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卷耳  

2009-06-14 21:09:32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卷耳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采采卷耳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采呀采那卷耳菜,)

不盈顷筐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还没采满簸箕筐。)

嗟我怀人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唉,我想着那个人儿呀,)

置彼周行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把筐子放在大路旁。)

 

陟彼崔嵬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想他登上那崔嵬的山岗,)

我马虺隤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那马儿因病无法往上。)

我姑酌彼金罍,(6)          (我且斟上它一壶儿吧,)

维以不永伤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只有这样才不会思想。)

 

陟彼高冈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想他登上那高高的山冈,)

我马玄黄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马儿已经累的受伤。)

我姑酌彼兕觥,(9)          (我且喝上它一杯儿吧,)

维以不永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只有这样才不会悲怆。)

 

陟彼砠兮,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登上那边的石山了,)

我马瘏兮,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的马儿病的踉踉跄跄,)

我仆痡兮,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仆人也有了病,)

云何吁矣!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这样的忧愁给谁讲!)

 

(1)朱熹:“采采,非一采也。卷耳,(上台下木)耳。叶如鼠耳,丛生如盘。”

(2)毛亨:“顷筐,畚属。易盈之器也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顷,欹也。筐,竹器。”

(3)朱熹:“置,舍也。周行,大道也。”

(4)毛亨:“陟,升也。”

    姚际恒:“按《说文》:‘崔,大高也。嵬,高不平也。’只言其高,于

    义为当。”

(5)朱熹:“虺隤,马罴不能升高之病。”

(6)陈奂:“姑者,词之且也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罍,酒器。刻为云雷之象,以黄金饰之。”

(7)陈奂:“维,辞也。维与惟通。凡全诗多用维字为发声者,仿此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永,长也。”

(8)陈奂:“《尔雅.释诂》:‘痡、瘏、虺、穨、玄、黄,病也。”

(9)朱熹:“兕,野牛。一角,青色,重千斤。觥,爵也。以兕角为爵也。”

(10)毛亨:“石山戴土曰砠。”

(11)朱熹“瘏,马病不能进也。”

(12)朱熹:“痡,人病不能行也。”

(13)陈奂:“吁当为盱。......盱,忧。《释诂》文,盱者,忬之假借字。

     《说文》:‘忬,忧也。’......云为语辞。”

 

置(ZHI)志    行(HANG)杭    嵬(WEI)危    虺(HUI)毁

隤(TUI)颓    罍(LEI)累     兕(SI)四     觥(GONG)肱

砠(JU)居     瘏(TU)徒      痡(PU)铺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周南》。是写一对有情男女,相互别离后的思念之情,首章以女子的口吻,借采卷耳时,将筐子放置大路一旁,写其对征夫的怀念;剩余三章换了一个角度,专写征夫在出征途中的旅途劳瘁以及其无法开解的心情,只好饮酒以遣愁,然而,“借酒浇愁愁更愁”,多如牛毛的愁绪怎么也无法排遣。毛公他老人家在《毛诗正义》里却是这样说的:“《卷耳》,后妃之志也。又当辅佐君子,求贤审宫,知臣下之勤劳,内有进贤之志,而无险(左言右皮)私谒之心,朝夕思念,至于忧勤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卷耳》这首诗,是描写后妃的志向的。后妃就应当辅佐帮助夫君,追求贤德,管理后宫及家庭事务,能够体谅臣下的辛劳,对内有纳贤的志向,但不能心存阴险狡诈、私相往来的杂念,对丈夫朝夕思念,以达到使丈夫无后顾之忧的目的。说的不是没道理,但干嘛一定要把它上升到国王以及后妃的高度?

    没错,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夫妻之间还是有分工的,自古如此。无论从生理角度还是从心理以及学识方面的优势来看,男子一般都是对外交往和进行重体力劳动的不二人选;女子呢,生来就是在做家务,家庭内部事务管理,养儿育女方面有优势,这样,我就不得不再一次得罪我的女网友了,再一次提出让女士们回归家庭这个话题,尽管有许多人不认同我的这个看法,用举不胜举的例子来告诉我,吕雉、武则天如何如何,谢道韫、李清照如何如何,秋瑾、吴仪、宋氏三姐妹如何如何,伊丽莎白、撒切尔、默克尔、赖斯、希拉里如何如何......但你没看出来吗?就算是你把全世界,有史以来所有的优秀女士都加起来,也不过尔尔。你还有什么话说?自从进入男权社会以来,几千年都是这样一个固有的轨道,你想在男人沿袭了许多年的领域内站住脚,那这些男人们怎么办?他们又去干什么?

    我承认,不是所有男人都是优秀的,大部分男人可能还达不到部分女士的智商,甚至可以说一部分男人简直就是垃圾;像我,你要是让我跟青海省长宋秀岩一类的女士比起来,那就是放两个我也不是人家的个儿;但从总体上看,男人毕竟在外部社会里摸爬滚打了几千年,他所接受的观念以及教育,都是如何与外部社会相处有关的内容,他们还是有他们明显的优势,你不能不承认。男女分工,没什么不好,大样是这样,具体情况具体对待,到了每个家庭,那又得另当别论。

    颤颤兢兢,写完了这一段,哪天贴呢?担心女士们气得花枝乱颤以后,找不着砖头,所以等会去百度一下,弄几块备着,贴在最前面。小心哦,别闪着了您的手腕子,更不敢气坏您的肺叶子哦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6.05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9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