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年钱  

2010-11-17 22:31:39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不知道从哪句话上引起,老婆忽然想起了她的爷爷,想起了爷爷活着的时候。那时候,每逢年三十的晚上,一大堆的孙子孙女,环绕在他老人家的膝前,一半是逗爷爷开心,一半谁都不愿意说破,其实,每一个孙子孙女都眼巴巴的等待着,等待着有一份工作的爷爷发给大家年钱。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太少了,每人两毛钱。但就是那两毛钱,就足可以让一年到头,难以同人民币谋上一两次面的他们,高兴上整整一个正月节。

    而在我的记忆中,我的家族从来就没有过发年钱的说道。要说发压岁钱,这不是我说大话,我的家族恐怕要算是从我开始的。我参加工作以后,不久即结婚成家,先是有了我的儿子,接着就有了侄子、外甥、内侄、内侄女,每逢过年,当已经接受了外界熏陶的我,带着老婆孩子,人模狗样的回到家里以后,虽说兜里仍旧没有几文钱,但装大个是不用人教的;年三十儿的晚上,孩子们跪地上给长辈拜年,这一刻,我会装作很平淡的从兜里拿出几张“毛爷爷”,慷慨大方的递到每个孩子的手里;老父亲老母亲似乎是受了我的感染,也抖抖索索的捻出几张来,让一家人在人民币的感染下,皆大欢喜起来。几年之后,这就算是成了家庭的传统,甚而至于这些个毛孩子,渐渐的竟然对每年的年钱,有些满不在乎起来。

    每当这时候,我的心里是颇有一些不平的。要知道,我也曾经是孩子,我怎么就从来没人给发过什么年钱呢?尽管我父亲也算是一个大学毕业生,也算是一个国家干部,在西藏上班那几年,可以说拿着天文数字一样高的工资,我也还是没有接受过哪怕是一分钱的年钱;一年到头,也有见钱的时候,只不过大多是拿了几张毛票,顶多一两块钱,去替大人买个东西呀嘛的,而属于我的恐怕只有每学期开学前的那点学费,捏在手里,顶多也不过几十分钟而已,但我们那时候很高兴,莫名其妙的高兴。

  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难处。太爷爷他们年轻那时候肯定没有我,再说了,家族在那时候还在穷人堆里摸爬滚打,乱世中,能哄饱了肚子就算奇迹,谁还会打什么压岁钱的主意?后来,太爷爷带着他的几个儿子(小儿子婚后不久即夭折),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发家历程,临到解放前,家底子一年比一年厚实起来。这时候,该考虑在逢年过节的时候,给孩子们一点小甜头了吧?但以我对老祖先的认识,这恐怕没有一点可能;你想,他们可是从苦难当中,一点一点的努力,一点一点的积累,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小小的家产,怎么可能如此大手大脚?因此,我爹他们这一代人,肯定也没有可能获得压岁钱。

    下来就该我们了,这时候已经是解放后。解放后的我家,被村上一帮受组织支持的穷棒子,打土豪分田地,几乎瓜分了一个干干净净,土地没有了,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满圈牛羊和骆驼,也全被赶进了合作社、生产队的圈棚。这样也没什么,至少那些东西都还在吧,但这并没有为全村人带来福音,地里的出产不见多,而圈棚当中非但未见增加,反而一年比一年见少;这样做,一个最大的好处是:我家和村上的所有家庭越来越像,穷的屁股上拦毡,就差叮当乱响了。如此景象,就算我家偷偷摸摸的还存了一点袁大头嘛的,也因为改天换地而失去了它本该有的效用;而人民币在那时候,似乎在咱中国到处都算是缺货;年节当中,又有谁敢想什么年钱呢?年三十儿又到了,锅里怎么说也得有点肉了不是,长辈和几个大点的男丁,按照家乡的习俗,在天擦黑的时候,鬼鬼祟祟的带上几张纸钱,带上几套供品,去村前的那道沙河里祭奠祖先,完事后并不忙吃饭,要先去家族近支的几个老人那里拜年。我奶奶很年轻的时候就双目失明,自己都自顾不暇,哪还有能力为后辈儿孙准备年钱?一大群孙男孙女磕完头以后,多数时候都是规规矩矩坐那里说几句话,然后在奶奶她老人家的一脸尴尬当中,黯然退场。二奶奶、三奶奶不一样,她们首先有一个好身体,就算是没有能耐准备年钱,但平时的生活当中,总能收拾到几颗大豆,几粒沙枣,几个糖块,在有钱没钱剃个光头过年的大喜日子里,这些放的都有些发霉了的稀罕东西,自然都派上了用场;一大群的孙辈一哄而上,在经过一番嘻嘻哈哈的洗劫以后,各自擓了一大把扬长而去。

    我可以记得清事体的时候,已经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,那个时候,欧美的洋鬼子们,已经从战争中醒过了神,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;就算是我们的紧邻小日本,也已经从战败的阴影当中走了出来,经济发展可谓一日千里;可我们呢?尽管在口头上也经常说是什么一日千里,但那是怎样的一日千里哦,解放都几十年了,老百姓的日子还是如此的艰难,那时候,没人对追随着他们闹革命的老百姓说声抱歉,现如今,还是没人对这些“冤大头”说声对不起。我真的想问问:你们,说的那样好听,可做起来怎么就全都两样了呢?你们是在追求全人类的解放,是在追求全人类的共同富裕,可在上世纪中后期,我怎么只看到富人越来越少,穷人越来越多。没错,后来的改革开放终于让咱们知道了,什么是幸福,什么又是生活,但随之而来的财富重新分配,穷富两极分化,官商勾结,贪污腐败等等旧社会才有的症结,怎么在一夜之间都重现江湖,这和你们当年的追求不是背道而驰了吗?所有这些,你们又有谁来给大家一个适当的解释,又有谁来为你们自己圆一下当年的诺言。

    扯远了,说这些干嘛?咱们还是回到年钱上来吧。时下的中国家庭,要找出不发年钱的家庭,恐怕是个难题;但你要说谁还会为几个年钱而欢欣鼓舞,那也绝对的不符合实际;像我媳妇他们一样,发上两毛钱就会高兴上一整个正月节,那也是一去不复返了。我真的闹不明白,恐怕这也是好多人心中的疑问,如今,咱有钱了,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,款存银行,汽车到家,而我们咋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呢?

    这是个问题,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我是没能耐给出答案,您呢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1.17. 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4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