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热”的断想  

2009-07-25 18:19:15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与“热”有关的诗句断想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  

    看到这个题目,你一定以为我要埋怨天气了,不,咱今天还就没打算说时下最流行的这一个“热”字。昨晚,天气预报画出了一个挺大的雨带,咱这里一如既往的在雨带之外,让我这个身在西北,习惯了干旱和风沙的粗野汉子,不由得在心底又骂了一声娘。骂娘归骂娘,这觉还是得睡不是;摇着扇子把自己摇入梦乡,一夜做了些什么七七八八的梦,醒来以后立刻就忘了个一干二净;但打眼往窗外一望,嘿,不错嘛,老天爷如此给面子,竟然把许多天以来的炎热,一股脑遮掩在厚厚的云层背后。

    好天气,一个字:爽!起床,洗漱,吃早点,下楼。先走一步的妻子,在楼下用稍微有一点夸张的叫声告诉我:下雨了!等我急忙推开楼口门,眼前的水泥地上,果然就有湿润的痕迹,开始稀稀拉拉、星星点点的上演。连续多天的暴晒,小区的地面似乎还有着太阳的余温在,雨滴落在上面,尚没有绽开其美丽的身形,就马上干裂成一点淡淡的印记,并在几秒钟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往前走了几步,抬头看天,不轻不重的云层,仿佛已经絮匀了的棉袄套子,无边无际的铺开来,摆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劲头,让我的心里有了无限的期待。而这时候,一群燕子也来凑热闹,展开盛装女性一般的身段,在云层的下面时而俯冲,时而盘旋,时而窜上被云层压低了的天空,时而又划过拔地而起的楼头,那一副矫健的身姿,简直就是一块吸铁石,叫你不得不追随它的优美弧线忽上忽下,将自己完全沉浸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。而身边浓绿着的花草与树木,使习惯了在文字中找寻心情的我,眼前突然就有了“微雨燕双飞”的跳脱景致,并在一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面前缓缓展开;然而可恨的是这越来越不够用的脑子,在经过了好长时间的一番苦思之后,竟然还是没有想起“微雨燕双飞”的前一句,便有一点点的落寞和痛苦的皱了皱眉头。无奈,在经过长时间的权衡与商量之后,上楼拿了伞,与妻同去小区附近的市场上买西瓜。西瓜够便宜,竟然已经跌破了三毛钱一斤的价位,这自然会让我们喜上眉梢,但不知辛辛苦苦的瓜农又作何想?好在俺早已经不是一个农民了,所有的这一切,基本与俺无关;痛苦在别人身上,那是别人的事情,用得着我去瞎操心吗?

    回头的路上,小区前一片绿地的旁边,一个瘦削的有些忧郁的女人,打着一把伞,没有什么表情的伫立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小雨中,叫我不由得心生疑窦。雨中的人,一般都是放开了脚步,朝着家的方向赶去,这一位怎么了?没等我踅摸出一个合理的答案,脑子中却有灵光那么一闪,一下子就跳出了那诗的前一句——“落花人独立”,是的,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,多好的景致,多美的诗句,古人究竟有着怎样的一双眼睛?有着怎样的一种闲适?怎么就会吟出如此美妙的诗句?几几乎就写尽了我此时此刻的所有感觉,任凭我等用怎样的努力去锻词炼句,也没有可能再次达到这样的高度,只好去东施效颦,炒一些“人独立花落,燕双飞雨微”的剩饭聊以自慰,而要想赶上古人的这一高度,此生恐怕不可能了,就算是放下了我们早已经不用走路的胳膊,前后腿并用的又蹬又刨,也只好望尘莫及。也罢!感叹归感叹,不如且不如去吧,生活毕竟不是以文字为主体的,毕竟是要用汗水和聪明才智才可以搭建起来的一座高楼,咱还是驮了这一袋子的西瓜,回家享用去吧。想到这里,咱这懊丧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,重拾前一阵子满满的信心,并在到家的第一时间打开了电脑,写下了以上的文字。

    文字还未成形收束起来,抬头瞥一眼窗外,淡淡的阳光却已经穿透云层,打发了今天的先遣部队,来骚扰多日以来难得的凉爽;尽管此刻从屋子里穿堂而过的风,还有着微雨以后的惬意,但即将复出的闷热,已经在风后慢慢蓄积,迅速蚕食掉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的意境;炎热气势不绝如缕,仿佛玩足了噱头的一个明星,即将再次隆重登场,使我不由得想起昨晚深夜的汗流浃背,在梦中还摇着扇子的情景,以及睡梦中还在不停念叨着的“赤日炎炎似火烧,公子王孙把扇摇”的诗句。

    在我的印象中,这首诗一直都以对旧社会的不满和愤懑,还有一点点的羡慕和嫉妒,出现在我小时候的学习过程中;而今,我们虽然肯定不是什么王孙公子,但竟然也如王孙公子一样的摇着扇,甚至享受着王孙公子也不曾享受过的空调冷气,你说咱这样子,是不是也有点王孙公子的架势呢?抑或,咱现在都已经幸运的退化成那些个不劳而获的王孙公子了呢?当年,咱们伟大的党领导着咱们,抛头颅,洒热血,建立起了一个如此崭新的新中国,可不是打算要把我们都变成那些个王孙公子的;我们有着远大而宏伟的理想,是要时刻准备着,去解放那些还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劳苦大众的呀,然而现在......,那些还在水深火热中,备受煎熬的劳苦大众,有不少人,生活水平竟然远在你我之上,有不少人,竟然早于我们好多年以前,就已经享受着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现代生活,幸福的叫我们一度连想想都不敢,更不要说是去跟人家攀比了。一个在人家面前自愧不如的人,怎么会有勇气、有信心去解放人家?怎么会做着如此不可思议的梦想呢?而当梦醒之后,又有谁会死抱着陈旧的理想不愿撒手呢?

   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热衷于政治的人,甚至可以说,我总是对政治抱有一点愤恨的敬而远之;但我们的身边,总是有那么一些人,时刻将政治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。政治真的那么重要吗?我看未必;欧美的人们,不是不讲政治,但人家总是把政治放在民生的后面,也就是说,人家是在提高了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以后,才去贩卖自己的政治理论,而且不会将自己的理念强加于任何人的观念之上;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就不同了,总是一厢情愿的要将自己信服的政治理论,灌输进其他人的脑海当中,还美其名曰“统一思想”。什么是统一思想?为什么要统一思想?思想是可以统一的吗?都是一个思想,那我还要我的这颗脑袋来干什么?既然我连脑袋都是多余的,那我跟一堆行尸走肉有何区别?我不想做行尸走肉,那我就得自己去思想,那我就会有自己的想法;我做什么,与法律和人类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有关,我的行为不可能超越于法律和道德底线之上;但我的思想只与我自己有关,你可以影响,但绝不能干预,或者是准备进行无休无止的强暴。“我思故我在”,没错,一个人活着,没有自己的思想,那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?

    半阴不晴的天空,再次布满匀称的云块,欲雨未雨的样子,实在叫人有一点焦躁;绿地的管理人员,大概也是等不及这一场雨了,干脆打开了喷淋头,一场人造的雨雾,哄得楼前楼后的植物,呈现出一派郁郁葱葱的景象;可我不是植物,不会因为雨只有水这一种表现形式,就会相信所有的水便一定是雨的逆推断,我会调动我的所有感觉器官,调动我所有的知识积累,去做出最有利于我,之后才是有利于亲人、有利于朋友、有利於交际范围内的人们的选择,最后才会是有利于世界大众、宇宙众生。我承认,利己与利他之间互相并不矛盾,但利己与利他之间,肯定会有前后次序,肯定会有轻重缓急。

    乱七八糟的又是一通胡言乱语,不知道你看出了一点端倪没有,我自己则已经被自己的云山雾罩,给弄得不知所云了。对不起,写的时候,又是吃饭,又是上厕所的,思维几次被打断,几次又被我强行连贯起来,终于将这一篇文章进行到了结尾阶段,心里未免就会有一些忐忑不安,总觉得又要耽误你宝贵的时间,的确是不应该,好在本来就是断想嘛,其间的跳跃或是中断倒也情有可原,希望你在阅读的时候,不会过多受我情绪起伏的干扰,保持周末的一份好心境,这才是最重要的,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结果。

    热呀,阴天里流汗写文章,没办法保持一个顺畅的思维,您就多担待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25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14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