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竹竿  

2010-01-27 16:31:5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藋藋竹竿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柔软的竹竿长又长,)

以钓于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钓鱼在那淇水上。)

岂不尔思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哪能不把你来想?)

远莫致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只是路远无法回家乡。)

 

泉源在左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泉水在左边流淌,)

淇水在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淇水在右面荡漾。)

女子有行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姑娘就要出嫁了,)

远兄弟父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远离兄弟父母身旁。)

 

淇水在右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淇水在右面荡漾,)

泉源在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泉水在左边流淌。)

巧笑之瑳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笑在你脸上的酒窝,)

佩玉之傩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还有腰际佩玉的婀娜。)

 

淇水滺滺,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淇水淇水静静流,)

桧楫松舟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桧木桨板松木舟。)

驾言出游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驾起船儿去出游,)

以写我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解除我心之忧愁。)

 

 

(1)毛亨:“藋藋(应该是竹子头),长而杀也。”

    孔颖达:“藋藋然长而杀之竹竿。”

(2)朱熹:“泉源,即百泉也,在卫之西北,而东南流入淇,故曰在左。淇在

    卫之西南而东流与泉源合,故曰在右。”

(3)毛亨:“瑳,巧笑貌。”

(4)严粲:“腰身袅傩也。”

(5)毛亨:“滺滺,流貌。”

(6)朱熹:“楫,所以行舟也。”

 

 

藋(di)狄    瑳(cuo)蹉    傩(nuo)娜    滺(you)由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卫风》。读这首诗,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粗布褐衣的妙龄女子,头上戴着树枝柳条编就的花冠,手腕与脚腕上也缠绕着巧手编织的花环,光着脚丫子,半裸着健美的身躯,在一眼泉水边,在一弯河水上,挥动桧木的桨板,驾着小小的松木舟,手拿又长又柔软的钓鱼竿,凝神屏息,聚精会神的盯着水面;而当鱼儿上钩,用劲一提的时候,她那银铃一样的笑声,就叮叮当当的跳跃在水面之上。然而,女孩子已经出嫁,她只能在辛苦劳作之余,凭空遐想小时候在娘家的那些乐趣了。《毛诗正义》也做出了类似的解读:“《竹竿》,卫女思归也。适异国而不见答,思而能以礼者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竹竿》这首诗,是写卫女思归的。嫁往异国他乡而不能与父母兄弟见面,非常想念家人,希望能再次当面向父母兄弟行礼,享受天伦之乐。意思差不了多少,我们就不在此难为毛公了吧。

    一个女孩子,最好的岁月恐怕就是在娘家的那段时光了吧。一般来说,上有爷爷奶奶的溺爱,中间有爸爸妈妈的关怀,身边又有兄弟姐妹的围护,再加上人人都会有的那么几个闺中密友的陪伴,那日子简直就跟糖拌了蜜一样吧;想吃了,爷爷奶奶会及时的送上前来;想喝了,爸爸妈妈会笑骂着端到眼前;想玩了,兄弟姐妹会迁就着来作最喜欢的游戏;想乐了,闺中密友自然会贴着耳朵,窃窃私语你最爱听的话题;不需要任何人打扰的时候,又可以躲在一个只有自己的空间,尽情的做着属于自己的美梦;长大了,男孩子成为你生活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,就算是再笨的男孩子,此时也绝不会败坏你的兴致,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讨你的欢心,常常用上天去摘星星月亮一类不切实际的许诺,让你那与生俱来的虚荣,在自由发挥的幻想中得到最真切的、也是最大的满足。一场婚礼,不管是怎样的婚礼,都会将女孩子送上人生最美的巅峰,此后,九天仙女就会一下子跌入人间,开始漫长的俗世生活。粗想起来,有哪个女孩子愿意第二天早上醒来,除了柴米油盐,就是锅碗瓢盆呢?一段时间以后,又有哪个女孩子不会热切的怀念起,在娘家的那段无忧无虑的生活呢?

    突然就想,人为什么不能倒过来生活呢?从垂垂老矣开始,渐入佳境,身体一天天变得健壮,心灵一天天变得活泼,头上的发一天天变得黑而密了,脸上的斑点一天天变得少而淡了,眼角的皱纹也一天天变得舒展,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;虽然最终我们不免会回到懵懂无知的境界,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活了如此长的时间,能够在一堆尿泥和一脸憨笑中,将自己还算美丽的生命埋葬,当然可以说不枉此生了。

    这样的幻想毕竟只是一个幻想,不知道有几个人,会愿意与我一样从终点返回,体验这段与众不同的生命呢?

    胡言乱语,怎么跟喝了酒似的?不足为凭,不足为凭的。一笑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27.     于酒泉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1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