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午餐随想  

2010-01-07 21:37:40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老婆有事情回老家去,我的生活立刻没有了规律,最痛苦的就是到了中午12点和晚上18点时分,想上老半天,还是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吃饭。

    老婆说了:我回家了,又没有把锅背走。是的,你是没有将锅背走,我也的确可以自己动手,问题是做什么呢?和点面,焖点米饭,随便扒拉两个菜都没有问题,但每次和面、焖米饭,都足够我吃上两三顿,连续吃同样的饭菜,咱且不要说什么营养之类,第一顿吃也就马马虎虎的填饱了肚皮,第二顿呢?恐怕就有些味同嚼蜡了,如果再不小心多出来一点,就我自己说来,那是一定会斗争好长时间的,继续吃?太对不起自己的味觉了,丢掉?马上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犯罪感涌上心头。我是一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中年人,不止一次的听老人们说起过“六零年”,那个饿死了地上一层人的饥馑之年,不仅留给我的父辈一个终身的阴影,就是我们这些饥荒后出生的一代人,对其也有着难以泯灭的恐慌。由此,我尽量不舍弃所有的食品,就是在饭店用餐,我也尽自己所能奉劝进餐的所有人,不要浪费。所以,为了不在我的手上暴殄天物,我一般都选择去外面吃;当然,这里面也有一点点懒惰的成分在。

    又到时间了,这几天已经习惯了的那种犹豫再次找上门来。想了又想,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去塞满这个无底洞,忽然记起前些天一个朋友说了,富康家世界附近,有一家焖锅做的不错,电话过去,他正好也有兴趣,于是相约而去。

    门面不大,环境却不错,中午的客人又不是很多,我们便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。点菜,上锅,要了一瓶姜啤,边说着话,一顿饭就在有些懒散,有些随意的轻松气氛中结束了。吃的还算干净,是我一直追求的那种效果。

    回家的路上,我不由得想起当年在单位上班的时候,由于工作关系,我经常要参加与客户的谈判,到了吃饭的点儿,不管是谁做东,都会去酒店,而且是有一定档次的酒店。如果是有求于我们的客户埋单,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,他们自然会点上许多的菜,而且要有几个平常并不多见的生猛海鲜,生怕怠慢了我们这些财神爷;如果是我们埋单,由于是公款,更是几乎没有人对一桌子的菜提出异议,而喝酒也成为必不可少的节目,觥筹交错之间,实际上,大家都是只对前面的凉盘和先上来的几个菜有点胃口,而对压轴的大菜一般都只是蜻蜓点水的尝尝罢了。饭后,当大家都摇摇晃晃的要离开餐桌的时候,望着那剩在桌子上的大鱼大肉,甚至是上百块钱、几百块钱的菜肴,宾主都仿佛腰缠万贯的大款一样,尽量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,嘴里没准还就在一个劲的跟对方客气,没吃好没吃好......。真的没吃好吗?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,在我来说,常常是有一点心痛的,不是因为钱,钱算什么?不就是一张花纸纸嘛!关键是那么多的食物,那么多用一点一滴的汗水浇灌出来的食物,竟然马上就要被倒入泔水桶,就要成为垃圾被丢弃,这无论如何都不是我愿意看到的结果。但我也无能为力,只能把这些生生的掩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,让自己脆弱的神经一天天变得坚硬起来。

    中国人最看重的面子,在刚刚富裕起来的这几年里,可谓表现得淋漓尽致,尤其是在吃饭上。而慷纳税人之慨的公款吃喝一族,据说都不是我这等人可以想象得来的;时常见诸于报章杂志的那些统计数字,时常见诸于红头文件的那些规章制度,多少年了,竟然还是没有管住一张嘴,这是不是有些荒诞呢?但如果让每一个就餐的人自己掏钱呢?我想,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不会无所谓的。

    又在咸吃萝卜淡操心,人家组织上左一个规章,右一条禁令的都没有管住,我在这里说三道四的又有什么用呢,讨人嫌呀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1.07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7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