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园有桃  

2010-02-03 18:00:38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园有桃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果园里桃树生长,)

其实之殽。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结的桃子可以品尝。)

心之忧矣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心里真忧伤!)

我歌且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只好把那歌谣来吟唱。)

不我知者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你们不了解我的,)

谓我士也骄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说我是过于轻狂。)

“彼人是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“他们难道说的对么,)

子曰何其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的看法又是什么样?”)

心之忧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的心里真忧伤,)

其谁知之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有谁知道我心怎么样!)

其谁知之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有谁知道我心怎么样!)

盖亦勿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们恐怕想都没去想!)

 

园有棘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果园里枣树生长,)

其实之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结出枣儿可以品尝。)

心之忧矣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心里真忧伤,)

聊以行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且来到处去逛一逛。)

不知我者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们不了解我的,)

谓我士也罔极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说我总是心偏一方。)

“彼人是哉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“他们难道说的对么,)

子曰何其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你的看法又是什么样?”)

心之忧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的心里真忧伤,)

其谁知之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有谁知道我心怎么样!)

其谁知之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有谁知道我心怎么样!)

盖亦勿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他们恐怕想都没去想!)

 

 

(1)朱熹:“殽,食也。”

(2)马瑞辰:“我士与彼人对,彼人,谓所刺之人。我士,即诗人自谓也。”

(3)毛亨:“棘,枣也。”朱熹:“棘,枣之短者。”

(4)王先谦:“《传》:‘极,中也。’......罔极,失其中正之心。”

 

 

殽(yao)肴    哉(zi)兹    盖(he)盍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魏风》。这应该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,不善于进行人际交流,但内心又比较丰富的老祖先;从诗中我们虽然看不出来他究竟为何而忧,但我们可以猜度出他内心激烈的搏斗,他可能会为个人生活的不如意而痛苦,也可能会为国家与天下的和平而忧虑,可能会为人心不古而深深地叹息,也可能会为人类的终极走向而苦苦思索;他虽然只是一个再普通也不过的平民百姓,但多卑微的身份也不能限制思想的深度。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,这句诗是谁写的?有点素质的男人多是这个德行,随便几个人凑到一起,出不了三句话,一定就会国际国内的关心起来,这部分人应该就是作者所说的“我士”;当然,还有许多人的话题,会停留在钱与女人身上,这部分人可能就是作者所说的“彼人”吧。歌者因此而借诗消愁,并叹息知己的难得,重复两次发出了“心之忧矣,其谁知之!其谁知之!盖亦勿思!”的感叹,叫我这个几千年以后的后来者,也不禁将心揪成了一团。

    《毛诗正义》却是这样解读的:“《园有桃》,刺时也。大夫忧其君国小而迫而俭以啬,不能用其民,而无德教,日以侵削,故作是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园有桃》这首诗,是讽谏时事的。大夫忧虑其国家地域太小,使人民感到迫促有压力,只能节俭行事,以至于都有些吝啬了,因此而不能发挥民众的作用,且无法进行有效的德育教化,使得领土日复一日被侵略剥削越来越小了,所以做了这首诗。是这样吗?我不得不对毛公的解读提出我自己的疑问,整首诗的口气,根本就与大夫没有多少关系,与国家的大小,人民的教育这些,就更是八竿子打不着;相反,我们分明倒是看到了一个行走的思想者,可能饿着肚子,可能还破衣烂衫的,尤其可能的是他或许还会蓬头垢面,但那双睿智的眼睛,却丝毫也无法掩藏他内心深处的深刻,放射出璀璨夺目的精光来;而在他眼睛的背后,可能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思想呀。

    可思想这玩意,又能值得了几个钱呢?古今中外,思想者,除了罗丹那尊传世的雕塑,除了那些个别留有理论著作的大家,除了被历代统治者尊为圣贤的幸运儿,能够将自己的所思所想流传后世的,恐怕无一例外的寥寥无几;本诗的作者,也怕是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其中之一;你有什么办法?你只能无奈,只能叹一口气,大不了再加上一句脏话,也就是咱们那句最为著名的“国骂”——TMD!

    埋没,这个词看起来是那样的没心没肺,你千万不敢去细想,但如果你不小心打开了它的潘多拉魔盒,你自然会看到里面的血腥与残酷,那都是些什么样的灾难呀?多少人,多少人毕生的心血,都被时间的沙尘裹挟着,消磨殆尽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0.02.03.     于酒泉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