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像个嫖客吗?  

2010-05-01 19:04:09|  分类: 随就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   市场,一个市场口。人潮汹涌,熙来攘往,从一定的高度往下看,攒动的人头一定就像许多滚动的皮球。而我,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 恕我只能这样模糊的告诉你一个大致的地点,恕我不能告诉你这究竟是哪个市场。酒泉可是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,GDP嘛的,有较大的一部分还靠着这个行业在支撑呢,而这可是牵连到城市形象的大问题,作为它的新晋市民,我没有权利,也不忍心去破坏它的光辉形象。

    在这些滚动的皮球里面,有几个皮球是几乎不去滚动的,顶多也不过来回的踱几步,就又重新回到她原来的位置。从表面上看,他们与其他人几乎别无二致,或胖或瘦,或老或少,或风情万种,或平淡无奇......;只是穿着打扮略微的新潮或叫暴露一些罢了。而最能与普通人群相互区别开来的,恐怕就是他们那大胆而无耻的眼神了。早些年前,在这一带我就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类人群,当你经过属于他们的地盘的时候,她那火辣辣的眼神,叫你忍不住就要环视一下周围,包括自己,是不是在哪一点上不小心,露出了自己个儿尚未被发现、被开垦、且特别有魅力的一面,否则,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、小媳妇,凭什么要那么深情的望上你几眼,个别几个还会又像自言自语,又像喃喃细语般的,对着你欲言又止的吐出几个模糊的字眼,叫你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怎样应付才好。读到这里,机灵一点的读者,大概已经嗅出了我准备写出的那些特殊气味。对,我要写的就是那个特殊人群,我把他们称作“游蜂浪蝶”,之所以没有像大家描述的那样,直接将他们说成“鸡”,没有说成“小姐”,或者别的什么不好听的名词,主要是因为他们依然是我的同类,我怕太刻薄了,会让自己也失去做人的资格,毕竟,仅从外貌上来说,人家也不比我少一个眼睛。

    这种现象是改革开放以后的副产品,最早是怎样流行起来的我不是很清楚,但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我这样的老古董也风闻了不少类似的故事;后来因为工作的缘故,需要不时的涉足酒宴,酒足饭饱之后,一些开风气之先的老前辈(这里的老前辈可不以年龄大小、职务高低来区分),带领着类似于我这样的生瓜蛋子,前往歌厅、酒吧、卡拉OK等一些灯红酒绿的场合去开眼,使我也很快就知道了,在这样高雅的地方,除了唱歌跳舞一类健康的文化娱乐活动以外,是有着更深层次内涵的。在那里,那些描眉画眼的女服务生,在上酒水、陪舞、陪聊、陪喝之外,还会有更加生动的节目上演,就看你舍不舍得“银子”了;如果俩人谈得投机,价钱也合适,你就可以带了她到外面去,业内将这样的业务称为“出台”,至于你们出去干什么,似乎大家都心照不宣,你不用多嘴,别人也不好多舌。

    事情在继续的往前发展,这样的“地下工作者”因为种种原因,慢慢的竟然浮出水面,聚集在每一个城市的某一个角落,或以酒吧的形式,或以发廊的形式,存在于城市的灯红酒绿中,为活色生香的城市生活,平添了一件颓靡的外衣,半公开的说法,已经将这样的区域叫做“红灯区”。而“红灯区”,我记得这都是打着资本主义国家才有的标记呀,这才几年的功夫,我们的国家——社会主义国家;我们的城市——社会主义城市;甚至是像我老家那样的小县城里——传统文化占据主导地位的小地方;色情工作者,竟然也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;其中的从业人员,说实话你可能很难找得出什么歪瓜劣枣来,他们不一定有文化,但大多数还是很有一些姿色的;没办法,工作性质决定,如果这也能算得上是一份工作,那你还就得具备起码的亮丽,风韵和气质倒在其次。所谓的“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”是不错,但没有大众认可的那一份漂亮,你要想从这个行业中分一杯羹,怕是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 十几年很快就过去了。在这个相当讲究竞争力的行业中,摸爬滚打了一些年月以后,许多没有从这里抽身而退的色情工作者,在人老珠黄以后,被行业无情的抛到了市场的边缘;他们大概就是第一批在马路边站桩的“游蜂浪蝶”。刚开始,他们还只是选一个合适的地点,活跃在夜晚的灯光下面;灯光遮住了他们脸上的沧桑,也遮住了他们复杂的表情。然而,如今残酷的世道,竟然让他们撕下了最后的面纱,在大白天的就开始了他们的地下工作,使我一时之间还真不好判断,这,究竟是社会的进步,还是社会的没落?

    有事,我必须去一趟嘉峪关;搭车,又必须经过那个市场口。我背着一个单肩包,自觉有些匆忙的往前赶,前方不远处,一个淹没在人流中毫不起眼的女性,有些闪烁的目光,越过人群投在我的身上,继而与我的目光相撞,在我与她擦肩而过的瞬间,我还分明听到她嘟囔了一句什么,却没有听得十分的真。只是在心底里笑问自己:我像个嫖客吗?

    我像个嫖客吗?花白的头发,近乎秃了的脑门,如果赶路时再出一点汗,那一定是亮晶晶的;四十肯定过,五十也没准,即便功能有一些退化,但残存的精力,肯定足够应付一场风花雪月;个头不算矮,眼睛又那么小,大概是可以猎杀的一个对象;对,就是他了,人不都说眼小好色吗?于是,我们可爱的“游蜂浪蝶”,在光天化日下,就毫不留情的盯上了我这个在她眼里绝对无疑的“猎物”,并大肆的卖弄她的眉眼与婀娜。只可惜,我竟然是那样的不解风情,甩动两条长腿,径直的从她的身边一闪而过,而且决绝的没有回一下头。她不知道,她也太没有经验了,一个已经在人世间摸爬滚打了如许岁月的老男人,可能会偶然动一次春心,但他绝对不会拿他的身体和他的名誉去冒险,绝对的不可能。

    我像个嫖客吗?也许在她们的眼中,只要你是一个男人,无论你年老还是年轻,哪怕你是一个还泛着青涩的未成年少男,都会成为他们潜在的嫖客,都会成为她们石榴裙下的俘虏。就这一点来看,路遇的这一位“游蜂浪蝶”,还真称得上敬业。

    很想告诉你,回家去吧,好好地反省一下失败的原因,好好地总结一下成功率不高的经验,然后再出来,或许就可以提高一下你的命中率。在如此透明、如此高风险、如此不要脸的行业里,你不提高一下自己的技术含量,怎么好意思在这里混呢?我都觉得不容易,你说你怎么会如此的大不咧咧,觉得在街头钓一个男人是如此的容易呢?男人,有动物性的一面,当然也会有作为人的另一面,这是不用怀疑的。何况,咱们的组织和政府,虽不敢再睁着眼睛说瞎话,吹嘘什么良好的社会风气了,但据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在打击,在掐断你们的生存之道,我能不心存畏惧吗?

    我像个嫖客吗?很遗憾,让你失望了,我不像,至少今天的我,不像!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05.01. 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4)| 评论(9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