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定之方中  

2010-01-26 16:57:5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定之方中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定好了工程的方案,)

作于楚宫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在楚丘将新都营建。)

揆之以日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依靠日影来定东西,)

作于楚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在楚丘建筑那宫殿。)

树之榛栗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宫里栽上榛树栗树,)

椅桐梓漆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还有椅桐和梓漆,

爰伐琴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以后砍来做琴瑟等乐器。)

 

升彼虚矣,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登上老城那堆废墟,)

以望楚矣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把新楚丘来看仔细。)

望楚与堂,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看一看楚丘与堂邑,)

景山与京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弄准了方向与高低。)

降观于桑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到周围观察那蚕桑,)

卜云其吉,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占卜说是大吉大利,)

终焉云臧。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结果也和卦象统一。)

 

灵雨既零,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刚好下了场及时雨,)

命彼倌人。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叫来那赶车的“司机”。)

星言夙驾,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天晴了赶快来驾车,)

说于桑田。(1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咱们高兴地去看田地。)

匪直也人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是一个正直的人呀,)

秉心塞渊,(1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的操行高洁又诚实,)

騋牝三千。(1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定会有好马三千匹。)

 

 

(1)朱熹:“定,北方之宿,营室星也。此星昏而正中,夏正十月也。于是时

    可以营制宫室,故谓之营室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方中,昏正四方。”

    郑玄:“定星昏中而正,谓小雪时,其体与东壁连正四方。”

    焦循:“营室昏正,惟十月小雪时。此时与东壁正方于中,故云方中。盖

    营室二星、东壁二星合为四星。未正十月小雪时,四星横斜,未得方正,

    惟小雪时,昏中,四星乃正方如口,故名女取(合为一字)訾之口。毛所

    云昏正四方如是,故郑申明之以为小雪时与东壁连也。”

(2)毛亨:“楚宫,楚丘之宫也。”(楚丘,在今河南省淇县之东,濮阳之西。)

(3)毛亨:“揆。度也。度日出日入以知东西。”

(4)郑玄:“树此六木于宫者,曰其长大可伐以为琴瑟。”

(5)朱熹:“虚,故城也。”

(6)朱熹:“楚,楚丘也。”

(7)朱熹:“堂,楚丘之旁邑也。”

(8)朱熹:“景,测景以知方面也。......京,高丘也。”

(9)毛亨:“龟曰卜。”

(10)毛亨:“允,信。臧,善也。”

(11)郑玄:“灵,善。”

    毛亨:“零,落也。”

(12)毛亨:“倌人,主驾者。”

(13)陈乔枞《三家诗遗说考》:“《韩诗》:‘星,精也。’精,明、晴

    之谓也。”

(14)朱熹:“说,舍止也。”

(15)毛亨:“秉,操也。”

    郑玄:“塞,充实也。渊,深也。”

(16)毛亨:“马七尺以上曰騋。騋马与牝马也。”

 

 

揆(kui)葵    京(jiang)姜    倌(guan)官    騋(lai)来

牝(pin)聘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鄘风》。这首诗是写卫国为戎狄所灭以后,卫文公迁居营丘,记述了他和他的子民在这里建筑宫室,以及卫文公督促农桑的情况。《毛诗正义》也是这样说的:“《定之方中》,美卫文公也。卫为狄所灭,东徙渡河,野处漕邑;齐桓公攘戎狄而封之,文公徙居楚丘,始建城市而营宫室,得其时制,百姓说之,国家殷富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定之方中》这首诗,是赞美卫文公的。卫国被戎狄(北方的少数民族部落)消灭以后,亡国的卫国人向东渡过黄河,在漕邑一带的野外居住;齐桓公打败了戎狄,封了一块地盘给卫国流民,卫文公带领他的子民迁都到楚丘,开始在恰当的时间,用合适的规制,营建城市和宫室,使其百姓非常的高兴,国家也随后变得殷实富足起来。

    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当中,东夷、西戎、南蛮、北狄,向来是华夏民族最大的威胁,尤其是北狄,始终作为炎黄子孙头上的阴影,而存在于史册典籍的记述之中,可不能小看了当今的蒙古人,咱中国人有文字记述以来,它就作为最强劲的敌人,几乎与我们相伴相生,就我所知道的一点历史,他们就曾不止一次的挥舞着弯刀,杀入我们的文明腹地,在还不够强大的时候,他们是土匪一流人物,到内地也就是烧杀抢掠;长城是做什么用的?不是他们,早在春秋战国以及秦汉时期,我们用得着举全国、全民族之力修长城吗?就是这样,南宋末期,等到他们足够强大以后,他们不但臣服了打败北宋的辽,而且一举斩断了几千年的汉族历史血脉,在我炎黄子孙的血肉之躯上,建立了他们领地遍及亚欧大陆,也是全世界都赫赫有名的蒙元帝国。我们现在都说唐宋元明清,其实,元朝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那是人家蒙古人的历史,你要不信,可以去蒙古国找一个蒙古学者随便问问,他保证不会说这段历史与汉族人有多少瓜葛与牵连,原因也很简单,在那将近两百年的历史当中,主角不是你和我。人家是征服者,而我们是被征服者,“天之骄子”说的是人家成吉思汗及其子孙,并不包括咱这些炎黄子孙,这事说起来多少有一点丢人,但那是历史真实,任凭你怎么忽略、怎么回避、怎么抹煞都改变不了。灭了卫国的这个戎狄,十有八九就是成吉思汗的祖先,好在那时候还有个“战国七雄”中堪称第一的齐桓公,他老人家和咱的卫国国君,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说穿了,当时的名义上,还是周天子的天下,齐楚燕韩赵魏秦以及卫国,都是周天子脚下的诸侯国。这样,齐桓公帮着卫文公,打败了这个后来不可一世的“天之骄子”,将他们重新赶回了他们的草原,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点安慰罢。

    历史是个很叫人奇怪的东东,它屹立在文字以及文字之外,毫无表情的看着人们在那里将它使劲的揉搓、搅拌、篡改、还原,但它却总是固守着自己僵硬的身躯,流动着自己冷静的血液,一成不变。

    想想,中学那时候,我们从历史教科书里读到的那些,那还是历史它原来旧有的模样吗?作为一个大国,负责任的大国,一定要有负责任大国的气度,而尊重历史事实,不为尊者讳,不颠倒黑白,更不要贪天功为己有,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修养,是到了还历史一个真实面目的时候了,包括上世纪抗日战争那段历史,我们实在是没有必要将蒋家王朝说的那样暗无天日。一个国家当中,主要成分以老百姓为主,而不是以某个组织的成员为主;作为老百姓,江山姓什么不重要,能不能吃饱饭、穿暖衣,过上好日子,能不能家庭殷实而富足,才是咱们最应该关心的;就像卫国人民一样,老百姓幸福喜悦了,国家还怎么可能不殷富呢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26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3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