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北月  

2010-11-22 23:44:47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昨晚的月亮很圆,看样子不是十五就是十六;月色中的天气,有着一丝丝的凛冽,一丝丝的寒冷;没怎么在意,冬天,走入2010年,竟然已经有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 当班,百无聊赖。慢慢的踱出值班室,拂面的西北风,似乎等了很久一样,赶快与我做了一次亲密接触,发热的身体接受了猛烈的袭击之后,不由得立刻收缩起来,使我痛快的打了一个寒战。一地月色的车场里,几十辆被统称为“大奔”的客车,除去两个无法与之融为一体的后视镜,四四方方,静卧在水泥地上,个个都像沉睡的巨兽。而靠南边的土场中,油罐车,槽车,吊车,垃圾车,油田专用的特种车,各式各样,千奇百怪,仿佛是一群从远古走来的史前怪物。它们,劳累了一天,大概也已经精疲力竭,此刻静卧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,在月色中养精蓄锐,等待着明天又一轮的忙忙碌碌。树影扶疏,建筑突兀,山色模糊,附近农家的炕烟,一缕缕飘荡而来,在我的鼻翼边流连忘返。看惯了的景色,往往会叫人觉得无动于衷,闻惯了的味道,常常会叫人觉得似有还无,倒是许久未曾谋面的清凉月色,使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些难忘的片段。

    西北是一个好地方,荒凉,寂寥,风沙,暴雪等等一切灾害性的词语,的确是它特有的面目,但正由于干旱少雨,正由于季风的长驱直入,往往使它多数时候都显得天高云淡,白天就是白天,太阳一览无余的朗照,而到了星星与月亮主宰的时刻,夜晚也好像透明了许多;不像南方,一年四季,虽有着数不尽的花红柳绿,但很难剥离的阴霾,仿佛是一个水柔的妖魔,时时刻刻缠绕在你的身边,使整个世界就像裹了一袭让人总也看不清、摸不透的面纱,神秘莫测。今晚,我陶醉在这样的西北月当中,于思绪深处打捞着那些记忆的碎片,再也难以平静。

    月色与温情有关。童年,一张土炕上,挤着刚刚写完作业,钻进被窝的我们兄妹。天气自然还不是十分的冷,不用关门,月亮自天黑的那一刻,就从东面的山巅上忙忙的跳出来;自吹灯的那一刻,就从半开的门缝里毫不客气的挤进来,在地当中划出一片圣洁的领地,素面朝天,自演自唱。父亲在西藏,两三年都不能回来一趟,在生产队出了一天工的妈妈,忙里偷闲,带着我们最小的妹妹,怀揣着无处诉说的寂寞和孤独,去与邻居的姨娘唠嗑;我们还稍显稚嫩的心思,因此也随着妈妈溜进了姨娘家的院落,直到自家院外响起妈妈疲惫的咳嗽声,响起妈妈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直到妈妈披着一身清爽的月色,后背上趴着早已进入梦乡的小妹,“吱呀”一声推开大门,我们才赶快缩回张望的头颅,把一颗紧张的心放回腹腔,笨拙的装出一副入睡的样子,等待妈妈放下小妹,无声的、怜爱的来抚抚哥哥的额头,拉拉大妹的被角,然后摘去我头发上凌乱的草屑。妈妈就是我们的月亮,那一刻,那一刻的温馨,在月色的衬托下,顽固地存留在我的记忆当中,从来不曾磨灭。

    月色与暧昧有关。青年,我已经是一个光荣的石油工人,夜班的施工工地上,通井机经过一段时间的激烈运转,进入短暂的休息时间,偃旗息鼓。满身油污的我们,坐在防火墙的土垄旁边,随手抓起一把黄土,撒在工服的袖口、工裤的膝盖部位,一遍又一遍的揉搓着,希望无私的黄土,帮我们带走顽固的油渍。猛一抬头,一轮弯月从淡淡的云隙间,探出张望了亿万万年的眯缝眼,将它朦胧的清辉,泼向我们的工地,泼向远处的山坡,泼向一个打着电筒去巡井的采油姑娘身上;那个喜欢围着一袭红纱巾,喜欢闪动着长睫毛,细声细气说话,一脸羞涩的采油姑娘,正踩着一地月色,从山坡上的羊肠小道逶迤而来。习惯了高声大嗓说话的我们,在这一瞬间不约而同的敛气屏声,直等到那个袅娜的身影,与我们渐渐拉远了距离之后,才再一次爆发出一长串别扭的笑声,不知是哪一位,还撮起嘴唇,在月色如洗的夜空中,打了一声响亮的唿哨;在唿哨激起的颤动当中,手足无措的采油姑娘加快了脚步,有些慌乱的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之外。采油姑娘就是我们的月亮,那一刻,那一刻的疯狂,借着月色的背景,轻盈的降落在我记忆的一角,久久不愿离去。

    月色与爱情有关。谈情说爱的男女,哪一对不愿在月色朦胧中互诉衷肠?想想,长长的马路,迷离的灯光,芬芳的月色,成双的身影,有情人沿着街边漫步,总会有走累的时候,总会有适当的时刻,总会有恰当的理由,总能找到适当的地点;或许是公园的花丛里,或许是楼头的转角处,或许就在街面的阴影中,或许还会在五光十色的酒吧内;他,有些忐忑的收住脚步,有些紧张的伸出手臂,有些试探性的握住女孩子的手,搂过女孩子的腰,情不自禁,双方滚烫的唇,对方滚烫的湿润,急促的呼吸,慌乱的抚摸,很快将彼此带入一个忘我的境地......。而多情的月亮,尽管早已尽阅人间风情,在这一刻,也不忍心惊扰这人间至情,匆忙扯过一片云絮,羞涩的遮住了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 月色当然也与生活有关。中石油多好,又涨工资了,即便是我们这些与中石油藕断丝连的边缘人,八九天时间里才上24小时的班,也同样享受到了一小份月光的滋润,一个月立马多了150个大元的收入,还是从年初开始补发,11个月累积下来,一下子凭空就多收入了1650元,你让我怎么不对这样有情有意的单位感恩戴德?你让我怎么不对我们的组织和政府感激的五体投地?月色如银的街头,我和老婆素来沉重的脚步,因为这份意外之喜,在这一刻,似乎也变得轻盈起来。以至于当我起了头,将文章写到这里的时候,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将它收住。

    西北月,美丽的西北月,妙不可言的西北月呀,你会一如既往,你会经久不息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1.22. 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6)| 评论(7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