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蚕食  

2010-11-25 14:42:37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蚕食,一个中性词,没什么褒贬;用在哪里,似乎都可以,就算有咬噬的意思,那也是不痛又不痒。要说还有一点点的不舒服,大概只有与我差不多年龄,40岁往上年纪的人会有一点想法;再怎么说,你不该用一个如此低级的动物喻人,俺们可是高级动物,有着凌驾于一切动物之上的资本。但你要是拿它来形容一个新新人类,人家没准就非常的高兴,你看那白白胖胖的蚕宝宝,身体可能显得有一些笨拙,但一张嘴可是非常的勤劳,总是在匆忙的进食,匆忙的咀嚼,匆忙的都不像一个孱弱的、更像单细胞生物的动物,何况,人家还有一个绝招——吐丝。要知道,蚕宝宝吐出来的丝,在化学品还未充斥市场的时候,整个人类可都是以能够穿上它织成的丝绸为荣的啊。

    然而,蚕食也不可能总是停留在本身应有之义上,随着时代的变迁,汉语言内涵的丰富,它也毫不含糊的拓展着自己的外延。咱就拿当今的城市发展来说事,你便会发现,蚕食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动词了,而是实实在在的就在你我身边发生着,演出着一幕幕或喜或悲的剧目。北京,上海,广州,深圳四大城市,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生活中,都扮演着引领中国发展方向的角色,前三位早就是大都市,在它们成为都市以前,不知道那一片土地上有没有原住民,有没有经营着几亩地赖以为生的农民?当时的封建统治者,也就是在舆论宣传方面大肆渲染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、至高无上的皇上,以及他老人家豢养的走狗,有没有像今天的开发商,有没有像当今的相关部门,仗着江山天赐的堂皇理由,将世代生活在那块土地上的老百姓赶尽杀绝,我没有看到相关文献,当然不敢胡说。但我想他们在具体的工作中,大概也会迫于报应一说,最起码不敢明目张胆的强拆强征。新生的深圳,能够位居三大都市之后,名列前茅,实在是一个奇迹;在成为特区之前,它可没有一点问题的是一个小渔港,发展之初,一切都为特区让步,老百姓大概是可以想得通的,再说了,特区的建设不但和当地的每个人息息相关,就是整个中国恐怕也因此受益不浅,几个渔民暂时的做一点牺牲,当然也就没什么大不了;何况,咱国家可实行的是土地国有哦,国家需要,你就是有天大的不方便,那也得先紧着国家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不是?而事实是,深圳到了今天,当年的穷渔花子,恐怕也借着特区发展的东风,早都一个个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,多好。网上说了,一个靠着土地富起来的“大爷”,不就是开着“宝马”还是“奔驰”在跑黑车吗?还有多少“城中村”的农民,不就已经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了吗?如此说来,我们目前的一些二、三线城市,甚至是一些小县城、小集镇,当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秉承已有的经验,着手发展自己的城市了;顺便让那些正在其位谋其政的“肉食者”,先混一个有口皆碑,然后步步高升;捎带着再改善一下小老百姓的居住条件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?当然,谁开发谁受益,得了大头的除了国家和政府,只能是开发商;你老百姓要是不理解,要是眼馋加眼红,尤其是生活在城市边缘,以土地为生的“坐地户”,在拿了你这辈子都没见过,下辈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到手的一套三居室,外加一大把金钱以后,仍然装作不理解,我当然可以去雇黑社会,让你丢掉一只胳膊,或是卸掉一条腿,没准还会搭上一半条性命;更可以理直气壮的请来公安警察,让你尝尝人民民主专政的滋味,让你见识见识法治社会的律例条令;你个乡巴佬,胆子不小嘛,还敢跟国家和政府叫板,敢跟官员和老板为敌,不让你吃点苦头,你都不知道我马王爷三只眼。

蚕食 - 小眼睛男人 - 减速慢行    城市需要发展,这是大方向,国家政策支持,政府官员扶持,经济发展需要,组织脸上也得贴点金不是,在如此多冠冕堂皇的理由面前,你一个小百姓当然只有听喝服从的份,怎么敢提出自己的要求?人家老板是有钱,但那更多的是给国家和政府官员们准备的,能给你一点也就算讲理了,你要是不识趣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你这不是找死吗?惹急了,一分没有,你还得付出坐牢,甚至是生命的代价,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?于是,因为拆迁致死人命的新闻屡见不鲜,因为征地暴发血案的报道不胜枚举,类似的案例多得我都不知道该告诉你哪一件是好。你要有兴趣,我看你还是不要怕辛苦,现在可是流行“百度一下”的大好时光,“搜搜”也行,你就会发现,关于这样的新闻报道究竟有多少。

    还好,我所在的这个小地方,至今没有听说类似的事件发生。酒泉新城区,如今几乎就是玉门“油鬼子”的天下,“油鬼子”很有钱,“油鬼子”要下山,谁也挡不住,“油鬼子”要来你这里安家落户,那是给你面子哎,一个小小的酒泉市肃州区西峰乡,没含糊是要作出让步的。西峰乡,位于祁连山北麓的延伸带上,是一个种植业算不上发达,农民生活也算不上富裕的乡镇;我出钱,你卖地,开个价码就是,还怕我占你便宜不成?于是,偌大一个西峰乡,几年之后,就换了主人。西峰乡,在我的印象中,与它仅有的一次亲密接触,大概是二十多年前了。工会,一个与党政并列,名义上非常重要,实际上除了发发电影票,也就是搞搞职工福利,可有可无的外围组织,委派我和一位师傅来西峰乡给单位职工拉蒜苗。那时候条件比较差,一辆老解放大卡车,磨磨唧唧到达目的地以后,已经是天黑时分;给我们提供蒜苗的,不知是哪位领导家的亲戚,一见面,就立刻对我们的到来,表现出十二万分的感谢,让工农差别和城乡差别马上体现的格外明显;老实巴交的男主人,联系了几个邻居,去地里为我们装车;衣衫褴褛的女主人,手忙脚乱,捅开火给我们炖鸡;指头一样粗的拉条面,跟我老婆的水平一比,说实话,实在没法恭维。饭罢车满,我们踏上返程的路途,可惜天黑,虽说来了一趟,我竟然对它没有一丁点的印象。然而,命运就是这样的叫人难以捉摸,二十多年以后,我竟然成为这里的主人之一,成为一个可恶的、蚕食西峰乡土地的“蚕宝宝”。

    咱中国大了去了,咱中国的城市自然也是多了去了。每个城市都需要发展,而城市周围的土地有几个会像老玉门、嘉峪关一样,都是戈壁滩呢?更多的城市周边,可都是良田沃土呀。总不能让城里人的一个“住”字,总不能让老板们的一个“钱”字,更不能让官员们的一个“绩”字,就让城市周边的土地被蚕食殆尽吧?说到底,衣食住行,这个“住”字,还不能排到“食”字之前吧。

    蚕食,一个有如“温水煮青蛙”一样的词语,正不知不觉、无声无息的蚕食着我们的生存空间,也蚕食着政府的公信力,组织的感染力,商人的创造力,农民的生命力,考验着我们一切人的生存智慧,不管你相不相信,它都在按部就班的发生着,不落痕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11.24.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5)| 评论(2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