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采蘩  

2009-07-01 11:19:2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采蘩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于以采蘩?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去哪儿采白蒿呢?)

于沼于沚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池边,在塘旁。)

于以用之?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哪儿去用它呢?)

公侯之事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公侯的祭祀仪式上。)

 

于以采蘩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去哪儿采白蒿呢?)

于涧之中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那山涧的溪水旁。)

于以用之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哪儿去用它呢?)

公侯之宫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公侯宗庙的仪式上。)

 

被之僮僮,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她打扮得多么漂亮,)

夙夜在公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从早到晚助祭在仪式上。)

被之祁祁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她打扮得多么端庄,)

薄言还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回家时也匆匆忙忙。)

 

(1)孔颖达:“往何处采此蘩菜乎?于沼池、于沚于渚之旁采之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蘩,......今白蒿。”

(2)毛亨:“沼、池、沚、渚也。”

(3)孔颖达:“往何处用之乎?”

(4)毛亨:“之事,祭事也。”

(5)毛亨:“山夹水曰涧。”

(6)毛亨:“宫,庙也。”

(7)毛亨:“被,首饰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古僮、童通。《射义》注,引《诗》被之童童。《广雅》:

    ‘童童,盛也。’此三家诗义。童童为首饰盛,祁祁亦当为首饰盛。”

(8)毛亨:“夙,早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公,读如《论语》祭于公之公。在公,正行助祭之礼。”

 

僮(TONG)同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召南》。这首诗写一个女子在祭祀活动中的工作和表现。蘩,按陈奂的说法,就是今天的白蒿,白蒿是一种什么样的草?是不是我家乡的毛驴们喜欢啃得那一种?或者就是同科同属同家族的也未可知;记得那玩意有比较大的味道,而味道更大的是一种被叫做艾蒿的植物,艾蒿晒干了再将它捶绵,会成为一团絮状物,捻成锥形,放在人体的某一个穴位之后,将其引燃,它会慢慢的向下燃烧;这个燃烧的过程,有较高的温度作用于人体,可以治病,尤其是新生儿惊悸或是抽风,似乎有药到病除的功效。期间,一缕淡淡的轻烟向上袅袅升起,并带有一股浓浓的药草味道,这应该就是在中医里面称为“灸”的疗法吧。

    记得我小时候,村上没有大夫,赤脚医生好像也是后来的事情,而女人们的生产能力,并不因为生活的艰难而有所收敛,这样,早已经过了80岁的王老太太,凭着一手不知从哪里学来的、很好的“灸”法,义不容辞的成为村上唯一的、也是卓有成效的小儿科大夫,常年奔走在有新生儿出生的家庭里。当年月子中的我,一定也有过一些小毛小病,虽然我说什么也不可能记得,但这个后来叫我长时间感到非常神秘的老太太,没准也在我身上留下过她那神秘的气息。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,有时候睡不着,我偶然也会这样想:夜深时分(新生儿好像比较喜欢在这时候发病)......,烧得滚烫的我,在炕的一角吐着白沫,眼看就要翻白眼了,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太太,扭动着颤巍巍的腰肢,捯饬着一双小脚,如一根飘然而至的救命稻草,驾临黑黢黢的月子房,从容不迫的拽过她的全部家当——一个脏兮兮的小包袱,从里面掏出一把艾蒿,慢悠悠的捻起来;不一会,我的小小身体上,就冉冉升起一缕缕的青烟;而在艾蒿即将燃尽的一刹那,随着因为高温使我产生的一下抽动,那个老太太迅疾的出手,以你几乎看不清的速度,以她这个年纪叫人难以置信的利索,将艾蒿燃烧后的灰烬抓起,扔到了地上。一番艾灸之后,我的睡眠和呼吸,已经慢慢的平复下来,体温也随之恢复正常;望着起死回生的我,母亲如释重负,或者从锁着的箱子里拿出几张毛票,或者从门后的缸里拿出几个大馒头,塞进老太太的包袱中。趁着月色,那个如幽灵一样神秘的老人家,在此起彼伏的犬吠声中,依旧的飘然而去......

    艾蒿的烟雾,是我儿时的一个深刻记忆;艾蒿的味道,现在还在我的鼻翼间缭绕。而我们的祖先在祭祀仪式上,是不是也是利用了蒿草可以产生较多烟雾、可以发出较浓味道、可以制造神秘气氛的这个特长,所以在仪式之前,就指派女人们进行采集,在仪式之中,又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女人们助祭,并大量使用其制造气氛的呢?我不敢确定,但我想肯定会与之有关。祭祀,自古以来就是非常神秘的一件事情,早些年,我记得这是男人们的专利,女人一般不会有这样的待遇,没想到古人能有如此宽阔的胸怀。看来,我们的老祖先,也并不是一味的男权主义者,当今的女士们,完全可以以此为据,去争取自己在所有领域,包括在祭祀领域中的天赋人权;我作为你们的朋友,当然是举双手赞成,并预祝各位女权主义至上的新潮女性马到功成!

    不能忘了,我手头有一本《十三经注疏》,咱们还是要看看《毛诗正义》中,毛公他老人家会怎么说。“《采蘩》,夫人不失职也。夫人可以奉祭祀,则不失职矣,”意思是说:《采蘩》这首诗,是写夫人不可失职的。夫人(毛公眼中的夫人,应该还是王公贵族的夫人,至少也应该是一家之主的夫人)可以参与祭祀,奉敬祖先以及神灵,这样就可以说没有失职了。没错,可以这样说,但诗中纯用白描手法,就是写了一下祭祀仪式上,女人们所做的事情和她们的风姿绰约,有这层意思吗?或许有;毕竟,诗歌是可以引申的,中国人的诗歌尤其如此。那就展开你想象的翅膀吧,让女人们成为“主祭”而不是“助祭”,我也没意见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01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3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