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说说香菱(兼谈写诗填词)  

2010-03-08 10:48:44|  分类: 我看红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读《红楼》之十一

 

 

    搁置了《红楼》的点评,已经有很长的时间,虽然阅读一直没有停止。

    上班是个枯燥的事情,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,在那里盯着监控的屏幕发呆,或是无所事事的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为了杜绝无聊,在一开始上班去的时候,我就带了《红楼》去解闷。中国人,对《红楼》一无所知的人还真是不太多,几位粗粗拉拉的司机师傅,就曾以或是平淡或是惊讶的表情,打量过我这个竟敢读《红楼》的秃顶小老头,有一位还算说了一句有点内行的术语:“少不看《三国》,老不看《红楼》。”使我不得不对这个专业是手握方向盘的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 昨天又该去上班了,打开《红楼》,正好是第四十八回《滥情人情误思游艺  慕雅女雅集苦吟诗》。熟读过《红楼》的人应该都知道,这一回写的是薛蟠这小子,挨了柳湘莲的痛扁以后,无脸见人,只好借着他家铺子里的伙计,年底都要回家的机会,心中忖度:“我如今捱了打,正难见人,......天天装病也不是事......”准备和张德辉假借做生意为名,出去躲个一年半载。他走了,他把人家冯渊打死,让贾雨村这个新上任的朝廷委任大员,在听了葫芦庙里的老沙弥,应天府里的新门子的忠告,“葫芦僧判断葫芦案”;让冯渊成了贾雨村官运亨通台阶上的第一块垫脚石;最终也算是大费了一番周折才抢到手的那个小丫头子——香菱,在终于暂时不用伺候“薛呆子”后,开始了她在《红楼》当中最精彩的一段生活。

    这个丫头可不简单,尤其是在《红楼》中。《红楼》开篇第一回中,就用了大段的篇幅,讲述了她和她家庭的故事,姑苏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葫芦庙,“庙旁住着一家乡宦,姓甄,名费,字士隐......如今年已半百,膝下无儿,只有一女,乳名唤作英莲,年方三岁。”“生的粉妆玉琢,乖觉可喜,”。元宵佳节,“士隐命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”,“霍启”即祸起,这一去,这英莲就辗转在了人贩子的手里,到了第四回《薄命女偏逢薄命郎 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》中再次出现时,就被“薛霸王”抢了带到京中,跟薛姨妈借居在贾府,改名叫香菱。此后好长时间里,几乎没有了她的消息,即便是有也不过三言两语的就交代了;直到第四十八回,薛蟠淡出以后,她才粉墨登场;并经薛姨妈同意,丫环香菱,由宝钗带着进入了大观园常驻,而且一露脸就叫人大为惊诧,她竟然敢不知天高地厚的笑着对薛宝钗说:“好姑娘,你趁着这个功夫,教给我作诗吧。”作诗?你要说富家大户的家里,有几个会吟诗填词的小姐姑娘也没什么奇怪,而跟在小姐姑娘、公子少爷后面的丫环,能够勉强识得几个字,好像也不是不可能,但你要说作诗,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吧?

    然而,人家写诗填词的戏份还就这样上演了。借着拜访街坊邻舍的机会,香菱先来到了潇湘馆,一见黛玉,“香菱因笑道:‘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儿,好歹教给我作诗,就是我的造化了。’黛玉笑道:‘既要作诗,你就拜我为师。我虽不通,大略也还教得起你。’”这一招惹不要紧,师徒俩立马开始了理论,“黛玉道:‘什么难事,也值是去学!不过是起承转合,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,平声对仄声,虚的对实的,实的对虚的,若是果有了奇句,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。’香菱笑道:‘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,又有对极工的,又有不对的,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。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,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,所以天天疑惑。如今听你一说,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没事的,只要词句新奇为上。’黛玉道:‘正是这个道理。词句究竟还是末事,第一立意要紧。若意趣真了,连词句不用修饰,自是好的,这叫做不以词害意。’香菱笑道:‘我只爱陆放翁的诗  重帘不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,说的真切有趣!’黛玉道:‘断不可学这样的诗。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入了这个格局,再学不出来的。你只听我说,你若真心要学,我这里有《王摩诘全集》,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,细心揣摩透熟了,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,次之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。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,然后再把陶渊明、应、刘、谢、阮、庾、鲍等人的一看。你又是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,不用一年的功夫,不愁不是诗翁了!”于是,先读王右丞,再换杜律,林老师还给布置了作业,说是:“昨夜的月最好,我正要诌一首,竟未诌成,你就作一首来。十四寒的韵。由你爱用哪几个字去。”香菱就此“茶饭无心,坐卧不定”,作了平生的第一首诗,诗云:

    月挂中天夜色寒,清光皎皎影团团。

    诗人助兴常思玩,野客添愁不忍观。

    翡翠楼边悬玉镜,珍珠帘外挂冰盘。

    良宵何用烧银烛,精彩辉煌映画栏。

    要叫我说呐,已经很有水平了,比起我等,这就已经够好了;可让宝钗看,说是不好,再给黛玉,说是“措辞不雅”。香菱只好“......默默地回来,索性连房也不入,只在池边树下,或坐在山石上出神,或蹲在地下抠地......皱了一回眉,又自己含笑一回......”终于又得了一首,是这样写的:

    非银非水映窗寒,试看晴空护玉盘。

    淡淡梅花香欲染,丝丝柳带露初干。

    只疑残粉涂金砌,恍若轻霜抹玉栏。

    梦醒西楼人迹绝,余容犹可隔帘看。

    这首文绉绉的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?在我眼里,这虽可能还算不上绝佳,但恐怕我等是望尘莫及了。拿给黛玉看,黛玉虽给了一点肯定,但还是说不好,说是有些“过于穿凿”了;而“香菱自以为这首妙绝,听如此说,自己扫了兴”,但仍“不肯丢开手”,“竹前闲步,挖心搜胆,耳不旁听,目不别视”。以至于探春劝了她一句:“菱姑娘,你闲闲罢。”香菱竟然走火入魔般的答了一句:“‘闲’字是十五删的,错了韵了。”痴心到如此地步,是不是可以叫叹为观止呢?等到大家散了以后,这香菱回到蘅芜苑,“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,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,两眼睁睁,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。”天亮后,宝钗看她折腾了这么长时间,没敢叫醒她,不料却听她于梦中说:“可是有了,难道这一首还不好?”梦中犹在诗境,真可谓“诗魔”了,终至于“苦志学诗,精血诚聚,日间作不出,忽于梦中得了八句”,说得是:

    精华欲掩料应难,影自娟娟魄自寒。

    一片砧敲千里白,半轮鸡唱五更残。

    绿蓑江上秋闻笛,红袖楼头夜倚栏。

    博得嫦娥应自问,缘何不使永团圆!

    “众人看了笑道:‘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。可知俗语说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社里一定请你了。’”什么社?诗社呀!也就是三十七回《秋爽斋偶结海棠社》的社呀。连由人中龙凤薛宝钗、林黛玉、史湘云等等组成的诗社里,都说要请她了,你说这首诗还有什么问题?你说这人还有什么问题?尤其是“一片砧敲千里白,半轮鸡唱五更残。绿蓑江上秋闻笛,红袖楼头夜倚栏。”几句,谁看了不击节叫好呢?当然,你可以说这是大文豪曹雪芹的手笔嘛,怎么可能不好?是的,曹公作品,是没人敢说不好,但正如文中借黛玉之口所说,“什么难事?”,只要你像香菱那样投入的去作了,只要你认真的读过王摩诘五言、杜律、青莲七绝,以及我们并不太熟悉的陶渊明、应、刘、谢、阮、庾、鲍,可能真就“不愁不是诗翁了”。因此,我也认为作诗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事情,咱们今人照着这个法子去做,我想,混个“诗翁”也不会有多难吧。网上,有网友评论说:不可能人人都是诗人。言下之意,是说写诗你得有一定基础,还要有一定灵性;我说有这些当然好,没这些也没什么要紧,照着林黛玉小姐的这法子,你认真的去读,大胆的去作了,应该就没问题;人家香菱不出一年就可以,咱不出十年总可以了吧。

    对照香菱的诗,同好者也可以自己揣摩一下,看看自己究竟到了哪一个层次?

    自这之后,香菱再次淡出,直到第八十回,才又有了大段关于香菱的文字,且未见这个痴心女子的新作问世,到了高鹗的后四十回,有关她的文字倒是不少,但是已沦落为一个受主子夏金桂(薛蟠原配)和其丫环宝蟾(后被薛蟠收了作屋里人)欺辱的角色,哪顾得上谈诗论文呢;最终这个人也不过是在夏金桂服毒身亡,宝蟾被官府收押后,于第一百二十回中匆匆交代了几句,说是她最终被薛蟠扶正,成为名头正脸的薛家媳妇。看来这会作诗,还真不是一无可取哦,咱得努力,不是吗?

    那么,你还不赶快找找王摩诘的五言、杜甫的律诗、李白的绝句,好赖对付着看一看,把自己也弄成一个“吐丝”的蜘蛛,你还等什么呢?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3.07.     于酒泉

 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10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