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车邻  

2009-09-06 17:25:22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车邻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有车邻邻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有车声辚辚而过,)

有马白颠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是那额有白毛的马拉着。)

未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没遇到德行高尚的人儿,)

寺人之令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只有传令的侍从在奔波。)

 

阪有漆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高坡上生长着漆树,)

隰有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洼地里栗子历历可数。)

既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遇到德行高尚的人儿,)

并坐鼓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并肩坐着弹琴鼓瑟。)

今者不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现在你不及时行乐,)

逝者其耋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时光一去就会发如雪。)

 

阪有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高坡上生长着嫩桑,)

隰有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洼地里生长着绿杨。)

既见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遇到德行高尚的人儿,)

并坐鼓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并肩坐着吹笙鼓簧。)

今者不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现在你不及时行乐,)

逝者其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时光飞逝后就是死亡。)

 

(1)毛亨:“邻邻,众车声也。”

(2)朱熹:“白颠,额有白毛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额有白毛,今之戴星马也。”

(3)毛亨:“寺人,内小臣也。”

(4)毛亨:“陂者曰阪,下湿曰隰。”

(5)毛亨:“耋,老也。八十曰耋。”

    焦循:“逝,谓年岁之逝,言时易去而老也。”

 

阪(BAN)坂    隰(XI)习    耋(DIE)迭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秦风》。又是一首劝人及时行乐的诗篇,刚刚翻译的《唐风》中的《山有枢》就是这个意思,现在的《秦风》中的《车邻》也是这个意思,是一种巧合吗?秦地在现在的陕西一带,唐地在现在的山西一带,两地虽说相聚不算太远,但在没有现代交通工具的古代来说,两地人们的交流,应该说不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可人们的见识却惊人的相似,都认为人就应该及时行乐。《毛诗正义》对《车邻》会有怎样的解读,我们去看一看。“《车邻》,美秦仲也。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车邻》这首诗,是赞美秦仲的。自秦仲开始,秦国开始逐渐强大起来,秦国人民才有了车马礼乐侍御等等的喜好。是这个意思吗?大可存疑。

    当然,《车邻》与《山有枢》还是有区别的。《山有枢》是说你已经拥有物质的条件,就应该物尽其用,让这些物质来为人服务;而《车邻》似乎更注重于精神方面的享受,似乎更倾向于对人精神生活的追求。诗歌在一开始,即用额有白毛的马拉着的车,以及辚辚的车声起兴,描写了没有遇到那个德行高尚的人,而只有“寺人之令”的失望,等到遇见了那个人之后,我们就应该与其并肩而坐,弹琴鼓瑟,吹笙鼓簧,在音乐中寻找大家共同的乐趣,陶冶自己的情操;而如果我们现在不及时行乐,借以提高自己的修养和品行,恐怕一转眼就会七老八十发如雪,就会面临生命的终结;到那时候再后悔,那无论如何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 现在的孩子们喜欢追星,以至于都到了痴迷的程度。我所在的甘肃省兰州市,就有一个极端的例子,追星最后造成了家破人亡的后果。我不是说孩子们不应该追星,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星星们,凭着一些现代手段的包装,粗制滥造了一些空洞无物的音乐,的确有滥竽充数之嫌。作曲我不懂,就说说歌词吧,那些前言不搭后语,好多歌词通篇可以说是狗屁不通的东西,几近于误人子弟,竟然会搞得那么多人在现场神魂颠倒,我就不明白了,难道说让好多人搞不懂的东西,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?唯一的解释就是人们需要的是那种气氛,至于音乐要表达的意思和理念倒在其次了。是的,我们不可能人人都做出一首《高山流水》,也不可能要求人人都能听得懂《阳春白雪》,音乐中描述的巍巍乎高山,汤汤乎流水,毕竟是音乐追求的较高境界,我们一般人不敢有这样的奢望,但我觉得音乐至少是要老少皆宜的,而不是仅凭着歇斯底里的嘶吼,震耳欲聋的节奏,以及光电对气氛的渲染,来强迫观众进入忘我之境的。

    以德行高尚者为师,与其“并坐鼓瑟”、“并坐鼓簧”是有前提的,那就是为师者必须德行高尚,且有很高的音乐造诣,试问,现在的“流行音乐大师”们有这样的水平吗?或许音乐造诣还说得过去,德行呢?吸毒,嗑药,拍艳照......等等等等,难道说也可以为人师表吗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09.02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8)| 评论(2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