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淇奥  

2009-07-07 13:47:5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淇奥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瞻彼淇奥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看那淇水的拐弯处,)

绿竹猗猗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嫩绿的竹子婀婀娜娜。)

有匪君子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采非凡的卫武公呀,)

如切如磋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像切磋过的骨角,)

如琢如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琢磨过的玉石般亮豁。)

瑟兮僴兮!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多庄重呀多威严!)

赫兮咺兮!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多轩昂呀多堂皇!)

有匪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采非凡的卫武公呀,)

终不可谖兮!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(永远不能将它遗忘!)

 

瞻彼淇奥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看那淇水的拐弯处,)

绿竹青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嫩绿的竹子青青壮壮。)

有匪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采非凡的卫武公呀,)

充耳琇莹,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耳朵上的宝石多明亮,)

会弁如星。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皮弁上的玉石星一样。)

瑟兮僴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多庄重呀多威严!)

赫兮咺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多轩昂呀多堂皇!)

有匪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采非凡的卫武公呀,)

终不可谖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永远不能将它遗忘!)

 

瞻彼淇奥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看那淇水的拐弯处,)

绿竹如箦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嫩绿的竹子密密排排。)

有匪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采非凡的卫武公呀,)

如金如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金锡一般的精神,)

如圭如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璧玉一般的胸怀。)

宽兮绰兮!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多宽厚呀多舒缓!)

猗重较兮!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心胸像车耳般展开!)

善戏谑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非常幽默的玩笑!)

不为虐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却从来都不将子民虐待!)

 

(1)毛亨:“奥,隈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淇隈,谓淇水深曲处也。”

(2)朱熹:“绿,色也。淇上多竹,汉世犹然,所谓淇园之竹是也。猗猗,始

    生柔弱而美盛也。”

(3)朱熹:“匪、斐通。文章著见之貌也。君子,指武公也。”

(4)毛亨:“治骨曰切,象曰磋,玉曰琢,石曰磨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切磋琢磨,皆治器之名。”

(5)朱熹:“瑟,矜庄貌。僴,威严貌。”

(6)陈奂:“赫,犹赫赫也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咺,宣著貌。”

(7)毛亨:“谖,忘也。”

(8)毛亨:“充耳谓之瑱。琇莹,美石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莹,即琇之光明。《说文》:‘莹,玉色也。’”

(9)朱熹:“会,缝也。弁,皮弁也。以玉饰皮弁之缝中,如星之明也。”

(10)毛亨:“箦,积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积,郁积。谓绿竹郁然其茂积也。”

(11)毛亨:“宽能容众。绰,缓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宽缓亦弘大。”

(12)阮元《研经室集》:“《说文》:‘车奇(合为一字),车旁也。’毛诗

    作猗。盖舆左右板,通谓之车奇(合为一字)。崔豹《古今注》曰:‘车较,

    重耳也。’在车舆上,重起如两角然。......以喻武公之开张宽广也。”

 

猗(E)阿    僴(XIAN)限    咺(XUAN)宣    谖(XUAN)喧   

琇(XIU)秀    莹(YING)营    弁(BIAN)便    箦(ZE)责

重(CHONG)虫    较(JUE)觉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卫风》。毫无疑问,原创作者是在歌颂卫武公的文采品德,以“淇奥”之“绿竹”起兴,赞美卫武公“如切如磋”、“如琢如磨”、“充耳琇莹”、“会弁如星”、“如金如锡”、“如圭如璧”,赞美卫武公“瑟兮僴兮”、“赫兮咺兮”,说如他这样的君子“终不可谖兮”!更为重要的是:卫武公“宽兮绰兮”!“猗重较兮”!“善戏谑兮”!“不为虐兮”!真的有如此仁厚宽让的国君吗?先看看《毛诗正义》的说法吧。“《淇奥》,美武公之德也。有文章,又能听其规谏,以礼自防,故能入相于周,美而作是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淇奥》这首诗,是赞美武公的德行的。卫武公文采非凡,又能听从周围同事和百姓的规谏,处处遵守礼法以严格要求自己,所以他能入选周王朝做宰相。百姓赞美他,所以做了这首诗。卫武公何许人也?说实话我一点都不知道,大概很多人也都不会知道,在那个时代中,竟然会有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大人物。

    周王朝创立之初,大行封建,直系子女以及功臣,按照王朝典制,被周天子分封到全国各地作诸侯国王,卫武公应该就是卫国的诸侯国王。看来这位小国之王,还是有两下子的;个人修养以及治国能力,在当时的周王朝恐怕也算是凤毛麟角;诸侯国王比起周王朝是低了一个层级,应该说与周王朝的“省部级干部”差不多平起平坐,就算是卫武公到朝廷去做“部长”,在级别上也不过是一个平调而已,但微妙就微妙在这里;作为卫武公,你不过是卫国的国君,只能在卫国那个小地盘上说了算;但你要是做了周王朝的“部长”,那就大大的不同了,你的管理权限,一下子就伸展到了王朝的各个角落,何况卫武公是去做宰相呢,虽然上面还有周天子,但天子往往是不管具体事务的,这样,作为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的宰相,自然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官场上,有许多的规则和潜规则,一时半会儿是不好说清楚的;你是一省之长,如果调你去国务院当一个部长,你肯定要考虑,但要是调你去做副总理呢?你当然不用犹豫,如果是一个有实权的副总理,那就更不用说了,如果一步到位当总理,那就完全可以让你乐的屁颠屁颠的了;但实际情况,往往是会调你去人大或是政协,以你一个一省之长的身份,去那样的部门养老,你自然就不会那样情愿了;想想,在自己的地盘上,你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去了那样一个部门,光副职就一大堆,不要说想令行禁止,就是办个一般的事情,恐怕也处处掣肘。成克杰同志是怎么倒的?要是一直放在广西,能那么利索的就收拾了他老人家?调到人大,给一个在面子上还要比较光鲜的副委员长,明升暗降,三下五除二,不就把你给收拾了?一样的道理,地方上也好,企业上也罢,在仕途上,那弯弯饶多了去了,俺不懂,也说不清,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慢慢的去体会去感悟,我这个外行就不多嘴了吧。

    卫武公,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和业绩?我是真的一无所知,卫武公是一个小国之君,历史的记载或许会有佚失之处,但不会将这样一个深受百姓爱戴的人物,给忘得一干二净吧。这首诗有没有阿谀奉承的嫌疑呢?要知道,那些小人的处事之道,可是只要有用,就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,尽管他不过是一个小国之君,但人家不也做了宰相吗?前程无量呀。当然,鄙人孤陋寡闻,也或许是我见识有限,能力不足,无法尽阅浩如烟海的史册典籍,遗落了卫武公也是有的,还望有识之士指而教之。

    好话,谁都爱听,卫武公怕也不能例外。衷心的希望卫武公,真如诗中歌颂的那样“不为虐兮”,同时,更希望从上到下的“人民公仆”,能够学一学卫武公的“不为虐兮”,也好让咱这些个平民百姓为你讴上一歌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07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