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戎  

2011-01-08 12:16:41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译文:

小戎俴收,(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兵车短小真灵巧,)

五楘梁輈。(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交叉车辕花皮条。)

游环胁驱,(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缰绳穿环控骖马,)

阴靷鋈流。(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银圈收束来扣牢。)

文茵畅毂,(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长毂车上虎皮毯,)

驾我骐馵。(6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左腿白蹄马儿好。)

言念君子,(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我所想念好人儿,)

温其如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温润如玉好相貌。)

在其板屋,(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住在西戎木板屋,)

乱我心曲。(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让我思念心发焦。)

 

四牡孔阜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匹马儿多肥大,)

六辔在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根缰绳手中拿。)

骐駵是中,(10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赤身黑鬣服马在中间,)

騧骊是骖。(1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黄身黑嘴骖马两边夹。)

龙盾之合,(12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画龙盾牌在车前,)

鋈以觼軜。(1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银环收缰可控马。)

言念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所想念好人儿,)

温其在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西戎城远难到达。)

方何为期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何时才能与他见,)

胡然我念之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叫我怎能不想他?)

 

俴驷孔群,(14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薄金甲胄护车马,)

厹矛鋈錞。(1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白银裹枪矛肃杀。)

蒙发有苑,(16)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盾牌遍饰杂羽纹,)

虎韔镂膺。(17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虎皮弓囊镂金花。)

交韔二弓,(1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两弓交错弓囊中,)

竹闭绲滕。(19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竹撑绳捆把箭发。)

言念君子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所想念好人儿,)

载寝载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睡卧不安难忘他。)

厌厌良人,(20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安静平和好人儿,)

秩秩德音。(2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品德高尚人人夸。)

 

 

(1)毛亨:“小戎,兵车也。俴,浅。收,轸也。”

(2)阮元“革,......在輈谓之楘。又輈者,由辕驾马者也。以其形曲,故与

    舟同,声曰輈。輈身通长一丈九尺余,车之材,莫大此。”

(3)陈奂:“游,犹流也。设环流于服马背上,是谓之环。”

    郑玄:“游环在背上无常处,贯骖之外辔,以禁其出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:“胁驱者,以一皮条,上系于衡,后系于轸,当服马之胁,爱慎乘

    驾之具也。骖马欲入,则此皮约之,所以止入也。”

(4)毛亨:“阴,  轨也。”

     郑玄:“鋈续,白金饰续靷之环。”

     陈奂:“盖靷以皮为之,靷环所以系靷,是曰续。”

(5)毛亨:“文茵,虎皮也,畅毂,长毂也。”

(6)毛亨:“骐,文也。左足白曰馵。”

(7)郑玄:“言,我也。”

(8)毛亨:“西戎板屋。”

(9)郑玄:“心曲,心之委屈也。忧则心乱也。”

(10)朱熹:“赤马黑鬣曰駵。中,两服马也。”

(11)朱熹:“黄马黑喙曰騧。骊,黑色也。”

(12)朱熹:“画龙于盾,合而载之,以为车上之卫。”

(13)毛亨:“軜,骖内辔也。”

(14)郑玄:“俴,浅也。谓以薄金为介之札。介,甲也。”

(15)毛亨:“厹矛,三隅矛也。錞,鐏也。”

     朱熹:“鋈鐏,以白金沃矛之下端平底者也。”

(16)毛亨:“蒙,讨羽也。伐,中干也。苑,文貌。”

     郑玄:“讨,杂也。”

     朱熹:“画杂羽之文于盾上也。”

(17)严粲:“镂饰弓室之膺。弓以后为臂,则以前为膺。故弓室之前,亦为

    膺耳。”

(18)毛亨:“交韔,交二弓于韔中也。”

(19)陈奂:“竹闭,以竹为闭也。闭亦作柲。......柲,弓檠。”

      吴闿生:“绲,绳。滕,约也。”

(20)毛亨:“厌厌,安静也。”

(21)朱熹:“秩秩,有序也。”

 

 

俴(jian)践    楘(mu)木    輈(zhou)舟    靷(yin)引    鋈(wu)务

毂(gu)谷    骐(qi)其    馵(zhu)住    駵(liu)留    騧(gua)瓜

觼(jue)厥    軜(na)纳    厹(qiu)求    錞(dui)对    韔(chang)畅

绲(gun)衮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秦风》。我们都知道秦王朝是一个尚武的国家,在统一之前统一之后,国家的主要使命基本都围绕战争来进行;所以这首诗虽然是以一个女人的口吻在吟唱,看似在怀念征夫,实际上还是在歌赞军容的整齐和威武雄壮,歌赞军士的彪悍和英勇善战。《毛诗正义》说:“《小戎》,美襄公也。备其兵甲以讨西戎,西戎方强,而征伐不休,国人则矜其车甲,妇人能闵其君子焉。”意思是说:《小戎》这首诗,是赞美秦襄公的。襄公准备了整齐的兵甲用来讨伐西戎,西戎当时还很强大,使得征伐连年不休,国人就用诗歌来夸大和盛赞自己军队的车马军甲,借以鼓舞士气,连妇女都能怜爱那些在前线征战的夫君,作诗以歌赞之。我亦以为然。

    不是咱在这里吹牛,咱们中国人,当然包括咱的老祖先,一直就很聪明。在春秋战国的冷兵器时代,战争在某种程度上,靠的完全是实力,而计谋以及舆论宣传,恐怕就没有那样重要了;因为人口多,兵员就广;资源足,生活就富裕;经济发展快,实力的蓄积就迅速;有了这些,你就有了话语权,你就可以凌驾于其它诸侯国之上,甚至是名义上的诸侯国之主周天子之上。当时的秦国大概已经具备了如此的实力,于是兵发西戎,征战不止。就算是这样,秦国的统治者和他的人民,也还是没有妄自尊大,而是用口口相传的诗歌,对内宣传自己军队的强大,以调动国内人民的情绪,鼓舞自己军队的士气;对外造出强大的声势,在战略上先压住对手一头,以占据心理上的制高点。可惜现在的中国统治者,好像已经忘了老祖先的优良传统;毛主席活着的时候,靠几十年的厮杀,靠一场与美国人的正面交锋,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,用血与火让美国人在咱面前老实了几十年;小平同志也还能行,毕竟是在战争中摸爬滚打,一刀一枪杀过来的人,英雄不减当年;葡萄牙早就过气,咱就不说它也罢,英国人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时不时的还想以武力来威胁一下他国,英阿马岛之争就颇能说明问题,但在小平同志的强硬面前,也只好无奈的退而求其次,乖乖的将香港交还给中国;美国人不好惹这谁都知道,台湾作为它当年布好的棋子,一直被用来制衡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,动不动就拿它来说事,小平同志用一场实兵演习,用几枚运载火箭和洲际导弹,也让美国人不得不退避三舍。泽民同志开始,好像就有些过于软弱了,咱的大使馆被人家看似无意,实则有意的给炸了,可咱们竟然只是在口头上,在报章杂志上,在电台电视上痛剿了一番美国佬,然后就哑口无言,销声匿迹了。弄到现在,锦涛同志就不得不面临四面楚歌的严峻形势,看看,咱现在除了朝鲜,充数的话还有巴基斯坦,还有伊朗,还有那个老沙皇新俄国之外,咱还有出气儿的地方吗?祖先发明的围棋,最讲究“做气”,没有了“气”,你还怎么活?你还怎么赢?何况这四口“气”,没准哪天就会演变成一口假“气”,就会被人家悄悄地蚕食,封堵殆尽;我们却一直都秉承“韬光养晦”的策略,从来不敢主动“亮剑”,让人家骑在咱头上拉屎,咱都不敢说一句硬气的话;哪怕你能像咱的老祖先一样,用几首诗歌来虚张一下声势也是好的,但这样的声音,好像很久了都没有听到过,可悲啊,可怜啊!

    我不主张用战争来解决所有问题,但我主张用实力来遏制战争。军方和那些当年用数字为代号的保密单位,花着纳税人的钱,肩负着保卫国家的重任,为什么拿不出像样的成绩,拿不出像样的成果?让咱中国人能像当年的秦国妇女,借着怀念征夫来歌赞一下咱的军容之盛,借着公开的军械展览让咱在美洲虎、北极熊面前出一口恶气?让咱在钓鱼岛、南海海域、东海油气田、黄海的自家大门跟前,教训一下小日本,揉搓一下越南、文莱、菲律宾,敲打一下南韩和他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,让他们也知道一下,咱中国人不好惹,不仅仅是在古代不好惹,当今的时代里,我们一样不好惹!

    可是,我还是得忍气吞声,因为我看不到任何这方面的迹象,连句硬气话都没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.01.08. 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