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扬之水  

2009-08-22 18:00:26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扬之水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扬之水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清清的水呀缓缓的流,)

不流束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连一捆柴草都飘不走。)

彼其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他那个可怜的人儿呀,)

不与我戍申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没和我在申地防守。)

怀哉怀哉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思念着呀想念着,)

曷月予还归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哪月才是我回家的时候?)

 

扬之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清清的水呀缓缓的流,)

不流束楚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连一捆荆条都飘不走。)

彼其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他那个可怜的人儿呀,)

不与我戍甫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没和我在甫地防守。)

怀哉怀哉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思念着呀想念着,)

曷月予还归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哪月才是我回家的时候?)

 

扬之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清清的水呀缓缓的流,)

不流束蒲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连一捆蒲草都飘不走。)

彼其之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他那个可怜的人儿呀,)

不与我戍许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没和我在许地防守。)

怀哉怀哉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思念着呀想念着,)

曷月予还归哉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哪月才是我回家的时候?)

 

(1)朱熹:“扬,悠扬也,水缓流之貌。”

(2)朱熹:“戍,屯兵以守也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申,姜姓之国。”(申,在今河南省南阳市北面。)

    郑玄:“不与我来守申。”

(3)陈奂:“《学记》云:‘楚,荆也。’”

(4)吴闿生:“甫,即吕也。亦姓姜。”(甫,在今河南省南阳市西面。)

(5)毛亨:“蒲,草也。”

(6)吴闿生:“许,亦姓姜。”(许,在今河南省许昌。)

 

还(XUAN)旋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王风》。春秋战国时期,名义上虽说是周王朝的天下,但在中原大地,甚至是当时的一些偏远地带,大大小小的诸侯国多如牛毛。既然是一个国家,就必然要有边境,既然有边境,当然就得有军队去防守,何况那些受了周天子册封的诸侯们,不是周天子打天下期间的功臣,就是周天子的直系亲属,这些人经过九死一生,好不容易坐了天下,当然有享受一下的必要。治下臣民因此就遭了殃,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赋税与劳役,似乎理所当然的成为老百姓应该承担的义务。面对如此直白的诗歌,《毛诗正义》似乎也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了,“《扬之水》,刺平王也。不抚其民,而远屯戍于母家,周人怨思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扬之水》这首诗,是讽谏平王的。周平王不爱抚治下臣民,让臣民去他母亲家那些遥远的边境屯垦防守,老百姓撇家舍业的,就用诗歌来表达对周王朝的怨恨和对家乡的思念。

    历朝历代,没有哪一个朝代可以跳出分封功臣或亲属子女的窠臼。远的咱不清楚,但自秦始皇始,历数当年金戈铁马后的刘邦、刘秀、李世民、赵匡胤、成吉思汗、朱元璋、努尔哈赤,包括近代的中华民国、中华人民共和国,哪个朝代能少得了这样的节目?虽然分封的方式和名称略有不同,但其实质仍然万变不离其宗;封王的是这样,封元帅,大将的就不是这样吗?有一句话说得好: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”,帝王将相的子女,可能达不到帝王将相当年的水平,但顶不济也能混个数人之下,万人之上了吧。这可能也就是当年的帝王将相们,提着脑袋去打天下的动力所在吧,你想想,无论是冷兵器时代,还是近代的枪林弹雨,你要想打下一片天地,为自己以及自己的后代,奠定一个悠哉游哉的生活基础,你不提着脑袋去干怎么可能?都说刀枪无眼,枪子儿不长眼,人家提着脑袋,用鲜血和生命打下来的江山,无疑是不会交给他姓旁人去享受的。可怜的只是咱这些老百姓,战争期间,我们要冲锋在前;和平时期,我们更是只有奉献的分了;你不用去管是谁坐了天下,你听话就是,乖乖的劳动,乖乖的纳税,在这个基础之上,你如果能让一家老小过上衣食饱暖的生活,就应该满足了,你还有什么好说呢?

    你努力,你奋斗,终其一生,或许会有一两粒馅饼渣子掉到你的头上,你能够在底层略微往上的地方,混到个一官半职,那一定是你家祖上积德,好好珍惜吧,来之不易的机会转瞬即逝,等你一步一步异常艰难的爬上来,当你看清了官场中许多你从未见过的黑暗和腐败,人性固有的弱点,一定会将你也拉入他们的阵营。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抵御,抵御的结果,十有八九是被踢出他们的游戏场,你承受得起吗?

    事已至此,绝大多数人其实只有一个选择——同流合污!

    事已至此,我们只有建立一套基本完备的法律制度,而这些制度的执行监督者,一定要独立于政党和行政机构之外,不受任何政党和行政权力的干预,只服从于宪法和既定的法律制度,也就是国外所谓的司法独立。但我们的国家呢?每一个法律工作者,都端着人家恩赐的饭碗,每一个法官在履行职责的时候,还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制约因素,你叫他们如何死守着条文说话?当他们今天还可以翻开法律条文的时候,不得不考虑明天还有没有资格仗法直言,你叫他们如何守得住法律的底线?

    又杞人忧天了,男人的坏习惯,啥时候我才能改了这多嘴多舌的老毛病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8.21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5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