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叔于田  

2010-01-29 17:57:56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译文:

叔于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阿叔今天去打猎,)

乘乘马。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马拉车排成列。)

执辔如组,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握着缰绳如织布,)

两骖如舞。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两旁骖马象飞舞。)

叔在薮,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阿叔来到湖边地,)

火烈具举。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周猎火全烧起。)

襢裼暴虎,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赤手空拳捉老虎,)

献于公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把它献到公爷处。)

将叔无狃,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不要太马虎,)

戒其伤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小心老虎咬着你。)

 

叔于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今天去打猎,)

乘乘黄。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黄马四匹排成列。)

两服上襄,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两马驾辕在两旁,)

两骖雁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骖马在外如雁行。)

叔在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来到湖边地,)

火烈具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周烈火全飞扬。)

叔善射忌!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这箭射的好!)

又良御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驾车的技术多高超!)

抑磬控忌!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会儿勒马停车轿!)

抑纵送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会儿纵马去奔跑!)

 

叔于田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今天去打猎,)

乘乘鸨。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花马四匹排成列。)

两服齐首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辕边服马头并头,)

两骖如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骖马在外如双手。)

叔在薮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来到湖边地,)

火烈具阜。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四周烈火蓬勃起。)

叔马慢忌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阿叔让马慢下来!)

叔发罕忌!(1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射出的箭也少下来!)

抑释掤忌!(1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会儿装箭入箭袋!)

抑鬯弓忌!(1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一会儿收弓入弓袋!)

 

 

(1)陈奂:“《嵩高》《传》:‘乘马,四马也。’”

(2)郑玄:“如组者,如织组之为也。”

(3)陈奂:“在旁曰骖。”

(4)毛亨:“薮,泽。”

    孔颖达:“薮泽亦禽兽之所藏。”

(5)余冠英:“烈是迾的借字。迾,遮也。猎时放火烧草,遮断群兽逃

    散的路,叫做火迾。具举,齐起也。”

(6)毛亨:“襢裼,肉袒也。”

    朱熹:“暴,空手搏兽也。”

(7)毛亨:“狃,习也。”

(8)毛亨:“四马皆黄。”

(9)朱熹:“衡下夹辕两马曰服。”

    陈奂:“上,犹前也。襄,除也。除,犹去也。两服在前,故曰

    上襄。”

(10)毛亨:“忌,辞也。”

(11) 马瑞辰:“磬控,双声字。纵送,迭韵字。不当如《毛传》字

    各为义。磬控、纵送,皆言御者驰逐之貌。”

(12)毛亨:“骊白杂毛曰鸨。”

(13)毛亨:“阜,盛也。”

(14)毛亨:“罕,稀也。”

(15)朱熹:“释,解。掤,矢筒。”

    孔颖达:“叔释掤以覆矢矣。”

(16)孔颖达:“鬯者,盛弓之器。鬯弓,谓韬弓而纳之鬯中。故云鬯弓,韬弓,

    谓藏之也。”

    段玉裁:“《秦风》作韦长(合为一字),为正字。”

 

 

骖(can)参    薮(sou)叟    襢(tan)坦    裼(xi)锡   

狃(niu)纽    女(ru)汝    磬(qing)庆    鸨(bao)保

掤(bing)冰    鬯(chang)畅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郑风》。前面已经翻译过一篇叫《叔于田》,都是《郑风》中的诗篇;记得在文中还将人家毛公奚落了一番,并大放厥词,说了些有关于职称的闲言碎语;轮到这篇,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。如出一辙,这篇也是在歌赞一个颇有水平的猎人,大叔打猎,无论是驰马还是射箭,都可谓弓马娴熟,控纵自如;最令人羡慕的是他老人家,竟然可以赤手空拳的去捉老虎,这份勇力,这份勇气,不要说一个女孩子会发出啧啧的赞叹,就是一个身手不错的男人,也一样不会吝惜他的溢美之词。可是,《毛诗正义》会有怎样的解读呢?“《大叔于田》,刺莊公也。叔多才而好勇,不义而得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大叔于田》这首诗,是讽谏莊公的。大叔多才多艺又好勇斗狠,虽然不义但是一样得到了众人的拥戴。虽然做出了这样的翻译,但心里总还是有一些忐忑,翻译准确吗?

    算了,咱不管他,按咱自己的意思说下去好了。

    古往今来,女士们都喜欢大叔这样的男人。“乘乘马”、“乘乘黄”、“乘乘鸨”,这三种略有区别的描写,是不是就像在说那今天开宝马,明天换奔驰,后天又驾着克莱斯勒的那些高官、大腕、款爷或是黑社会大哥呢?他们在一定的圈子内,总是能够叱咤风云。高官就不用说了,拿着老百姓奉养的血汗钱,这谱是不摆白不摆,白摆谁不摆?君不见,政府的高楼,公仆的座驾,哪一个不是典型的地标性建筑,晃眼的中高档水平?大腕咱没法眼馋,人家的爹娘老子给了人家一副好皮囊、好嗓子,帕瓦罗蒂不是说了吗?人家的嗓子眼可是被上帝他老人家亲自亲吻过的,有什么办法?以人家这样的条件,当然可以花钱如流水,住什么样的豪宅,开什么样的名车,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,让女士们趋之若鹜咱也不敢有什么好说。款爷呢?我们不敢排除这类人群,是依靠自己的真才实学发家致富的,但当然也敢怀疑他们财富来路的不地道,多少昨天还名不见经传、能力也相当有限的小二哥,在傍上了高官等一些贵人以后,似乎在瞬间就走上了好运,突然之间就登上了什么福布斯,挂上了什么排行榜,好多人就此还或明或暗的养上了二奶、三奶......以至于X奶,真正是羡慕煞人也。黑社会大哥这个名词总是叫我有些肝儿颤,咱是社会主义国家呀,怎么会有那资本主义特有的衍生物呢?别的地方咱是不敢乱说的,这重庆造的是哪门子孽呀?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,这块福地独立成为直辖市不过十来年功夫吧,短短几年时间,怎么会一下子冒出那么多黑社会呢?许多还是穿着红袍子的黑社会,叫那些在真正的黑社会里打拼的袍哥袍弟,都眼馋的直流口水;幸亏是薄哥去了,薄哥放着大好的前程肯屈尊到地方施展,做一回赤手空拳捉老虎的“大叔”,不会是无目的的,一顿拳脚,就划拉出来了那么些个耀武扬威的高头大马,不由得叫俺为他捏了一把汗。咱中国有一句俗语叫:“枪打出头鸟!”都张狂的像大叔一样了,不削你削谁呢?你以为现在还是郑庄公那个时代呀,有点子本事就可以张牙舞爪了?

    不喜欢大叔的张狂,主要是因为我虽然已经到了大叔的年纪,但却始终没有条件或叫资格,像大叔那样在女士们面前摆摆谱。男人装着不爱吃醋,但真要吃起醋来,那可就是台风中心的风力,十七八级呀!可以排山,也可以倒海的,你还别不相信,此刻,这风暴就在酝酿中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29.     于酒泉

 

     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1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