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草虫  

2009-07-04 12:37:04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草虫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喓喓草虫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草虫儿“喓喓”的鸣叫,)

趯趯阜螽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蚱蜢儿也在蹦蹦的跳。)

未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有看见心上的人儿,)

忧心忡忡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心里一会一会的乱糟糟。)

亦既见止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等到远远的看见了他,)

亦既觏止,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等到可以对面拿眼偷瞧,)

我心则降!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这心儿才放下了!)

 

陟彼南山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爬上南面的高山,)

言采其蕨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说是来采那蕨菜。)

未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有看见心上的人儿,)

忧心惙惙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心里一会一会的无聊赖。)

亦既见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等到远远的看见了他,)

亦既觏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等到可以对面拿眼偷瞧,)

我心则说!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这心儿才畅快!)

 

陟彼南山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爬上南面的高山,)

言采其薇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说是来采那薇菜。)

未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有看见心上的人儿,)

我心伤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这心里一阵阵的悲哀。)

亦既见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等到远远的看见了他,)

亦既觏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等到可以对面拿眼偷瞧,)

我心则夷!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这心儿才放下来!)

 

(1)陈奂:“《广雅》:‘喓喓,鸣也。’”

    朱熹:“草虫,蝗属。”

(2)陈奂:“《广雅》:‘趯趯,跳也。’”

(3)毛亨:“忡忡,犹冲冲也。”

(4)陈奂:“《传》训止为辞,辞当作词。为全诗止字发凡也。”

(5)毛亨:“觏,遇。”

(6)毛亨:“降,下也。”

(7)郑玄:“言,我也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蕨,鳖也。”

    郑玄:“蕨,......俗云其初生似蹩脚,故名焉。”

(8)林柏桐《毛诗识小》:“惙惙,忧也。案《说文.心部》:‘惙,一曰意

    不定也。’”

(9)陈奂:“说、悦,古今字。”

(10)毛亨:“薇,菜也。”

(11)马瑞辰:“心平则喜,义亦相成。而未若训悦训喜,义尤直捷。”

 

喓(YAO)腰    趯(TI)惕    螽(ZHONG)终    觏(GOU)够

降(XIANG)祥    惙(CHUO)啜    说(YUE)悦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召南》。又是一首有关男女爱情的诗篇,一个女子,看不到自己心上的人儿,独自在那里“忧心忡忡”,借口去南山采野菜,实际是去等待朝思暮想的情郎;等到看见了那位“君子”,“我心则降、则说、则夷”。《毛诗正义》说:“《草虫》,大夫妻能以礼自防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草虫》这首诗,是赞美夫妻能够遵从礼仪,进行自我防备,不越礼行事。诗歌背后的含义,怎么理解都是对的,毛公的解释也不能说就是错的,未免有一点牵强而已。

    说到爱情,真是自有人类以来,一个在文化历史中亘古不变的主题;弄得我这个于爱情仅仅是一知半解,几近于门外汉的老粗男人,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。那么,咱就还是回到《草虫》这首诗里来吧,“喓喓草虫”在叫,叫什么呢?古人的理解自然是寻找配偶;“趯趯阜螽”在跳,跳什么呢?古人的理解自然是在追逐爱情;这就是《诗经》中惯用的手法——赋比兴。起兴之后的目的是什么呢?毫无疑问是为了下一步写人的故事,而人呢,当然也不会比那些微不足道的草虫高尚多少,“未见君子”之时,一样会“忧心忡忡”,“忧心惙惙”,“我心伤悲”,“亦既见止”,“亦既觏止”以后,自然就可以两情相悦;胆小的,揣着一颗惴惴的心,任由未见时的渴望转换为心头的鹿撞,转换为脸上的圈圈红晕,手心的涔涔冷汗;胆大的,谁还管那么多规矩礼仪,摸手不过是试探而已,女孩子要是不反对,那手自然会移到女孩子的肩头、腰际,女孩子在这时候,无论如何会扭捏一番的,但最多也不过是小小的咧扯一把,然后就让自己咧扯的越来越与男孩子靠的更紧。身体的接触,欲望的焚烧,心灵的呼唤......,所有这些,就算是一佛出世二佛涅槃,又跟咱有什么关系?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这还用我说嘛。

    可是,人中间总是会有一些异类,无论男女。熊熊烈火烧起来的时候,他总是会适时的祭出一招杀手锏,让你的火焰被控制在临界点的那面,不至于蔓延成一场灾难;而这种人的对面,就是另外一种做派,当内心世界里还只是一星半点的火种的时候,他就有能耐让你迅速燃烧起来,而且会让火焰蓬蓬勃勃,即便会有玉石俱焚的危险也在所不惜。这都是高手,我辈这一点小小的修为,还是不要班门弄斧,还是乖乖的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,在规矩礼仪以及道德、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将平平淡淡的爱情进行到底好了,至于那些轰轰烈烈,与咱一个凡夫俗子无缘,就让它偶然于心底深处泛起几朵浪花,偷偷去自娱自乐罢了,何况,你如果能将这样的爱情进行到生命的终点,你本身就已经可以与那些另类比肩了。

    好了,草虫除了爱情要吃饭,咱一个肉身凡胎的俗人,也收束起今天的喋喋不休,喂喂脑袋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04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