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击鼓  

2010-01-25 22:04:01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击鼓其镗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鼓儿擂的咚咚响,)

踊跃用兵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战士踊跃举刀枪。)

土国城漕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做完土工修城墙,)

我独南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独从军去南方。)

 

从孙子仲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随着率兵的孙子仲,)

平陈与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平定了南边的陈与宋。)

不我以归,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还不让我回家去,)

忧心有忡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忧愁使我心真痛。)

 

爰居爰处?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居住在哪歇在哪?)

爰丧其马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哪儿丢掉那匹马?)

于以求之?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该上哪儿去找它?)

于林之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那林子的树底下。)

 

“死生契阔,”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“或生或死或离别,”)

与子成说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我共同盟誓约。)

执子之手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紧紧握着你的手,)

“与子偕老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“和你偕老到白头。”

 

于嗟阔兮!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哎哟,这样的阔别!)

不我活兮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让你我不能一道儿生活!)

于嗟洵兮!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哎哟,这样的远走!)

不我信兮!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让你我不能如约信守!)

 

 

(1)朱熹:“镗,击鼓声也。”

(2)毛亨:“使众皆踊跃用兵也。”

    朱熹:“兵,谓戈戟之属。”

(3)朱熹:“土,土工也。国,国中也。”

    郑玄:“或役土工于国,或修理漕城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漕,卫邑。......城,筑都城也。”

    王应麟:“《通典》‘滑州白马县,卫国漕邑。’”

(4)朱熹:“孙,氏。子仲,字。时军帅也。”(陈为今河南省淮阳,宋为今

    河南省商丘。)

(5)郑玄:“以,犹与也。”

(6)陈奂:“有,状物之词。”

(7)余冠英:“爰,疑问代名词,就是在何处。”

(8)余冠英:“于以,犹于何。”

(9)钱钟书:“《大雅  绵》:‘爰契我龟’,毛《传》:‘契,开也。’故

    契阔二文正亦可均为间别、分离之意耳。”

(10)朱熹:“成说,谓成其约誓之言。”

(11)朱熹:“于嗟,叹辞也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《尔雅》:‘阔,远也。’”

(12)毛亨:“洵,远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远者,言远行从军也。”

(13)陈奂:“案《传》以极诂信,而信极连读,犹以生诂活,而生活连读。不

    与我信极者,言不与我终古也。”

 

 

镗(tang)汤    忡(chong)充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邶风》。写一个久戍在外的战士对家人的怀念,想起当年与妻子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誓约,看着眼前居无定所的战争生活,担心自己再也不能与心上人偕老白头,这是一种怎样明白的的情感,又是怎样深厚的一种忧虑呀?毛公这次也没办法将其上升到一个政治高度了,做出了“《击鼓》,怨州吁也。卫州吁用兵暴乱,使公孙文仲将而平陈与宋,国人怨其勇而无礼也。”的解读,意思是说:《击鼓》这首诗,写的是抱怨州吁的事情。卫国的州吁用兵没有正当的目的,也没有一定的规矩,只是命令公孙文仲率兵去打陈国与宋国,因此,国内的老百姓怨恨其勇有余而礼不足。我想,这首诗的内容再明白也不过了,也只能有这样的解释,即便是不太懂古文字的读者,你也无法做出别样的解读,至于究竟是抱怨州吁还是其它任何人,我认为都在其次。

    回溯人类诞生以来的所有历史阶段,几乎没有几天时间是和平的,整个一个地球,不是这块地方陷于兵火之中,就是那块地方处于争斗的前沿阵地。据说有人做过统计,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人类历史,几千年来,总共就只有那么可怜的十几天时间是没有战争的。十几天,相对于几千年,这是一个多么微不足道的数字呀!是的,人要生存,就必然要扩展自己的生存空间。日本人,在亚洲可谓好战的先锋,这一切要是仅从生存空间的拓展来看,似乎也无可厚非,毕竟日本人的生存空间太狭小了,太逼仄了,不向外去开拓和扩展,唯有等死一条路,怎么办?只有开动战争机器,从别人的手里夺取。所以,前贤们早就预言:中日之间不可能世代友好,终有一天,他们的东洋刀会再次向中国人的头上舞来!怎么办?作为土地世代的主人,我们只有被动应战,以战争来扑灭战争。我历来反对战争,可对于别人、或是别的民族强加在我们头上的战争,我们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,一定要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,就像不久以前的抗日战争一样,全民合作,一致对外,至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刻意歪曲的历史,我相信,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。杜聿明,卫立煌,孙立人......,当然也包括老蒋等等一些据说是罪大恶极的战争罪犯,其对于民族的功过是非,现在不也已经通过星星点点的历史事实,开始闪烁出一星半点的光亮来了吗?

    上面的这些,其实并不是我要说的主要问题。我实在是想不通,那些窃据宝位的人中龙凤,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用战争来解决面临的困境,很早以前是这样,比如说州吁,比如说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希特勒;而最可怕的就是目前,美国人仍然动不动就挥动战争大棒,用血与火来回应任何对其有一点威胁的动作,哪怕它只不过是几句略有些煽动性的语言,其说出来的目的,也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而已。看看吧,在伊拉克,在阿富汗,在被美国人胁迫下的巴基斯坦,爆炸,恐怖活动,清剿基地与塔利班武装人员,每一次的行动,我倒想问问,那些含恨死去的人中,究竟有几个是当事的利益冲突方?又有多少不是咱普通的民众,可怜的百姓?

    我很幼稚,我也的确不懂什么政治,我常常幻想,人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做西楚霸王项羽呢?霸王说了:刘邦小儿,有没有本事?有本事咱俩单挑,何苦为了咱俩害天下的百姓生灵涂炭。然而,这世界上,如刘邦小儿者太多,他宁可牺牲自己的父母妻儿,也不会站出来做光明磊落的了断,这实在是一个叫人无可奈何的现实。

    血淋淋的现实,可不管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誓约,美人只是你的美人,人家要的可是江山,若为江山故,所有皆可抛,这可能就是人家的处世哲学吧,面对这些,咱好像只有“躲”,躲不过的时候,只好屈从,不服也没办法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25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