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巴里坤纪行(续2)  

2009-10-06 23:30:26|  分类: 也算游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巴里坤纪行(续2)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

   

 

    和当地人几句简单的交流之后,热心的主人推荐我们从“口门子”开始上山去。下车来一看,一个简陋的大门和长长的铁丝围栏的边上,有一间小小的售票亭,心里还在嘀咕着要不要跟人家讲讲价钱,却发现此亭中空无一人,环顾四周,也没有发现管理人员的影子,再将眼睛贴近脏兮兮的玻璃窗,只看见里面的凌乱不堪以及厚厚的灰尘。一时之间,我有些不知所措,稍一愣怔,在看见了门边上足可以通过的一个漏洞之后,心下不由得小小的暗喜了一把。咱可不是什么大款,能省一点是一点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 并不很光彩的钻进景区,一脚踏上软绵绵的草甸,我仿佛回到了久别的圣地。尽管触目皆是短短的、已经有一点发黄的草根,但那种让人虚浮在上面的弹力,很快自脚底传导到我的神经中枢,激发出我对自然的渴慕之情。我忍不住大吼了一声,可我觉得声嘶力竭的吼声,竟然几乎没有对空旷的草原起到任何作用;希望听到的回声,也被山上茂密的原始森林收拾殆尽;只有不远处低头反刍的几头老牛,懒洋洋的回过头来向我的方向瞅了瞅,然后继续它们缓慢的咀嚼。沿着那一道缓缓地坡地向上去,没用几分钟,我们便靠近了郁郁葱葱的森林;林地的边缘是成片的小树,本以为这是森林受到保护以后自然发展的结果,细一端详,马上意识到,这完全是人工培植的杰作,这个发现虽然使我大失所望,但随后出现在眼前的一泓小溪,使我将这样的不良情绪马上抛向脑后;溪水的源头并不远,继续往上走了几步之后,在一棵粗大的松树根部,我们找到了它的泉眼,黑色粘稠的泥浆,暗灰枯瘪的松针覆盖之下,闪动着幽光的泉水汩汩溢出,细细的,轻轻的,几乎是无声无息的光顾了这个静谧的世界,似乎是在静静的等待着我的到来。我将手中的纯净水瓶倒提起来,倒光了瓶中的最后一滴水,使劲的甩了又甩,似乎想将来自于工业社会中的痕迹完全抹杀,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瓶口对准了泉眼,看着完全来自于大自然的赏赐,缓缓的流进我手中的水瓶,并将一丝丝大地深处的冰凉,通过我的掌心,一点一点的输向我燥热的心灵,我拧上瓶盖,翻身把自己四仰八叉的扔在了草地上。

    小憩之后,我们开始了沿着森林边缘的徒步之旅。说实话,整个景区并不是很大,顶多也就十多个平方公里;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不大的景区,还因为草场承包到户的缘故吧,整个景区又被人为的用铁丝分割成了一个个小的单元。我们一路走,一路翻过那些围栏,时而没入森林深处,感受森林原始的静寂;时而趟进草地边缘,接受草地柔软的问候;时而越过溪水之上,承受溪水浸润的洗礼;时而行经牧民的毡房,看炊烟缭绕,听犬吠声声;时而与牧羊人打一个招呼,搅动牧人慵懒的寂寞,发散自己内心的喜悦。就在我们即将意兴阑珊的时候,突然就传来了妻的一声惊呼,蘑菇!我低头在地上环顾,果然,是蘑菇,真的是蘑菇,野生的蘑菇用粗粗细细的柄,努力的举起一朵又一朵颤巍巍的伞盖,一丛一簇的盛开在厚厚的松针之上;妻子就像一个金矿的发现者一样,欣喜若狂的扑上前去,手忙脚乱的开始采摘,当她的手里很快就已经没法握住的时候,她才有些悻悻的站起身来,而当她看到我已经准备好了塑料袋,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松树上,用揶揄的表情看着她,她有些不解,但很快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了一点不好意思。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蘑菇会不会有毒,更不知道这些蘑菇其实就是俗称的“狗尿苔”,一点都不珍贵,甚至都没有什么香味,我们只是一味的采摘,似乎真正的乐趣并不在于收获,而在于采摘本身。不一会,我手里的塑料袋就已经显得鼓鼓囊囊;依然心有不甘的妻子,还想继续,被我硬是拉了出来时,依旧的恋恋不舍。

    此时的太阳在西斜以后,迅速的向山峦靠近;我们不得不加快了步伐,看起来并不太遥远,似乎近在眼前的“白石头”,却总也到不了它的跟前。而经过四五个小时的跋涉,我们的脚步也开始越来越沉重;在一棵孤独的松树下,就着山泉水,我们拿出在哈密现买的馕,安慰了辘辘饥肠,水足饭饱,我一不小心,发现屁股下面的石头竟然是彩色的(见图)。一片一片苔藓也似的东西,附着在石头的表面,使僵硬的石头立刻变得生动起来,而类似的石头,被埋没在草地的中间,若不留意,很难发现它静美的容貌。对着石头,我紧忙着一阵猛拍,多想将我的这个发现,全部收纳进我的镜头,却只能在越来越低的太阳催促下,继续向不远处的公路边奔去。

    回头望,那山渐远,那树渐远,那草地也越来越远,我忍不住长叹一声,与在我心中常相驻留的神秘自然,道一声珍重,说一声再见。我知道,我是很想与他们再次相见,但这,可能吗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.10.06.     于酒泉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3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