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山  

2009-08-25 17:57:39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南山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南山崔崔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又高又大的南山里面,)

雄狐绥绥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公狐狸到处去找侣伴。)

鲁道有荡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齐鲁大道它平坦相连,)

齐子由归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姜从这里出家鲁桓。)

既曰归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既然妹妹她已经出嫁,)

曷又怀止?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是哥哥为啥还想她?)

 

葛履五两,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葛藤编的鞋子排成行,)

冠緌双止。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冠缨儿也要配成双。)

鲁道有荡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齐鲁大道它平坦相连,)

齐子庸止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文姜从这里出家鲁桓。)

既曰庸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既然妹妹她已经出嫁,)

曷又从止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是兄长为啥还追随她?)

 

蓺麻如之何?(9)           (怎样种植那大麻?)

衡从其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先要反复将地耙。)

取妻如之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怎样娶一个妻子?)

必告父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定要先告诉爹妈。)

既曰告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既然已得到父母同意,)

曷又鞠止?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怎么能任由她放肆?)

 

析薪如之何?(11)          (怎样去剖开那木柴?)

匪斧不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有斧头劈不开。)

取妻如之何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怎样娶一个妻子?)

匪媒不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有媒人说不来。)

既曰得止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既然已成为你妻子,)

曷又极止?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怎么能任由她淫靡?)

 

(1)毛亨:“南山,齐南山也。崔崔,高大也。”

(2)朱熹:“绥绥,求匹之貌。”

(3)朱熹:“鲁道,适鲁之道也。荡,平易也。”

(4)朱熹:“齐子,襄公之妹,鲁桓公夫人文姜,襄公通焉者也 。由,从也。

    妇人谓嫁曰归。”

(5)朱熹:“言南山有狐,以比襄公居高位而行邪行。且文姜既从此道归于鲁

    矣,襄公何为而复思之?......此章前二章刺齐襄。后二章刺鲁桓也。”

(6)王夫之:“按此‘五’字,当与伍通,行列也。言陈履者,必以两为一列

    也。乃与冠緌必双,男女有匹之义合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两,二履也。”

(7)陈奂:“《内则》冠緌缨,郑注云:緌,缨之饰也。孔疏云结缨颔下以固

    冠。结之余者,散而下者谓之緌。”

(8)陈奂:“庸,即上章之由。”

(9)朱熹:“蓺,树。......欲树麻者,必先纵横耕治其田亩。欲娶妻者,必

    先告其父母。”

(10)毛亨:“鞠,穷也。”

     朱熹:“又曷为使之得穷其欲而至此哉。”

(11)郑玄:“此言析薪,必待斧乃能也。”

(12)毛亨:“极,至也。”

 

緌(RUI)蕤    蓺(YI)艺    衡(HENG)横    从(ZONG)纵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齐风》。说实话,这首诗从表面上看来,应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;不就是说,人跟动物没什么两样,就像狐狸一样互相追逐;而齐鲁山水相连,一个齐国的公主——文姜,顺着大道嫁到了鲁国,与鲁国国君鲁桓公成为夫妻。许多年后,不知道什么原因,她竟又回来了;回来也没什么不对呀,回娘家省亲有什么好奇怪呢?而齐襄公作为她的兄长,想念妹妹当然也是人之常情嘛。以此为引子,诗的后两段,还讲了一个人应该怎样娶妻的道理,这都很正常;坏就坏在三四两节的最后一个问句“曷又鞠止?”“曷又极止?”什么意思?怎样翻译呢?踌躇再三,我翻开了《毛诗正义》,上面说:“《南山》,刺襄公也。鸟兽之行,淫乎其妹,大夫遇是恶,作诗而去之。”意思是说:《南山》这首诗,是讽谏齐襄公的。齐襄公干了一件猪狗不如的事情,竟然与自己的妹妹淫乱,臣下们知道了这件丑事以后,作了这首诗进谏,希望他能够改恶向善。了解到这样的背景,翻译的思路才一下子豁然开朗。也就才有了“怎么能任由她放肆?”,“怎么能任由她淫靡?”的译文。

    文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,我说不太清楚,百度了一下之后,才有了下面的这些文字。文姜,是当时的齐国国君齐僖公的女儿,以才华俊逸,模样俊俏著称于当世,所以被称为“文”。她曾一度被许配给郑国公子忽,郑国的老百姓因为公子有了这样漂亮的未婚妻,还为此创作了一首民歌,来表达对这位未来的君主夫人的期待之情,即《诗经》《郑风》中的《有女同车》,我将在随后的翻译中另文叙述。但郑忽很快就以“齐大非偶”,也就是以文姜年龄太大为由,退掉了这门亲事。而他退亲的真正原因,可能是他当时已经知晓了文姜的私情;她的情人,竟然就是她的胞兄——齐世子姜诸儿。

    这是一段乱伦之恋,不可能得到认同,因此文姜后来只好被父亲嫁到了鲁国,成了鲁桓公的夫人,并为他生育二子。文姜嫁到鲁国的第十五年的春夏之交,姜诸儿已经即位为齐侯三年了。此时虽然已到了诸侯称雄的时代,但周王室仍有着强大的象征意义,所以,姜诸儿决定向姬姓周王求婚,并按照周礼,邀请和周天子同姓的鲁国国君鲁桓公来代为主持。文姜闻讯,便要求和丈夫一起回齐国;而鲁桓公也不顾大臣的反对,答应了文姜的请求。在齐国,30郎当岁的文姜,竟然和姜诸儿旧情复燃,留宿齐宫,彻夜不回鲁侯居住的驿馆,鲁桓公为此大为恼火,并严厉的斥责了妻子。没成想文姜转而向情人兄长——齐襄公告了一状,齐襄公为和妹妹长相厮守,继续这段畸恋,竟然动了杀心。他设宴款待鲁桓公,同时交待公子彭生,在送鲁桓公回驿馆的路上将其杀死。一国国君为畸形恋情,谋杀另一国国君,在中国历史,乃至世界历史上,恐怕都是空前绝后的事件。
    鲁桓公死后文姜更是频频来往于齐鲁之间。鲁庄公(文姜之子姬同)二年,会齐侯于禚(zhuó);庄公四年,享齐侯于祝丘;庄公五年,如齐师;庄公七年春,会齐侯于防;冬,会齐侯于谷。即位的鲁庄公,看来也没什么好办法,不但默认了母亲和舅舅的暧昧关系,继续对姜诸儿,也就是它的舅舅齐襄公和她的母亲文姜的畸恋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;而且为母亲在齐鲁交界的禚地建立宫舍,还亲自到禚地与齐襄公狩猎。齐国人为此传唱着不少的民歌,讽刺鲁庄公虽然英俊有威仪,却不能端正家庭,反而和杀父仇人相善。

    唉,说什么好呢?丑事自古就有,尽管不忍卒读,但这是历史事实,我们没必要回避。然而直到今天,我们身边竟然还在时不时发生着那些乱伦的丑事,其中以父亲淫乱亲女为多;对此,我们又有什么好说呢?人之不同于禽兽,就在于人会遵从一定的道德规范,连起码的道德规范都不去遵从的人,还配称其为人吗?齐襄公不是人,那是古人不懂;今天的人也不懂吗?

    在悠久的文化中,看到如此的丑陋,顿时感觉颜面尽失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8.24.     于酒泉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6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