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采蘋  

2010-01-22 20:51:05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于以采蘋?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哪儿去采浮萍?)

南涧之滨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南面的溪水之滨。)

于以采藻?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哪儿去采水藻?)

于彼行潦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流水沟雨水道。)

 

于以盛之?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用什么来盛它呢?)

维筐及筥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那方的筐圆的箩。)

于以湘之?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用什么来煮它呢?)

维錡及釜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有脚的錡无脚的锅。)

 

于以奠之?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哪儿去祭奠呢?)

宗室牖下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宗庙的天窗下。)

谁其尸之?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谁在那儿主祭呢?)

有齐季女。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个美丽的女娃。)

 

 

(1)朱熹:“蘋,水上浮萍也。”

(2)毛亨:“滨,崖也。”

(3)孔颖达:“藻音早,水菜也。”

(4)马瑞辰:“行者,洐字之渻借。《说文》:‘洐,沟行水也。’......

    言沟水之流曰洐,雨水之大曰潦。“

(5)陈奂:“《甫田》传云,在器曰盛。”

(6)毛亨:“方曰筐,圆曰筥。”

(7)毛亨:“湘,烹也。”

(8)毛亨:“錡,釜属。有足曰錡,无足曰釜。”

(9)毛亨:“奠,置也。”

(10)毛亨:“宗室,大宗之庙也。”

(11)毛亨:“尸,主。”

(12)马瑞辰:“齐者,齋之渻借。......《广韵》齐又音斋,云好貌。”

 

 

盛(cheng)成    錡(qi)其    齐(zhai)斋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召南》。祭祀对于古代尚没有多少科学常识的人们来说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。在祭日来临之前,一定有许多的准备工作要做;在南涧采蘋,于行潦采藻,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;采好了以后,当然就得有东西来装,这时候,方的筐圆的箩就派上了用场;拿回家以后,当然还得煮熟了它,有脚的錡无脚的锅也就逐一登场;最后,祭日的当天,人们将做好的祭品,按规定摆放在宗庙的窗下,等待仪式的正式开始。主祭要登台亮相了,竟然会是一个美丽的女娃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相信许多人都会对此有一点疑问;那时候,人类应该已经进化到父系氏族社会,如此重要的活动,主持人就算不是德高望重的长者,最起码也要是家族或者部落里的实权人物,怎么会让一个女子担当如此重要的任务呢?何况她还只是一个美丽的女娃。

    不忙,我们先去看看《毛诗正义》里怎么说。“《采蘋》,大夫妻能循法度也。能循法度,则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。”意思是说:《采蘋》这首诗,是说大夫之妻能够遵循法度的。能够遵循法度,就可以与大夫一起承奉先祖,共同祭祀了。从整首诗来看,不能说没有表达出这层意思,但我想,这里面多少还是有一点蹊跷,尤其是最后一段中“谁其尸之,有齐季女”两句,虽然我也同意多数人的意见,将它翻译成那样的意思,但在我内心深处,还有一种解释,说出来与大家探讨,希望这样的解释,不至于吓坏了大家。

    “谁其尸之”中的“尸”,毛亨的解释是“主”,毛亨的时代更接近于《诗经》的时代,按理说我们没理由不相信他老人家,而这个“主”,就将我们带入了一个误区,似乎只可能解释为“主持”或是“主祭”一类。但我想“尸”就是“尸”,可能与“主”没有什么牵连;在祭祀仪式上,从“尸”字上我们就可以联想到牺牲,也就是祭祀时所用的贡品;进一步想,牺牲一般来说都是用动物的尸体,活祭毕竟是少数。而你要知道,我们古老的祖先可不是什么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在愚昧荒蛮的上古时期,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,他们可是惯于用活祭这种方式的,而且在重大的祭祀活动中,还会选用童男童女来作为牺牲;这虽然非常的令人厌恶,但这是事实,从此后的殉葬中,我们一样可以看到这种野蛮的痕迹来。马瑞辰说:“齐者,齋之渻借。”即是说“齐”和“齋”是同一个意思;“齋”是用来干什么的?当然是用来祭祀的。那么,“有齐季女”是不是就是将那个美丽的女娃作为牺牲呢?我觉得很有这样的可能。在父系氏族社会当中,男孩子已经相当的金贵了,而女性地位的下降,为这样的野蛮也提供了可能,用“司空见惯”这个词好像也没什么大的问题。

    牺牲这个词,很多年以来已经改变了其原有的部分含义,似乎还变得越来越崇高;在古代,这可是专指作为祭祀仪式上的贡品的,即便是后来衍生出来的一些含义,也是用崇高来掩盖野蛮。毕竟几千年了,女性被作为牺牲,已经成为社会的习惯,女性自己也有作牺牲的情结;当然,这里的牺牲不是说一定要去做贡品,其实也包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而今的女性,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受益者,地位无疑有了巨大的提高,但在某些约定俗成的社会惯性当中,还是充当着最先被牺牲的角色。

    现在的我们是没有祖先那样野蛮了,也绝对不可能再出现将女性作为牺牲的愚昧事件,但女性的地位,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与男人们平起平坐呢?这恐怕还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事情。

    真的希望我的解读是错的,而且希望从一开始就没有这样的野蛮存在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22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