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柏舟  

2009-07-04 16:32:11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柏舟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译文:

汎彼柏舟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摇着柏木的船儿,)

亦汎其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漂浮在那河水中流。)

耿耿不寐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大睁着眼睛睡不着,)

如有隐忧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好像有多少烦恼在心头。)

微我无酒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不是我这里没有酒,)

以敖以游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只是想去逛一逛呀游一游。)

 

我心匪鉴,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心不会是镜子,)

不可以茹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不能将美丑都容纳。)

亦有兄弟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也有手足兄弟,)

不可以据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但我无法依靠他。)

薄言往愬,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到他们那里去诉苦,)

逢彼之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刚好赶上他们怒正发。)

 

我心匪石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心不会如石头,)

不可转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可能随意拨转。)

我心匪席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心不会如席片,)

不可卷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可能随意收卷。)

威仪棣棣,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要处处保持尊严,)

不可选也。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不可去轻易改变。)

 

忧心悄悄,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心里异常愁闷,)

愠于群小。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缘于那些小人的怨恨。)

觏闵既多,(1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苦病常常来光临,)

受辱不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受的侮辱也不轻。)

静言思之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静下心来想一想,)

寤辟有摽。(1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睡梦中手也在捶胸。)

 

日居月诸,(1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有情有义的太阳呀,)

胡迭而微?(1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为啥变得没光芒?)

心之忧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心里留存的烦恼,)

如匪浣衣。(1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就像没法洗的脏衣裳。)

静言思之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静下心来想一想,)

不能奋飞。(1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咱不能象鸟去飞翔。)

 

(1)朱熹:“汎,流貌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柏,木名。柏木为舟曰柏舟。”

(2)朱熹:“耿耿,小明。”

(3)毛亨:“隐,痛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如,犹而也。”

(4)朱熹:“微,犹非也。”

(5)陈奂:“敖、游连文同义,则下以字,为语助足句。”

(6)朱熹:“鉴,镜。”

    段玉裁:“诗多借匪为非。”

    严粲:“鉴虽明,而不择妍丑,皆纳其影。我心有知善恶,善则从之,恶

    则拒之,不能混杂而容纳之也。”

(7)陈奂:“《韩诗》训茹为容纳。”

(8)毛亨:“据,依也。”

(9)朱熹:“愬,告也。”

(10)孔颖达:“又有俨然之威,俯仰之仪,棣棣然富备其容状。”

(11)闻一多《风诗类钞》:“选,巽。屈挠退让也。”

(12)毛亨:“悄悄,忧貌。”

(13)马瑞辰:“《仓颉篇》:‘愠,恨也。’《韩诗》:‘愠,恚也。’恨、

     恚,皆怨也。

(14)朱熹:“觏,见。闵,病也。”

(15)毛亨:“辟,拊心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《说文》云:‘摽,击也。’”

(16)孔颖达:“居、诸者,语助也。”

(17)陈奂:“胡,何也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迭,更。微,亏也。”

    范家相《诗沈》:“言日月至明,胡常有时而微。”

(18)朱熹:“匪浣衣,谓垢污不濯之衣。”

(19)朱熹:“奋飞,如鸟奋翼而飞去也。”

 

汎(FAN)泛    敖(AO)熬    茹(RU)濡    愬(SU)诉    浣(HUAN)换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邶风》。同名的诗歌在《鄘风》中也有一首,那是写女孩子怨怪母亲不了解她的爱情;这一首全然不同,是写一个女子在家庭生活中,遭遇了许许多多的烦恼,兄弟无靠,尊严扫地,处处受辱,不见天日,所以想泛舟中流,以解烦忧,想远远的逃离家庭,可惜又没有飞翔的翅膀,只好尽情的控诉着苦难和无奈。《毛诗正义》却是这样说的:“《柏舟》,言仁而不遇也。卫顷公之时,仁人不遇,小人在侧。”意思是说:《柏舟》这首诗,是说仁德之人很难遇到。卫顷公当政之时,没有仁德之人进行辅佐,身边都是一些小人。卫顷公是谁?我不知道,在他身边发生了哪些故事?我也不知道,我只看到这首诗所写的怨妇,大睁着眼睛幽怨的叙说,喋喋不休。

    我们得承认,在一个家庭的内部,女主人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。一日三餐,洒扫庭除,缝衣做裳,养儿育女的,即便是现在的小家庭,也一样少不了任何一道程序,准备材料,清洗干净,上锅做熟,到端上饭桌,伺候老少爷们吃完以后的洗洗涮涮,哪一道不是耗时又费力?抹了桌子抹椅子,扫了炕面扫地面,哪一件又是轻松的事情?按下了儿子的葫芦,浮起了女儿的瓢,哪一个又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功课?何况很早以前的大家庭,上有老下有小,中间还有夫君及其兄弟姐妹,你叫人家一个大家闺秀或是小家碧玉,如何能忍耐着做一个良家妇女?谁又能不在心底里抱怨连连?再说了,在远算不上遥远的昨天,他们还有一个大大的苦差事——缝缝补补;今天的人们,不要说衣服鞋子破了可以随手扔过一边,就算是衣服旧了或是鞋子过时了,都可以束之高阁,然后轻松地哼着小曲儿上一趟街,就一切OK了。记得我有一篇文章叫《千层底》,里面就比较详尽的叙述了,我的母亲为我们兄妹做鞋的全过程,其中的艰辛,岂是一个男人所能了解?那么,作为古人的女主人公,自然也少不了如此的艰辛,甚至是更为卓绝的艰辛,她为什么就不能诉一诉她心里的怨苦?男愁唱女愁浪,男人可以在喝上两杯以后放声高唱,女人为什么就不能“汎彼柏舟”,“以敖以游”呢?去吧,在浩瀚无垠的水面上,荡起双桨;在鸥鸟低翔的波涛里,放松身心;在天地为之动容的哀伤中,给自己放一天假吧,虽然就一天,一天之后,你还得回到看不到任何止境的家务中,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?只能是聊胜于无吧。

    女人,就是在这样千百年来的劳苦之中,酿就了如红酒一样的甘冽和隐忍,如白酒一样的芬芳与清醇。站在她们的角度上来看,男人尽管也有自己的痛苦与无奈,但我们至少比她们少了一份孕育的艰难,多了一份天赋的快感,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疼惜你的女人呢?仅仅是听她们絮絮叨叨的怨天怨地,实在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 理解女人,学着去理解女人,这应该是家庭和睦的必备要件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04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2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