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减速慢行

吟成豆蔻才犹艳 睡足酴醾梦也香(本博文字,均系原创;浏览随意,转载谢绝。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汉广  

2011-01-11 16:27:16|  分类: 《诗经》我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原文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译文:

 

南有乔木,(1)          (南方有棵树又高又大,)

不可休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休息却不能在这树下。)

汉有游女,(2)          (汉水上游玩的女孩子,)

不可求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咱哪有资格去追求她。)

汉之广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汉水的宽广难以想象,)

不可泳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游过去恐怕难以到达!)

江之永矣,(3)          (江水的流长难以测量,)

不可方思!(4)          (驾船去恐怕也是神话!)
  

 

翘翘错薪,(5)          (凌乱的柴草丛丛杂杂,)

言刈其楚。(6)          (我只割那荆楚的枝杈。)

之子于归,(7)          (那姑娘也终归要出嫁,)

言秣其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我只管喂好我的骏马。)

汉之广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汉水的宽广难以想象,)

不可泳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游过去恐怕难以到达!)

江之永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江水的流长难以测量,)

不可方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驾船去恐怕也是神话!)

  

 

翘翘错薪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凌乱的柴草丛丛杂杂,)

言刈其蒌。(8)          (我只割那蒌蒿的嫩芽。)

之子于归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那姑娘也终归要出嫁,)

言秣其驹。(9)          (我只管喂好我的小马。)

汉之广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汉水的宽广难以想象,)

不可泳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游过去恐怕难以到达!)

江之永矣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江水的流长难以测量,)

不可方思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驾船去恐怕也是神话!)

 

(1)毛亨:“南方之木美。乔,上疏也。”

(2)余冠英:“汉,水名。源出今陕西省宁羌县北,东流入今湖北省,至汉阳入长江。”

(3)朱熹:“永,长也。”

     顾广誉:“许氏曰:‘汉言广,谓横渡也。江言永,谓沿溯也。’”

(4)陈奂:“今《尔雅》方作舫。《释言》又云:‘舫,舟也。’”

(5)王先谦:“《鲁》、《韩》说曰:‘翘翘,众也。’”

     毛亨:“错,杂也。”

(6)朱熹:“楚,木名,荆属。”

(7)惠周惕《诗说》:“言得如是之女归于我,则我将亲迎而身御之,爱之深,不觉辞之昵也。不言

     御车,而言秣马,欲速其行,且微其辞也。”

(8)朱熹:“蒌,蒌蒿也。”

(9)朱熹:“驹,马之小者。”

 

 

蒌(lou)娄     驹(ju)拘

 

 

    诗出《诗经》《国风》之《周南》,是一首自男性角度来写爱情的诗歌,好像有一点单相思的影子在。他钟情汉水上游玩的一位美丽的姑娘,却苦于无法当面表达,最终究竟能不能达成心愿,诗中并没有交代明白;但由于情思缠绕,无以解脱,年轻的主人公,面对浩渺的江水,还是勇敢地唱出了这首动人的情诗,倾吐了满怀惆怅的思绪。《毛诗正义》却说:“《汉广》,德广所及也。文王之道被于南国,美化行乎江汉之域,无思犯礼,求而不可得也。”意思是说:《汉广》这首诗,表达周天子的德行所及之地是非常之广的,文王开创的道德教化,覆盖了南方的蛮荒地域,通行于江汉一带,使这一带的人们都不想违背“礼”的要求,如此景象,是你求也求不来的事情。这纯粹是牛唇不对马嘴,牵强附会的太离谱了。

    通篇诗歌被设计为一种“可见而不可触”的两难场景,与西方浪漫主义所谓的“企慕情境”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;即主人公所渴望所追求的对象,永远在远方、在彼岸;而自己却只能在这里,在此岸,尽管双方可以互相瞭望,心中的灵犀也可以互相抵达,却终究不可以手触身接,肌肤相亲,是终其一生可以在心中向往,身体却永远无法做到心身合一的痛苦境界。《秦风·蒹葭》篇,同样也是刻划“企慕情境”的佳构,但与《汉广》比较,《蒹葭》一诗中描述的场景,空灵且象征意义浓厚,《汉广》则要具体且写实的多。《蒹葭》全篇没有具体的事件、场景,连主人公究竟是男是女恐怕都难以确指,诗人也只是着意的渲染一种追求向往而渺茫难即,属于形而上范畴的意绪。《汉广》就有明显的不同,诗中不但有具体的人物形象——樵采的男主人公和汉水游女;还有细致入微的情感历程描写,主人公从看到游女的那一刻起,经历了钟情,满怀希望,最终却只能以失望告终,进而以天真的幻想开始,以现实的幻灭结束的全过程;就连“之子于归”的主观幻境,虽说也只是一种揣测,但它和“汉广”、“江永”等自然景物的描写,却都是非常具体的,仿佛是一幕跌宕起伏的生活情景剧,被作者搬上了生活的舞台,清晰的展现在我们的眼前;而属于主人公的一些内心活动,也通过每章后四句的一咏三叹,让我们不禁也为主人公的两难,唏嘘感叹一番。

    男人其实最容易陷入患得患失的境地,尤其是遇到一些自己无法把握的事情,这种情绪就更加的变本加厉,暴露无遗。诗中的樵夫,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,说到底,摆在樵夫(也就是所有男人)面前的并非不可逾越的“汉广”和“江永”,而是内心深处对自己缺乏信心,对把握自然环境缺乏能力,对掌控社会生活缺乏勇气;表现在诗中,就只好像主人公一样,隔河相对,望洋兴叹。

    作为女孩子,终究是要出嫁的吧,嫁给谁不是嫁呢?要是大家都有这样的勇气和自信,我这个档次的男人恐怕是讨不到老婆的,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对自己还是满意的。题外的话,说说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.01.11.      于酒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3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