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黍离  

2009-07-09 12:47:17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黍离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彼黍离离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黍麦长的一排排,)

彼稷之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高粱长出苗儿来。)

行迈靡靡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却只能慢慢徘徊,)

中心摇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心里一遍一遍摇摆。)

知我者谓我心忧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知道我的说我心有忧愁,)

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          (不知道的说我有什么要求。)

悠悠苍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正无私的苍天在上,)

此何人哉?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让我成了这个模样?)

 

彼黍离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黍麦长的一排排,)

彼稷之穗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高粱长出穗儿来。)

行迈靡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却只能慢慢徘徊,)

中心如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心里如酒醉般不快。)

知我者谓我心忧,           (知道我的说我心有忧愁,)

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         (不知道的说我有什么要求。)

悠悠苍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正无私的苍天在上,)

此何人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让我成了这个模样?)

 

彼黍离离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黍麦长的一排排,)

彼稷之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高粱结出米粒来。)

行迈靡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却只能慢慢徘徊,)

中心如噎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心里如噎住般难挨。)

知我者谓我心忧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知道我的说我心有忧愁,)

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          (不知道的说我有什么要求。)

悠悠苍天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正无私的苍天在上,)

此何人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谁让我成了这个模样?)

 

(1)马瑞辰:“黍秀舒散。离离者,状其有行列也。”

(2)毛亨:“迈,行。靡靡,犹迟迟也。”

    焦循:“既言行,又言迈,犹古诗言行行重行行耳。”

(3)严粲:“致此颠覆者,是何人乎?”

(4)毛亨:“穗,秀也。”

(5)朱熹:“噎,忧深不能喘息,如噎之然。”

 

穗(SUI)遂     噎(YE)耶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王风》。这首诗歌的原创作者,是我翻译《诗经》以来见过的最富有诗人气质的歌者,或许是旅行途中,或许是晨起劳作,或许是黄昏漫步,或许是一个自我放逐的诗人,或许是一个王朝的遗民,或许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民百姓,或许是......,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诗歌的作者,在看到“彼黍”与“彼稷”之后,马上放慢了脚步,“中心摇摇”、“中心如醉”、“中心如噎”,发出了“知我者谓我心忧”,“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的感叹,并怒而质问苍天,究竟是谁让我成了现在这个模样?《毛诗正义》不这样看,它说:“《黍离》,闵宗周也。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,过故宗庙宫室,尽为禾黍,闵周室之颠覆,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黍离》这首诗,是为怜悯周朝宗室而作。周王朝的大夫被役使正在行走的路上,刚好路过周王朝的宗庙,看到宗庙的遗址上已经全是禾苗与黍麦,怜悯周王朝的被颠覆,彷徨不忍离去,所以做了这首诗。也有可能,不管是哪种情况,都符合这首诗打造出的忧伤气氛。

    诗人据说都是神经质的,都有些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的意思;杜老夫子的这两句著名诗句,完全可以拿来形容那些“神经病”。花会溅泪吗?如你我一样理智的人,谁会相信一朵花可以溅出泪水;鸟会惊心吗?如你我一样已经心硬似铁的人,当然也不会相信鸟能有惊心动魄的感觉。但一个人,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人,一个就像林黛玉一样忧郁的人,就没准在被自己或是别人的事情感动的时候,又刚好看到娇艳欲滴的花朵,噙了一两滴露珠,他能不多情的想到这是花朵的泪水吗?一个人,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人,一个就像林黛玉一样忧郁的人,在含恨分别的时刻,听到一两声无缘无故的鸟鸣,他能不联想到他们的分手,竟然也可以叫鸟儿平添惆怅的意味?《红楼梦》27回《滴翠亭杨妃戏彩蝶  埋香冢黛玉泣残红》中,作者借黛玉之口,吟出一首凄婉的《葬花词》,显见的诗人,已将自己完全的交给了书中的人物,已将自己幻化成了书中那个一步一娇喘、一景一伤感的林黛玉小姐;词很长,在这里咱就不全文照录了吧,摘几句,像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、“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”、“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”、“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”、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”这样的句子,极尽堆金砌玉之能事,以非凡的辞藻,写尽了一个女儿家的心事。不就是几片落花吗?在咱们凡人眼里,纯粹的垃圾,但在诗人眼里就不一样了,就会联想到如此多的情感故事,还要巴巴的缝了“锦囊”,收了“艳骨”,埋在“香冢”,还要洒下那么多那么多的泪水,我说你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。

    然而,诗人就是这样,看来还自古如是,这位也是吃饱了撑的古人,就对着那一片长得整整齐齐,葱葱郁郁的黍麦的苗儿,发出了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这一句流传至今、且长盛不衰的千古名句;“心忧”?你忧什么呢,“何求”?我管你何求呢,不就是一片黍麦嘛,大不了也不过是几间残砖断瓦,不过是一个终究要灭亡的朝代,有什么好忧?有什么好求?

    诗人,果然都是神经病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7.09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