木”之上,不争强好胜,可不是这棵“樛木”的福气是什么?从这个角度来看,毛公的引申之义,也就有了一些道理。但再细想一下,我们就会发现,能唱出这首诗歌的原创作者,当然要有一定的水平,但不管怎么说,《诗经》中的许多篇什,尤其是《国风》所收集的诗歌,基本都是出自于民间,流传于民间;而民间当然会有不少的能人,原创几首如此水平的诗歌,肯定也不是什么难事;那些远离朝廷、远离周天子和诸侯国王的民间诗人,终其一生也不大可能见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,最可能的歌颂对象和祝福对象,应该就是他身边的熟人,而不可能是遥远的天子或国王。当然,你要强行将这些诗歌往天子和国王的头上戴,不但后学者不会有异议,就是我这样牛性子的人,也会打两句哈哈以后束之高阁。何况,中国的文字大多都有这样的功能,似是而非,似非而是,许多文字的含义,都没有划定特别的范围;也就是说,你怎么样去解释都不会有大错,而如果你有意要让被奉承的对象听起来舒服,并从中渔利,就更可以聪明而灵活的使用你的解释权了。我无能,也无意去阿谀奉承那些“肉食者”,但我也没有权利和义务,干涉人家去阿谀奉承;要知道,阿谀奉承的背后,一直都有着巨大的好处和利益,你想断人家的仕进之路和发财之路,这绝对是自取其辱,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    我所关心的是,咱也算是一棵不错的歪脖子树了,咋就没有“葛藟”来“累之”、“荒之”、“萦之”,也好让“福履”来“绥之”、“将之”、“成之”一番呢?而当今的法律还明确的规定了,一棵歪脖子树只允许有一根“葛藟”相配,否则就是违法云云。跟咱的老祖先,一把茶壶最起码要配四个以上的茶杯比起来,这TM就是不公平嘛!

    悄悄的告诉你,可不敢让我老婆知道,俺一直有......娶三房姨太太颐养天年的宏伟蓝图,酝酿了许多年没敢实施,主要原因是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聪明,简直就是贼精;占有欲还一个比一个强烈,简直就是魔鬼......,怎么会这样呢?都是因为不好好读《樛木》的缘故。如果女士们认真的读了《樛木》,全面的理解了《樛木》,且能在以后的生活中付诸实施,我的宏伟蓝图不就有了实现的可能了吗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30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 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0)| 评论(3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